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專訪Plastic Tree主音有村竜太朗

<Source:Club Zy.>
<Source:Club Zy.>

《MAG》 vol.17(2014年1月1日)

2013年舉辦了以《インク》為主題的冬季巡迴公演、以及主題圍繞著《瞳孔》這張新作品的秋季巡迴公演,之後也舉行了臺灣公演、萬聖節公演、學園祭演出,一邊以自己的步調向前,一邊也展開了許多新鮮而刺激的活動的Plastic Tree。自MAG vol.11登場一年後,這次我們再度訪問到有村竜太朗,在回憶2013年的同時,也聽聽他對於2014年的抱負。

2013年Plastic Tree舉辦了《インク》新專輯冬季巡迴以及《瞳孔》新單曲秋季巡迴公演,讓人印象十分深刻。當然,對他們而言,這些和平常的活動並無不同,這麼說也沒錯,製作新曲並在live上演出……都是最基本的活動。不過在這樣的活動中要保持著新鮮感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即使持續了將近20年的樂團活動,2013年的Plastic Tree仍舊以具新鮮感且不同於過去風格的曲子和live帶給我們各種欣喜。對,和前一年是不一樣的一年。他們自己本身在這一年是如何走過來的呢,讓我們來聽聽作為樂團代表的主唱─-有村竜太朗先生的說法。

─首先,提到2013年,是以在2012年發行的專輯《インク》為主題所舉辦的冬季巡迴開始的是吧?

啊、是的。記得好像辦了非常多場演出,也有很多場是連著舉辦的呢。在同一個會場連續舉辦兩天公演也很開心,不過因為是專輯的巡迴,以研究來說,就是透過每一場實際演出來確認我們自己所做的東西應該調整到怎樣,每天都這樣津津有味地在做著。一般狀況下,在橫須賀藝術劇場的演出應該就是這次巡迴的最終場,結束後就會告一段落。不過因為也想嘗試看看新東西,所以三月時在東京キネマ倶楽部舉行了一星期的公演。

─記得剛好一年前,有在本雜誌(vol.11)提到關於那一星期的公演要做甚麼。

結果在那七天很認真地進行了oneman live(笑)。演出之前想過,喉嚨應該一定會很辛苦,當時還提出讓其他團員來唱、或是找來賓來唱等等各種意見,不過最後這些意見一個也沒實行(苦笑)。最後就是直接進行演出這樣。

─連續七天的演出,我想負擔應該相當大吧,實際試著去做後又是如何呢?

老實說,直到live前,對於到底可不可以作到這件事都還很不安呢。但是這樣想也很微妙,只有做了吧。當然,有部分也是想說應該會很好玩吧。而實際試著去做後,覺得有點像運動員呢(笑)。七場公演下來,我自己認為,沒有一場有留下遺憾。尤其是最後一天,因為想著「如果可以在今天把全部聲音唱盡就好了」,所以把儲存的能量都用了出來。

─會場的氣氛和Plastic Tree十分融合,這或許也是可以隨之將能量放出的理由之一吧。

是的,因為我自己也非常喜歡東京キネマ倶楽部這個場地,所以覺得能在這邊演出Plastic Tree真是太好了。真的是喜歡到希望樂團可以自己擁有這樣一個表演場地那樣的程度(笑),非常開心的一星期。

─是很棒的經驗呢。

以前也有在live house工作過,和那個時候的感覺很像呢。覺得說有每天可以去玩的場所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インク」的巡迴結束後,從春天到夏天這段期間是怎麼渡過的呢?九月時發行了單曲《瞳孔》,那時候大概是製作期間吧?

我想大概是如此。啊,雖然和製作無關,不過約莫從夏天開始,千葉電視台有個機會讓我們做了名為『千プラ』的常態性節目,所以好像應該說點甚麼(苦笑)。但是漫步於久違的故鄉千葉,感覺十分有趣(笑)。嗯……因為其實還蠻常回去的,所以說久違也不是真的那麼久。不過托這節目的福,過了一個和以往不太一樣的夏天。

─所以除了那之外的夏天都是在作曲嗎?

是的,都是在作曲。窩在家中寫曲,然後團員集合、作pre-pro,就這樣一直反複。

─為什麼會想要作《瞳孔》這樣一件作品呢?

