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系新星 NOCTURNAL BLOODLUST 誕生 朝重金屬硬核風格進發

V-SHELF 2012年9月25日

近年視覺系界突然出現的新星—NOCTURNAL BLOODLUST,他們的音樂是以重金屬(Heavy Metal )、硬核(Hardcore )兼濃厚的爆音為基礎。非常到位的技術及令人嘆為觀止的現場演出,觀眾很容易便會被他們最大的武器—主音尋的嘶吼技巧著迷住,而尋會運用8種不同的嘶吼種類在日本非常少見的。於2012年2月發行的mini album《Ivy》以及5月發行的首張single《Bury me》,繼目前為止還沒接觸所追求的Loud music,他們接著推出第2張single「Last relapse」把嘶吼的魅力發揮至極致,現在開始帶來最重嗆的爆音全開式的歌曲。NOCTURNAL BLOODLUST到底是怎樣的樂隊?

<Source:V-SHELF>
<Source:V-SHELF>

集合4人特色風格的第2張single

近年視覺系界突然冒起的新星—NOCTURNAL BLOODLUST,他們的音樂是以重金屬(Heavy Metal)、硬核(Hardcore)兼濃厚的爆音為基礎。非常到位的技術及令人嘆為觀止的現場演出,觀眾很容易便會被他們最強大的武器—主音尋的嘶吼技巧著迷,而尋懂得運用8種不同的嘶吼種類在日本屬非常罕見的。於2012年2月發行的迷你專輯《Ivy》以及5月發行的首張單曲《Bury me》,繼目前為止還未觸及他們所追求的Loud music,他們便推出第2張單曲《Last relapse》,獻上最重嗆的爆音全開式的歌曲,把嘶吼的魅力發揮至極致。NOCTURNAL BLOODLUST到底是個怎樣的樂隊?

集合4人特色風格的第2張單曲

―― 首先請告訴我們,樂隊是如何組成的。

Cazqui:我和Masa一開始組樂隊便打算找個會嘶吼技巧的主音,在網上偶然看到尋的表演片段,乍看之下便覺得「就是這個了!」,之後就向尋取得聯絡。當時他在海外居住,後來想回國的時候,也有意尋找團員組新樂隊,所以我們就一起做了這件事。

Natsu:我剛好離開之前的樂隊,知道他們2人組成了NOCTURNAL BLOODLUST,所以便去看看。

Masa:其後,當我們的樂隊轉移到視覺系發展時,有2名成員脱退,所以就與Natsu聯絡,邀請他「一起來做(樂隊)好嗎?」。

―― 剛好補合回到像之前的關係(笑)。

Masa:這是令人可喜可賀的和好如初呢(笑),Natsu原本已對我們的歌曲很有興趣,所以馬上就能融入其中。

―― 尋是在海外組樂隊的呢。

尋:在大學留學期間組過樂隊,所以歸國前就準備尋找新團員,當時在網上和Cazqui聊過,可是我遺忘他的聯絡方法(笑)。不過,他怎樣也要和我組樂隊,雖然看上去我已錯失機會,但在不斷努力下,最終我依然抵達這裡。

Cazqui:是這樣的,「就是這人!」的想法一直很堅定,令我抱著必死都要把尋翻出來的決心,這個執念至今也很強烈(笑)。

―― 只有尋的魅力沒法擋呢。

Cazqui:現在會嘶吼技巧的主唱也有很多,但像他一樣能夠運用各種聲音技巧的主唱,還能做到同時具備海外唱腔風格和製作擁有本地氛圍的歌曲,這樣的人是相當難能可貴的。

―― 尋的多種嘶吼變化成為NOCTURNAL BLOODLUST最大的武器呢。

尋:從10多歲開始,最初組樂隊時,朋友和我玩Mixture Rock系的音樂,之後開始轉玩screamo等不同種類的嘶吼;在海外時,都是聽很多例如Lamb of god等deathcore和metal式嘶吼唱法的音樂類型,及後便隨意模仿自己喜歡的嘶吼唱法,並逐漸增加各種變化。

―― 原來如此,其他團員也是從重金屬類型的音樂開始嗎?

