SUGIZO步向SOLO TOUR--「想做出震撼靈魂和細胞的音樂」

BARKS 2013/10/31

由12月開始的solo tour 「SUGIZO TOUR 2013 THRIVE TO REALISE」是2013年的個人活動總結。LUNA SEA的專輯錄音,舞台劇「科學怪人」的音樂監製工作,以及在忙碌的studio工作其間抽空完全的訪問。能給予淨化作用的個人活動,關於LUNA SEA復活至今感覺到的變化等都會一一談及。

<Source:BARKS>
<Source:BARKS>

從台詞和場面等得到inspiration
在音樂轉換中獲益「就是這個!」

— 一如以往都是忙碌的日子吧,正在製作舞台音樂嗎?

SUGIZO:對呢。正在製作「科學怪人」 (由東山紀之跟板本昌行主演的舞台劇)的音樂。

— 為什麼會開始插手音樂監製的工作?

SUGIZO:就像昨年producer擔任我也有演出的舞台劇「7DOOR ~藍鬍子公爵的城堡」一樣,gothic就是很有SUGIZO感覺的東西,務必請你加入,這次也被說服了。我本身也很喜歡gothic horror,能夠製作這個世界知名的舞台劇「科學怪人」的音樂,沒有比這樣更光榮的事了。由Mary Shelley寫的小說,Boris Karloff主演的電影(1931年),以及由Francis Ford Coppola製作,Robert De Niro主演的電影(1994年)我都很喜歡。舞台劇在英國上映時也很出色,而日本版的舞台音樂竟然由我來製作,我想「我可以嗎?」。剛巧碰上了LUNA SEA album的製作時間,就是一邊錄音,一邊思考舞台劇音樂的主題。

— 「科學怪人」的音樂會很有gothic色彩嗎?

SUGIZO:會有點黑暗的。科學怪人這個生物的外貌跟行動可能都會令人覺得很恐怖,但其實不是個悲慘的故事嗎?
最重要的部分是由Victor Frankenstein製造出來的怪物的孤獨和悲傷,Victor因製造了怪物而後悔的意念,不被愛人理解的人因為孤獨而叫喊,就是這種感覺的音樂。

— 是很傷感的音樂呢。創作舞台音樂,跟創作樂隊和solo音樂的手法有什麼不同?

SUGIZO:創作solo的音樂跟創作樂隊的音樂沒有太大分別。
就像是live band sound,或是programming main的dance music那樣手法上不同。而sound track就完全是另一回事,是由最初零碎的idea慢慢生長出來的。melody突然浮現出來的也有,邊彈著結他,一句句的彈出來也有。將零碎的東西儲起來,以此慢慢擴大,有時候會變成管弦樂… style是沒有限制的。劇本跟導演,演員的形象都是製作音樂的關鍵之一。樂隊的話,一起演奏的成員們就很重要。跟他們演奏時怎樣一起飆,怎樣令其他成員都能表現好都是很重要的。

— 原來如此。能表現音樂的地方也擴大了呢。

SUGIZO:作為作曲家是成長了呢。導演和演員的話,是跟音樂在不同分野的人。例如「雖然是寂寞,悲傷,但要可笑地生氣著的感覺」,也有要展現那樣的歌曲的時候,這種想法既有趣,從台詞和場面找到靈感「就是這個!」,像這樣在音樂的轉變中獲益。

—那麼電影的soundtrack也能做到呢。

SUGIZO:電影的soundtrack我也想做。但舞台劇要做到一絲不苟的很有趣,在於這點,就跟我們的live一樣。

—先前提及過LUNA SEA的錄音工作,有關11月13日發行的單曲《亂》,可以透露一點點嗎?

SUGIZO:〈亂〉就是突然想出melody的歌曲。復活後發行的單曲多是up tempo的band sound。由於這次是比較熱情的歌曲,所以會將焦點集中在歌聲上,重點是要由RYUICHI熱情暢快地唱出來。雖說melody會有點像90年代的歌曲,有令人懷念的感覺,但各樣樂器也會互相擦出火花這樣。

—也有這個世界預期LUNA SEA風格,含有訊息的歌曲呢。

SUGIZO:我想這大概是活在這個世界的自然反應。也可能會做catchy的戀愛歌曲,但在時局不穩定時是不能做很開放的音樂呢。而c/w的〈ECHO〉也很好,由真矢創作,然後以INORAN做主導形式的歌曲。我跟INORAN的結他所佔的比例會倒過來,希望大家會喜歡。

—在復活後,單曲內的歌曲都沒有註明是誰的作品,反而令人很在意呢。SUGIZO覺得LUNA SEA有什麼變化? 然而不變的地方又是什麼?

