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Zy專訪Plastic Tree主音有村竜太朗(第三回)

2014年1月 ClubZy.

Plastic Tree為紀念今年結成二十周年,在3月5日發行concept跟主題都反映出濃厚特色的迷你專輯。發行的同時,在這個春天會舉行二十周年紀念的全國巡演,地點包括全國共二十個地方。這次請來樂隊代表,主唱有村竜太朗接受訪問。透過他去了解Plastic Tree的近況,還有竜太朗自己的感受和抱著什麼想法。

<Source:ClubZy>
<Source:ClubZy>

─雜誌媒體在紀念日的部分也會特別關注,多問一些相關的話題。不過樂團本身總是只看著現在和未來,所以也不太會那樣一一回顧,這樣若說是理所當然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有時候看照片,「啊、也有過這時期呢」也會這樣不是嗎。比起這個,就像剛才講的,談論「現在……」可能更有感覺也說不定。所以多年後的事情甚麼的,並不會特別去考慮。

─以Plastic Tree來說,是一邊明確地描繪未來的光景一邊前進的是嗎?還是一邊緊緊地抓住當下、繪出現在的形貌,將之與未來相連呢?

是哪一個呢……樂團也好、我自己也好,對於時間不是無限的一直覺得是很自然的一件事,但是最近開始對這件事變得有比較強烈的感覺。這應該和年輕時不太一樣?!

─那是因為有不再在這世上留下更多作品不行的意識嗎?

恩─、「還可以作多少曲子呢」、「還可以演多少場live呢?」偶爾會單純地思考著這些事情。

─自己本身對於希望一生都能以音樂家/藝術家的身分活著這樣的意識也很強烈嗎?

恩─、是怎樣呢。現在希望可以沉浸在Plastic Tree的各種活動中,在那之後的東西都還蠻模糊的所以也不是很清楚。

─在那之後的東西比較難以預測是吧。

或許哪一天會變得再也不喜歡了也不一定,但希望可以努力地做好眼前的每件事物。所以,「時間是令人憐惜的」。這樣的感覺比以前強烈。

─這邊的想法和其他團員一樣嗎??

他們又是怎麼樣呢……很少和團員談論這種話題呢(笑)。不對?剛才比較前面的話題偶爾會談到,但是沒有談論到剛剛那邊。

─首先,希望至少留下多少作品?

恩這個嘛……其實也還蠻常思考「可以留下甚麼」這種事情的。

─到目前為止,Plastic Tree也留下了很多作品呢。

但是還想留下更多作品呢。

─在這部份,也包含周遭人們的希望吧??

啊啊、這大概也是。

─以Plastic Tree來說,是一邊描繪著自己純粹想追求的音樂性,同時也有許多人給予支持的環境存在。這樣是最理想的。不過,要讓這樣的理想成形並持續下去,完全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呢。

作為一個樂團,是受到歌迷們的支持而成立的這樣的印象,可能從很久以前就存在了也說不定。怎麼說呢?「因為樂團被大家好好地愛著,所以我們才可以好好地演奏下去」這樣的感覺也變得更深刻了。

─以前不是這樣嗎??

以前啊,「可以演出自己喜歡的東西的話就太好了」、「如果這些東西可以讓誰聽到就太好了」就只是這樣的感覺。不過經過這麼久的時間……這麼下來也演了二十年,想法逐漸轉為「因為有愛著我們樂團的人存在著所以我們才可以繼續演出」。雖然這就只是自然而然的變成這樣想…….。

─最初大家也都是從「演奏自己或是我們想要演的東西」開始的。當支持這樣的音樂的人逐漸增加後,才開始會意識到「願意聽我們音樂的人」的存在吧。

我想,處在「希望有人能聽著」的時間點上,一定也會尋求自己以外願意聆聽的第三者……。

─Plastic Tree在今年邁入二十周年了,是不是也有在考慮一些與二十周年相關的計畫?

春天時,因應二十周年,會在全國二十個地方舉行公演。不過除了這個之外,目前都還是一片白紙(訪談的這時候)。會不會因為二十周年這樣的東西而有甚麼振奮的演出,現在也還是一片白紙。若不論二十周年、一如往常地進行各種活動似乎也不錯。

─對於二十周年,周遭的人往往都比本人還希望能有甚麼特別的安排呢。

恩不過我連周遭的人會不會因為二十周年而騷動都不知道呢。說到底其實就只是經過了很長的時間而已……。

─若要這麼說的話,是也沒錯(笑)

不過,我自己個人來說,「想要做點甚麼」也有在想這些事呢。如果可以做的話就太好了。

─Plastic Tree是個不會著急於此而活動的樂團不是嗎??

想要停止活動的時候就會馬上停止活動,變得無法再動(笑)。相對地,「好想做作品呀」這種想法出現的時候,也會依這樣的想法,不斷地做出作品來。

─大家都是會這麼突然地停止不動的個性嗎??

是啊(笑),一但決定了要做的事情就會行動……。是個會隨著自己的步調行動的樂團。

─但是,到目前為止有曾經一口氣休息過嗎?

沒有耶、如果是長時間休息的話……。

─曾經有過想要休息的想法嗎?

我沒有耶,因為莫名地就是覺得樂團演出是最開心的事情。

─其他團員的想法也一樣嗎?

其他團員的話我就不知道了(笑)。

─以竜太朗來看,持續進行樂團活動這件事,已經成為生活的一部分了呢。

恩,如果沒有樂團的話,就不知道其他要做甚麼比較好呢。但是,最終覺得「樂團活動已經成為很自然的一件事了」這是最近才這麼想的。怎麼說呢?當然,也
對其他事物有興趣,不過這樣如此熟悉的事物,最終還是只有樂團自然地存在於心中呢。

─也是自己生存的意義與方式之一?

恩,若是要說職業的話也可以說是一種職業、說是一生的志業的話也可以。在我心中,「名為Plastic Tree的存在,是十分自然的事物」,已經變成這樣了。

原文連結
clubZy:http://www.club-zy.com/sp/plastictree2/

延伸連結
clubZy專訪Plastic Tree主音有村竜太朗(第一回)
clubZy專訪Plastic Tree主音有村竜太朗(第二回)
clubZy專訪Plastic Tree主音有村竜太朗(第四回)

VROCKHK
特約譯者:kozue
本文同時刊載於譯者個人網誌

※編按:這篇來自clubZy的專訪分四回刊出,第一回是公開的,第二回以後是clubZy會員限定的,不過沒有中文版,所以VROCKHK在這裡刊出翻譯,只作交流和分享用途哦。也在此鼓勵大家登記成為clubZy會員,clubZy是星子爺爺成立的視覺系平台呢,有好多好東西看哦!

VROCKHK

VROCKHK 主站 WEBSITE:http://VROCKHK.com 推特 TWITTER:http://www.twitter.com/VROCKHK 臉書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VROCKHK 微博 WEIBO:http://weibo.com/VROCKHK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VROCKHK 電郵 EMAIL:info@vrockhk.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