在《インク》這張專輯上,有很多想要實驗的東西,所以想要做一張緊湊、富有張力的作品。因此從這張作品可以感受到我們投注了很多心力在其中。雖然原本想要做出比較輕鬆的作品,不過團員間覺得「在這方向上還想要更往前邁進,所以不作曲不行」。而〈瞳孔〉則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生成的曲子。當然,作為單曲的後補,也還有一些其它曲子就是了。

─「瞳孔」這個標題的印象十分強烈,為什麼會用這個標題呢?

為什麼呢……突然就想到了。就像是受到曲子的呼喚甚麼的,有點難說明耶(苦笑)。就是在吉他cutting的部分有像是眼睛啪搭啪搭眨著的印象……不對,實在很難說明(苦笑)。

─問了困難的問題真不好意思(笑)。這次的秋巡就是以這張《瞳孔》為主題,將巡迴名稱定為「Plastic Tree Autumn tour 2013『瞳孔亂反射』」是吧。這場秋巡是比較近的事情,應該記憶猶新吧。

是啊。啊一年真的已經過去了好快呀(苦笑)。

─順帶提一下,這次巡迴Zepp Tokyo最終場,也讓我有機會去看了,怎麼說呢……非常棒呢。

啊、謝謝。那天我也非常開心。

─Plastic Tree的live之前也看過蠻多場的,這次再度重新發現到了Plastic Tree的魅力。雖然只是個人的感想……。

只有這場是怎麼回事呢(笑)不過時常會有這種事呢。並非特別賣力,也沒有特別的理由,很奇妙地就造就了一場完成度很高的演出。我想這在音樂人之間可以說是共通的,都會有這樣的一天呢。當然,如果你很狂暴地去演出也可以做到很有氣勢的表演。雖然我們沒有那樣的元素,不過這幾年間偶然還是會有完成度很高的live出現。而那天的Zepp Tokyo就是這樣的live是吧。雖然我想,一部份也是因為是最終場的關係。

─雖說如此,但就是這樣(笑)。

雖說如此,就是這樣呢(笑)。雖然並不是每一個最終場都會是那樣的感覺,但那天真的連我也覺得很棒。怎麼說呢,非常棒呢。不只是傳遞信息的樂團這一邊,接收信息的觀眾那一邊也有影響。不過真正的理由為何我也不知道呢(苦笑)。

─原因不清楚……。的確是超異常現象呢(笑)。

是超自然現象(笑)。

─然後,這場秋巡結束後不久,在東京キネマ倶楽部舉行了FC限定LIVE。時間剛好就是10月31日萬聖節當天,於是就變成了HALLOWEEN LIVE,我覺得是個很棒的企劃。

今年(2013年)的FC限定LIVE是以member produce的形式來進行,我覺得這樣也不錯。

─這場live中,將10月31日、東京キネマ倶楽部、Plastic Tree這三個元素完美地結合,是很棒的企劃呢。

是的。因為日期也很剛好,所以無論如何也想要做HALLOWEEN LIVE。雖然以前也做過,不過Plastic Tree的HALLOWEEN LIVE還蠻隨意的喔(苦笑)。

─诶?是那樣的感覺?

若剛好在靠近萬聖節的日子辦live,就會試著在那天做HALLOWEEN LIVE,或是

VROCKHK

VROCKHK 主站 WEBSITE:http://VROCKHK.com 推特 TWITTER:http://www.twitter.com/VROCKHK 臉書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VROCKHK 微博 WEIBO:http://weibo.com/VROCKHK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VROCKHK 電郵 EMAIL:info@vrockhk.com

2 thoughts on “《MAG》專訪Plastic Tree主音有村竜太朗

  • kelly020179@yahoo.com.hk'
    February 20, 2014 at 10:20 am
    Permalink

    有朋友去日本玩帶了這雜誌回來給我,不過都看不懂
    謝謝翻譯:)

    很期待echo

    • vrockhk@gmail.com'
      February 24, 2014 at 10:37 pm
      Permalink

      我們也要謝謝特約譯者kozue桑呢!!
      對啊,超期待新碟!很快就要來了(心跳)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