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 SEA《A WILL》:以遺言掀開重生的第一頁(筆者:黑尾巴)

LUNA SEA終於推出復活後首張新專輯《A WILL》,團員在終幕後十年間的磨練,在各自開拓的領域之間重新拿捏平衡點,帶來的是一張集二十五年大成之作,以意志書寫遺言,也是以遺言書寫意志。

LUNA SEA這一團1989年成軍,1990年代日本視覺系巔峰年代最重要的樂團之一,其輝煌史相信就不必冗述了。千禧年站在頂峰之際宣布終幕,當大家以為這傳奇要在上世紀寫下句號的時候,LUNA SEA卻在十年後又捲土重來,2010年宣布REBOOT。先是推出那長達22分鐘、華麗壯闊的交響長篇作品《THE ONE -crash to create-》,接下來的《The End of the Dream/Rouge》、《Thoughts》和《乱》則爆發力十足,都是能夠與舊作平分秋色的作品。加上團員各自的solo project仍保持活躍狀態,真不得不佩服這五個踏入中年的搖滾老骨的魄力。

LUNA SEA A WILL

「相隔十三年又五個月的新專輯」,LUNA SEA打著這樣的旗號推出《A WILL》。一直覺得,LUNA SEA是聽現場遠較聽唱片震撼的一團,總詫異著唱片沒能把LUNA SEA的爆發力完全收進去。想是十年後的科技進步、成員技術的提升,《A WILL》有著以往專輯都沒有的實在感--線條、質感與力量都無一遺漏。

《A WILL》全碟收錄了11曲:

1.Anthem of Light
2.Rouge
3.The End of the Dream
4.MARIA
5.Glowing
6.乱
7.absorb
8.Metamorphosis
9.銀ノ月
10.Thoughts
11.Grace

進化

LUNA SEA成員受訪時不約而同說,《A WILL》是集結了各人的歷煉,並在當中取得平衡的作品。事實上,我們確實能在《A WILL》中聽出每個成員的蛻變。

當中最教我驚艷的還是RYUICHI。當初LUNA SEA復活的時候就覺得河村的唱法跟終幕前有別,再聽河村演譯舊曲時,尤其〈MOTHER〉、〈gravity〉等中慢板作品,不難發現抖音的運用更頻繁嫻熟,河村一貫高亢有力的聲線隨著年月增長更為成熟(同時間許多老團的主音早就唱得聲帶頻臨撕裂,這也不得不佩服河村養聲有道),作品的演譯亦更細膩有緻。《A WILL》的作品都是河村相當擅長的爆發力類型,例如〈MARIA〉就完全是河村的領域,量身訂造一般。我尤其喜歡的是〈銀ノ月〉那強烈而溫柔的感染力。

一邊聽這張專輯,就一邊感嘆:鼓手真矢實在強橫。《A WILL》有一種令人喘不過氣的速度感和張力,這很大程度都建基在鼓的部份。鼓的編排確實比終幕前有過之而無不及,更柔韌多變、細節也更華麗,作為開首曲目的〈Anthem of Light〉就完全是真矢的表演作般盡見功架,其後我也尤其喜歡〈Metamorphosis〉〈Thoguhts〉的急逼行進。

聽到〈Glowing〉就馬上叫了起來,絕對就是J的作品!滿滿的美式搖滾味!〈Glowing〉可以說是《A WILL》中最醒目的作品,大概是以往從未聽LUNA SEA玩過這種結構、線條乃至歌詞都如斯簡約的作品吧。此曲亦確實誠如J本人在BARKS專訪所言:「因為是很簡潔的歌曲,音符的數量也不多,才更需要那種緊張感與技巧。但是大家在錄製的時候,也都很享受那種氛圍喔。我認為這首歌,也能證明我們的樂團已經更上一層樓了。」LUNA SEA的追求也從繁到簡了。

平衡

J說得對,「應該沒有其他樂團,在各自的演出、言行、存在感等個性上都如此鮮明吧。」LUNA SEA五人都在各自的領域上有截然不同的風格,J玩得美式點punk一點、INORAN的solo則氛圍味濃、SUGIZO還是喜歡psychedelic吧、河村隆一是還滿正宗的pop、真矢還出人意表的玩起大和民族風呢。十年的分離發展,再走在一起的時候又產生了新的化學作用,如何讓這些截然不同的元素相容而不相斥,LUNA SEA的答案是--找到平衡點。

特別想談談結他的部份,這是我認為《A WILL》與前作差別最大的部份。SUGIZO妖冶綺麗的結他solo是LUNA SEA的signature,那速度、力量和線條都是能把人徹底征服的;然而我卻一直覺得,INORAN沉穩細膩的陰冷色調卻才是LUNA SEA獨特氛圍不可或缺的構成部份,這種感覺在INORAN的solo project 更進一步得到驗證--在各團員的solo project當中,最有LUNA SEA味的還是當數INORAN吧。