Cazqui:我最初彈結他時,以聽Eric Clapton為主,不過中學生還是憧憬追求速度的彈法,所以便開始聽重金屬的音樂,但同時也喜歡聽J-rock、J-Pop。開始組樂隊時,發覺重金屬音樂是把情感赤祼地呈現出來的音樂,但我自己本身卻只是想適當地表達抽象流派的東西。我個人很尊敬為J-pop組合桃色幸運草Z幕後創作歌曲、同時亦是Hardcore樂隊COALTAR OF THE DEEPERS的主音兼結他手(NARASAKI),他令不知道重金屬搖滾的人繼續聽到可接受範圍内的不同音樂類型,我覺得以這樣的方式做音樂也不錯。

Masa:我小時候是完全不聽音樂,只愛玩電動遊戲。中學時有一個可以去美國旅遊的機會,但是我不諳英語,所以便看MTV台補習一下,那時就接觸到Korn、Linkin Park、Slipknot的音樂,覺得他們非常另類的音樂風格很有型。那時太喜歡Linkin Park的重低音歌曲,所以就向玩貝斯的朋友借來玩一下,一開始彈的時候,很喜歡模仿core的樂隊,所以便想追求更多重型的歌曲,但那時候還搞不清這些音樂是用貝斯還是結他彈的(笑)。如果當初向朋友借來的是結他,我不知道現在會是當起貝斯手還是結他手(笑)。

Natsu:我以前一直都很喜歡視覺系,但不是耽美系,而是黑系、以Metal為主的視覺系樂隊,其實當時還未分得清楚視覺系樂隊的音樂流派,所以就抱著「這是甚麼聲音?這是甚麼流派?」的想法向金屬音樂進發。之後在網上知道Metal樂隊必須特有要素(節奏),看到整套鼓的設備,我就有「這是甚麼丫!超正的!」的想法,而且愈來愈興奮,眼睛完全發光了(笑)。我接著自學打鼓,認識Masa和Cazqui後,他們不時會說「你聽這個!」,藉此教會我聽很多不同的金屬音樂風格,例如Tommy Lee(Motley Crue)、Joey Jordison(ex-Slipknot)等,我非常仰慕他們的打鼓姿態。

―― 各團員組樂隊有甚麼目標?

Cazqui:KISS是我很憧憬的樂隊,看到他們便覺得「超有型!」,也令我有最大衝擊去組樂隊—像聽完KISS後會令成人回到赤子之心的樂隊。

尋:乍看便是「超有型」的樂隊。

Natsu:可以組成已經很好。

Masa:成為一隊得到愈來愈多支持的樂隊也不錯呢。或是一隊除掉狹窄的世界帶來更廣闊的世界、充滿愛的樂隊;又可能是愛著夥伴和敵人,非常非常外來客,但卻被稱「很有型」的樂隊。大家都同樣覺得,只在自己的範圍内做事,不是甚麼也擴展不到嗎?做下去只會沒有意義,所以像這樣去做改變世界的樂隊也很有趣。

Cazqui:有人說過,金屬音樂在日本賣不出去。我們想改變現今日本流行音樂的模式,令人覺得這類吵鬧的音樂也可以同樣動聽。

尋:「Metal和Hardcore是另類音樂的觀念」,其實根本沒這回事。任何人一聽就知道高品質的音樂製作是我最想要的。

Cazqui:「我們要將Loud music大眾化」,我們不是要做這種偉大的事情,只是想要把我們的音樂讓更多人知道。

―― 就好好趁這個機會聽聽NOCTURNAL BLOODLUST的音樂。

Cazqui:超正的呢。

―― 為甚麼你們要從Hardcore界走到視覺系?

Masa:是的,我們想聽完的人追求新的層面,而且十分渴望出席Metal和Hardcore的大型音樂演出。當然有這些目標的樂隊也很多,我們同樣希望能夠做到,但無論如何都覺得「不只是這樣」。

Cazqui:很多做金屬音樂的人只想做金屬、做硬核範圍以内的音樂,我們不只是單靠金屬,還想要表現出更多屬於自己的backbone(中心思想)。我們以金屬音樂類型出發,讓沒聽過金屬音樂的人也可以聽NOCTURNAL BLOODLUST,因此我們選擇genreless(無分流派)的視覺系作為自己的領域。

―― 需要一個自由的領域發揮呢。

Cazqui:是的,能自由表達、想讓歌曲能夠被更多人聽見。

―― 最近視覺系界傾向金屬音樂風格的樂隊也開始變多,考慮過當中會出現相似性嗎?