SUGIZO:有變化的東西比較多。已經有10年以上沒有做album了,期間各成員的人性和生活style都隨著時間而自然地轉變,現在各人都活出了自己。已經不需要像從前那樣互相束縛,各自都是出色的artist,那麼優秀的五個人齊集在一起做出LUNA SEA的音樂。

—其中也有一直在做,沒有改變過的樂隊呢。

SUGIZO:對呢。我們曾經一度終幕,經歷過起起伏伏才能有現在的LUNA SEA。堅持著一路走過來的樂隊們真的很棒呢,跟我們一樣再次踏上起跑線的樂隊也很棒。得到不同評價和成績,最終還是以樂隊的方式存在。再說,就是只有LUNA SEA,沒有其他了。

—5個人把歌曲製作成形的工作,想必有特別的catharsis?

SUGIZO:搖滾樂隊就是要型格。我在十多歲時也是由憧憬那份型格開始的。

—LUNA SEA的新曲也是讓人感受到搖滾樂隊的浪漫呢。

SUGIZO:熱情,漂亮和官感。我希望能用結他做出吸引人感官的聲音。

—就像激烈跟甜美同居般。

SUGIZO:雖然甜得像蜜糖,但其實帶有毒性的。也能說是春藥。

淨化負能量後就能更上一層樓
希望可以做出促進意識的音樂

—那是透過solo的結他吧。在12月23日開始的公演「THRIVE TO REALIZE」是以SUGIZO名義,久違了一年的巡迴。請告訴我們演唱會的構思。

SUGIZO:今年是以最新的remix album《VESICA PISCES》的世界觀為中心,再將意念擴大的live。現在的成員是manipulator,敲擊樂和我這樣組成的三重奏,雖然只是最低限度的組合,但做出來的音樂是十分豪華的。我是以此為目標的製作著,12月的tour會是今年的風格的總結。

—既然是以三重奏去製作和演出,可否介紹各位成員呢?

SUGIZO:既是track maker,也是manipulator的MaZDA,一起做音樂已經有3年了,是個重要人物。

—巡迴中會披露新曲嗎?

SUGIZO:雖然沒有預定,但是會有未演出過的歌曲。除了基本的3個人,也會有很多guest來參加。對我來說,沒有了SHIBUYA AX真的很傷心。既是能讓我演出的主要場館,也是我經常去看演出的地方。是我最後一次在AX的live,感觸良多。那跟神戶也有關係,很高興能夠做solo live。今年5月的震災charity live「KOBE SUPER SESSION」也是在神戶呢。(跟RYUICHI,INORAN一起參加)

—在LUNA SEA復活後,神戶是個做演唱會很有回憶的地方嗎?

SUGIZO:是的。震災那一年 (1995年)的巡迴是要去神戶的,但場地被破壞了。從那時開始就覺得復活後的神戶是充滿希望的地方。

—對LUNA SEA來說12月23日是個特別的日子,選這天做演唱會,可想而知。

SUGIZO:是從一堆日子中選出來的,能夠在這天做演唱會真的很開心。

—在這個混亂的世界中,我想一定有很多人需要SUGIZO那些極具淨化作用的音樂。聽著就像能將身體內積存的雜質清除般,有這麼奇妙的感覺。

SUGIZO:很開心。透過自己的音樂能夠將大家的負能量淨化,就像能再邁進一步,希望可以做出促進意識的音樂。那應該用dance music比較合適。雖然也有很多像party跟house般聲音很閃亮豪華的類型,我喜歡的dance music是psychedelic,trance,那種所謂shamanic的東西。就是遠古時代已經被需要的音樂,實際上是為了跳舞跟淨化而存在的,我想也是能跟上天連繫的東西。很想把那樣原始的音樂的現在式呈現出來。就像是可以震動細胞和靈魂的音樂。雖然是這樣說著,但當我站在舞台上,就想不到這些了。

—在舞台上就一片空白了嗎?

SUGIZO:對呢。對樂隊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演奏的人,在solo時重要的不止自己,也要顧及其他部分。我不只是關鍵,也是個觸發器,要想著怎樣能令人感受到音樂的強大力量。想令人知道聲音裡面包含著的力量。既然有可以治癒人的作用,也會有能傷害人的作用,包含著很多信息。也就是說我的音樂也有著治癒的作用。但不一定是要很優雅的表現出來,有時也要激烈的敲打出來。
令身心都搖動的震撼,就像一個篩把不需要的東西都一口氣吐出來,之後剩下來的那種恍惚感,就是這種感覺。

—Tour title(按:「THRIVE TO REALIZE」)的意思是什麼?

SUGIZO:是要讓人有意識,自覺的意思。像先前所說的,想要做出現今世代所需要的音樂,今後也一樣。

原文連結
BARKS:http://www.barks.jp/news/?id=1000095900

VROCKHK
譯:maka

VROCKHK

VROCKHK 主站 WEBSITE:http://VROCKHK.com 推特 TWITTER:http://www.twitter.com/VROCKHK 臉書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VROCKHK 微博 WEIBO:http://weibo.com/VROCKHK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VROCKHK 電郵 EMAIL:info@vrockhk.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