以往SUGIZO的solo擔當作品最亮眼的角色,INORAN則默默為作品編織背景,但這次在《A WILL》當中,這種分工似乎出現了某種轉變,二人之間的分野似乎沒以往般清晰,而有更多相互糾纏的部份。其實在發表〈乱〉的時候就覺有異,side B的〈ECHO〉更是相當明顯的由INORAN扛起了大旗,在聽畢《A WILL》後就更確認了這種轉變了。

這張專輯的作品更強調兩把結他的共存,卻又同時降低了兩把結他的個別存在感,以至於一邊聽一邊會問:怎麼結他的部份好像沒以往吃重了?事實上,是兩把結他調和了,兩位結他手都把自己的色彩tone down了。面對這種轉變心情還滿複雜的,畢竟大家聽LUNA SEA都會期待SUGIZO狂飆的結他solo,雖然在〈乱〉〈Rouge〉都還能聽到滿痛快的一段,不過霸氣就明顯收歛了,他的小提琴也只在〈銀ノ月〉裡穿插了一下,比以往也低調多了;而令大家也很在意的INORAN音色,新作中大概就只在〈absorb〉〈銀ノ月〉裡有較明顯的展現。不過我想,大概這就是SUGIZO所說:「在絕妙平衡中確立自己的存在,又能夠互相襯托彼此。」兩個結他手都嘗試以一種容量更大的姿態,與對方的部份、以至作品整體更緊密的融合起來,這就是「平衡」吧。

A WILL的意涵:是結束也是開始

這張新作題為《A WILL》,「WILL」意指意願、意志,然而「A WILL」也可意指遺囑。SUGIZO接受BARKS專訪時說:「如果只有『WILL』的話,那就帶有未來式或『意志』的意義,不過『A WILL』就會變成『遺言』了。 雖然帶有暗示未來的語感、積極的意義,不過也是指當下一切都可以結束。

事實上,《A WILL》也呼應這個命題有相當巧妙的編排--最終曲〈Grace〉的結尾與開首曲〈Anthem of Light〉的開首能夠相接起來,是最後也是最初;J也特別提到,〈Anthem of Light〉是呼應他在終幕前給LUNA SEA寫的最後一首作品〈Into the Sun〉去寫的,那是結束後的新開始。而這兩首曲,一首一尾所建構的卻是LUNA SEA作品少見的滿載希望的語境,〈Anthem of Light〉這樣唱:「以不修飾的話語/在世界展開/想療癒那傷痛/攜手邁步/無論何時」,〈Grace〉這樣和應著:「落在膝上/那天曾傷了你的心/即便如此仍再度相視而笑/願守護你/永遠守護你」。想要撫平的,大概就是十三年前終幕所留下的疤痕,終幕十年,SLAVE一直繼續守護LUNA SEA,如今是LUNA SEA回來守護大家的時候。

說起來,RYUICHI的詞依然常常出現「光茫」、「狂風」、「飛翔」、「翅膀」、「時間」、「記憶」、「夢」、「月亮」之類的意象,在苦痛中挽留情感的餘溫、在迷亂之中追逐夢想、在苦難關頭擁抱彼此,這些題材亦是相當典型的LUNA SEA。雖然第一反應還是有點納悶:怎麼廿多年都在寫差不多的東西呀?不過,這就是LUNA SEA啊(笑)。不過〈absorb〉的詞還是相當打動我的,「無限照映的細胞之海/浮於其上的生命之奧秘/兩人間的話語/相互取暖的夜晚/擁抱的是/那是/那是連這性命都浮於其上的瞳孔/那是/那是掌控時間/展開的/無限的海」,世界觀一下子開闊起來,海的意象結合時間線的延展,還真讓我想起那一輪映照在海面上的月亮。

對我來說,如果「A WILL」是遺言的話,那是十三年前遺下的;如果「A WILL」是意志的話,那就是五人在各自的領域上飛翔了十年後,還能再次走在一起,把各自累積的力量重新結合起來的意志。

《A WILL》的姿態確實大有總結的意味,但聽乎整張《A WILL》都有一種山雨欲來、蓄勢待發之感,且據SUGIZO所述,樂團還有這個數目兩倍以上的新作品未有收錄,我們姑且還可以眺望下一張專輯吧?

後記

這一篇實在是姍姍來遲,筆者是個消化能力相當低的人,而這張專輯值得消化的部份太多,這篇就很皮毛的踫踫其中一些部份。LUNA SEA即將迎來二十五周年了,才驚覺原來LUNA SEA幾乎跟我同歲,作為一個錯過了黃金時代的人,我慶幸我趕上了尾班車,來得及遇上了這張專輯。

VROCKHK
筆者:黑尾巴
此文原載於筆者個人部落格。

VROCKHK

VROCKHK 主站 WEBSITE:http://VROCKHK.com 推特 TWITTER:http://www.twitter.com/VROCKHK 臉書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VROCKHK 微博 WEIBO:http://weibo.com/VROCKHK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VROCKHK 電郵 EMAIL:info@vrockhk.com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