尋:我們沒有擔心過這事,在演出時也如是,NOCTURNAL BLOODLUST是一隊歌曲不會閃閃發光的樂隊、視覺系主要是總合各方面的娛樂為主,所以我們曾考慮過NOCTURNAL BLOODLUST如何去魅惑、以及作為視覺系的主要發展等事情。我們不是嵌入形態裡面的樂隊,而這是其他樂隊做不來的,因為他們往往跟著流派移動。NOCTURNAL BLOODLUST是天才的集合,並非那些可怕的東西。

―― 說出個人意識很強烈的話呢。回到新單曲《Last relapse》的話題,這張作品是帶著怎樣的感覺去譜寫呢?

Masa:《Last relapse》比起首張單曲《Bury me》更清爽,不是超級暗黑的歌曲,在沒有特別的概念下創作的。

―― 與第一張不同風味的作品吧。

Masa:是的。

Cazqui:〈Bury me〉的旋律很容易入耳,算是NOCTURNAL BLOODLUST的作品之中最Pop的一首,《Bury me》發行後、收到之前一直對樂隊沒興趣的人來信。〈Bury me〉運用樂隊pop的一面,吸引從沒接觸過我們的人、有助我們將來展示更多不同曲風的作品。

Masa:像是一般只吃甘味咖哩的人開始對辛味咖哩有興趣,「那向激辛進發吧?」這樣的感覺 (笑)。

―― 原來如此 (笑)。

Masa:果然還是經常提供新的東西呢。

Cazqui:所以不是把《Ivy》或《Bury me》之前的單曲所累積下來的東西毀掉,而是由這裡開始,將我們本來的味道逐漸呈現出來。

―― 那英文歌詞要十分講究吧?

尋:這是因為我不想破壞自己過去一直使用英語作詞的風格,現在開始會覺得「偶然用日語寫吧」,說不定也許會有同樣的想法,但習慣了以英語表達自己,非常自然地就寫出英語歌詞。

Masa:用嘶吼方式唱出日語歌詞也不錯。

尋:我還未適應呢。

―― 嘶吼的概念來自英文詞。

尋:是呢。

―― 〈Last relapse〉也當然包括嵌入嘶吼唱腔在裡面,整體上也很喜歡中段的旋律和歌聲,配上嘶吼的對比真不錯呢。

Cazqui:製作歌曲時的構想是盡量做到整體配合度相近,包括尋的唱腔要保持原味,也要令嘶吼和歌聲產生對比。副歌高潮的部份去除樂隊應注重的結他聲,採用J-pop調子,但也是十分辛辣口味(笑)。

―― 對副歌部份有興趣的人,說不定聽完整首歌曲會大吃一驚。

Cazqui:我們之前也收到樂迷的類似感想,「無意間聽到這歌曲那麼激烈,真是嚇了一跳」(笑)。我們在推出《Last relapse》前只公開一小段副歌,有樂迷又會說「為甚麼NOCTURNAL BLOODLUST這張會那麼pop」,但正式發行歌曲後,他們就會聽到除了副歌以外,其他全是嘶吼(笑)。

―― 單憑一小段不能判斷整首曲風呢。

Cazqui:這就是我們的味道,聽到哪一小段也會令人產生疑問︰何時是副歌部份?何時是嘶吼部份?當然要一次過聽完全曲,才完全理解賣點在哪、魅力在哪。

Masa:A段旋律也好,B段旋律也好,原本在我們的角度,就只要單純把A、B段與副歌聯繫一起,襯托出主要副歌就行,但我們將全部力量也傾注在各個部份。

―― 啊ー、完全明白了。聽到這裡,感受到真的是用盡全力在投球。

Cazqui:所以我們現在都散亂了(苦笑),不過單曲還有很多改善空間。

―― 這就是打從以後的課題呀。

Cazqui:是的,這樣散亂的方向說不定還可以。(笑)

―― (笑)。請告訴我們這次3首歌曲的賣點。

Cazqui:〈Last relapse〉的編曲以鋼琴伴奏為重點,還有要斷裂似的撒旦結他solo。〈Rise above〉的結他音色則以delay(一種結他效果發出的聲音)為主、結他的riff(編曲的其中一種)重低音的效果促使作品完成得相當好。

Masa:我在〈Euphoric chemical〉中段彈出帶有funky風味的貝斯,是無意中發現「這樣彈出來的聲音也滿好!」,原來也有這種彈法。以後在NOCTURNAL BLOODLUST彈出不同slap(貝斯彈法的一種),這首歌是我第一次用這種彈法,應該是貝斯手會喜歡的歌曲呢。

Natsu:這兩首歌曲都是我打鼓慣用的節奏,我最得意的是,兩曲的打鼓段落全是自己愛怎樣編就怎樣編,因此節奏相當自由,帶著「要為自己而編的鼓」的心情(笑)。但是,〈Last relapse〉的作曲人的要求比較高,「這裡的節奏要這樣打」諸如此類的要求開始令事情變得困難。我要邊消化他的要求,邊打好鼓的編排……我覺得此事就如同受人所託「請你和他交往」,而我又不喜歡那個人,但同時亦不想傷人的處境(笑)。

Cazqui:真是個虐待狂 (笑)。

Natsu:我當時心裡就是煩惱著「怎樣讓兩人的關係變好呀…」(笑)。走進錄音室製作前,還花了2、3日時間不停練習,都沒怎麼睡過。

Masa:於是,我以一面督促Natsu打鼓,一面對他稱「這樣打鼓真的好難喔」的形式,為他進行斯巴達式練習。

Natsu:錄好最後一節的一刻,我真的感到無比愉快(笑)。

―― Masa的斯巴達式訓練,使Natsu增強不少呢。

Natsu:是呢(笑)。

―― 尋又如何呢?

尋:〈Last relapse〉的演唱部份,一直是我擅長的風格,希望可以一直維持這樣的風格,能夠做到100%自己想完成的部份,真是非常滿足。

―― 原來如此,有份負責製作歌曲的尋沒有進行斯巴達式監督?

Cazqui:也不算有要求,尋不用管細微的事,做回自己的事便可以。

Masa:尋對我說,好好做下去就行。

Natsu:好像只有像我這樣做不到的孩子才需要……(笑)。

―― (笑)。NOCTURNAL BLOODLUST今後的氣勢愈來愈強大呢。

Cazqui:希望是呢。我們轉到視覺系後,作曲的方向從未改變過,作為金屬人也好、bandgal也好,無論如何也不會變吧。
***********************************************************

後記:這篇是去年未加入另一個結他手Dachi前的NCBL(簡稱)訪問,我覺得他們很有趣,從別的流派轉戰到視覺系,為了證明自己的音樂不只是金屬搖滾,日本的視覺系音樂就是一個很奇妙的領域,當中包含很多不同的音樂種類共存在同一個圈子裡頭。最初NCBL讓我覺得他們是被core包裝的視覺系樂隊,看完訪問,發覺原來是相反地,他們是用視覺系外表包裝的core魂,他們好愛core,而且想讓自己所喜愛的core創造出來的音樂給更多人聽見,很多人不喜歡偏Pop系的曲風,但他們卻運用這些編曲技巧,做出偏Pop的core編曲來增加知名度,其實〈Last relapse〉又未去到Pop的程度,只是在金屬人眼中副歌有點Pop的編曲元素在裡頭。很難相信團員還是90後(除了Natsu吧(笑))。自從他們今年推出新碟《OMEGA》,他們愈來愈邁向自己理想的領域︰「不只這些」。相信他們到現在還是這樣的想法,不會變化的是他們腦海中的世界巡演擴大版圖,有機會一定要親眼目睹NOCTURNAL BLOODLUST的現場演出。(By何利)

NOCTURNAL BLOODLUST – 〈Last relapse〉 PV

NOCTURNAL BLOODLUST – 〈Rise above〉

NOCTURNAL BLOODLUST – 〈Euphoric chemical 〉

原文連結
V-SHELF:http://visual.musicshelf.jp/interview/id562/3/

延伸連結
NOCTURNAL BLOODLUST官方網頁:http://nocturnalbloodlust.com/

VROCKHK
譯、文:何利
編:Star

VROCKHK

VROCKHK 主站 WEBSITE:http://VROCKHK.com 推特 TWITTER:http://www.twitter.com/VROCKHK 臉書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VROCKHK 微博 WEIBO:http://weibo.com/VROCKHK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VROCKHK 電郵 EMAIL:info@vrockhk.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