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CK AND READ專訪DaizyStripper主音夕霧

ROCK AND READ 052 2014年2月26日

〈Source: DaizyStripper Official Website〉
〈Source: DaizyStripper Official Website〉

ー今天拍攝所在的上野,聽說是夕霧充滿回憶的地方呢。

DaizyStripper組成前,大概打了一年半兩年的工,地點就是在上野。前一個樂團解散後在找打工時,因為有染金髮、嘴巴又有穿環,所以很難找工作。當時問我要不要一起打工的鼓手說「如果是我工作的地方的話就沒關係,所以先來做看看吧」邀請我過去。因為是跟網路有關的工作,所以是在星期五晚上九點到早上六點之類的時候做,常常在六點半左右在上野晃蕩一直到0101開店,到處消磨時間、去買衣服,春天就和打工的同事一起去上野公園賞花。

ー啊、上野公園是很有名的賞花景點呢。

對,非常漂亮呢。還有,車站前一家叫做「牛の力」的牛丼店非常好吃!690日幣的牛丼雖然有一點貴,但那味道真的值690日幣。把兩個左右的大蒜嘎地壓碎成泥攪一攪再吃,從第一口心中就滿溢著「謝謝!」的心情(笑)。發薪日時到那裏吃飯,會有「這個月也要加油!」的心情呢。但是搭電車回去時是在通勤尖峰時間,所以會因為吃太多大蒜而被旁邊的人白眼、很想要趕快下車就是了(笑)。

ー原來是有這樣回憶的地方啊!

找到現在的團員,也是在上野打工時代的事呢。最開始遇到的まゆ,為了要和我談話,也有來過好幾次上野。後來,DaizyStripper開始活動時,因為行程很滿,忙得沒辦法再打工,就辭掉了。

ーまゆ在2013年12月初時發表了樂團活動休止的事吧。從今年開始,變成了四人編制,實際上試著這樣演出後有什麼感想呢?

老實說,最開始無論是我們還是歌迷們都有些不安,也有聽到「想要看(DaizyStripper)又不想要看(到只有四個人的DaizyStripper)」這樣的聲音。我自己一直到站上舞台前,一邊想著不知道會變成怎樣,一邊不斷反覆彩排挑細節。不過,覺得舞台揭幕後可能會很可怕的自己真的就像個笨蛋一樣……大家比想像的還要溫暖熱情地迎接我們,「等著我們的人有這麼多,現在不是在那邊猶豫不決的時候!」這麼一想,嘎地馬上就進入了演出模式。事實上live後,「雖然很害怕,但有去看真是太好了」、「變得越來越期待了」這樣的聲音也很多呢。
ー但是五個人和四個人在舞台上的配置一定會不一樣,像是なお和Rei站的位置就有變動。準備一定很辛苦吧?

是啊,至今為止下手都有兩個人在,現在なお移動到上手。每個人的自由度變得更大,尤其是なお,連以前まゆ的部分都不得不彈,所以遇到的問題好像更多。雖然不彈不行,但是なお說希望可以在舞台上瘋狂地演出。他也說「希望可以變成能更好地掌握彈奏技巧的吉他手」,所以每天都在彈吉他,周遭的人們也有說なお「一定會變得更強」。

ー當初まゆ說「想要休息」是大概什麼時候呢?

去年冬天的oneman tour*中間的時候。那傢伙的生日是在11月24日,大概是在那前後。當然他本人是在更久之前就在思考這件事情就是了,不過我們也沒想過會說出這種事情。因為Rei和まゆ的家比較近,車子送我們回家時,最後剩下的就是他們兩個,他們好像有聊過一些關於不安的話題。

ー聽到這件事時,你們一定感到相當衝擊吧。

當然。不過「不不、是在開玩笑吧!」這麼想的同時,心中也覺得「快去吧」。因為最大的理由是「為了DaizyStripper的未來」,這樣的話會想要支持他,說「一起加油!」。同時,也有孩子氣地單純想要說不要而沒想說是為了他好的心情在,另一方面,只要說出了後就不會再聽其他人的意見、十分頑固的他也是,大家在一起六年了也都了解(笑)。

ー「為了DaizyStripper的未來」這個具體的內容是?

無論是誰,心中都有一個理想的自己不是嗎?一定是因為無法觸及到那個目標的懊悔爆發了吧。他有說過,就像是希望吉他可以變得更好時,雖然練習是必要的,但是同樣的練習量要達到同樣進步幅度的速率是跟要領的好壞有關的,所以要從根本去改變天生的吸收力和氣質這些東西。那傢伙就是認為自己的吸收力太慢了,才想要在增加練習量之前,去做可以增加吸收率的練習。那麼,這部分有什麼方法可以去訓練呢?首先,我想是要先練心。不過實際上,他現在在哪裡做什麼,我也完全不知道呢。

ー誒?休止期間除了不參與樂團活動,也決定完全不聯絡嗎?

不是不是!並沒有這種事情。不過如果我問他「今天做了什麼?」、「最近怎麼樣啊?」,這樣就和以往沒什麼兩樣,所以為了他好還是不要這麼做比較好。但是大概一星期前,像是近況報告那樣,我們有五個人一起吃飯。感覺可以說是就像去了國外一樣,他看起來是有他自己一套明確的修行方法。

ー果然是這樣。所以聽到這次的發表時,老實說沒有很驚訝呢。感到自己心中有什麼不足時,一般人會一邊繼續樂團活動一邊鍛鍊,但考慮到他的個性就ーー。

因為他很笨拙呢(笑),沒辦法好好地同時做兩件事。事實上,說「一點也不驚訝」的相關人員也不少,「如果是這樣的理由的話,就只有加油了呢」希望我們可以更加進步。脫皮後可以變得更加美麗,不過脫皮的瞬間果然還是會痛的不是嗎?就和那一樣,如同轉生般的痛楚……,現在我是這麼想的。

ー完全同感。但是接受まゆ的決定,以四個人的編制來活動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呢。不討論不決定不行的事情應該堆積如山吧,那麼你們首先決定的事情是什麼呢?

首先,先決定我們要決定什麼(笑)。四個人進到錄音室,判斷哪些曲子是只有なお一把吉他也可以的、討論新年的FC旅行還有event tour該怎麼辦。如果就因為這樣而決定不演出的話,會讓まゆ和歌迷們很難過吧,這種事情是我們最討厭的了。當然,最開始也是有出現樂團先暫時休息的選項。

ー沒有討論如果請其他吉他手來支援的可能嗎?

也是有討論過這個,但是想著要拜託誰好的時候,覺得要請對方馬上把曲子都記起來一起上台根本就是強人所難。而且在歌迷中也有「請不要找支援吉他手」、「想要保留著まゆ的位子」這樣的聲音。今後要怎麼辦,老實說團員間也還沒決定。對於樂團而言,什麼是最好的答案?思考了很多關於這問題的提示……可能我也要彈吉他也說不定。

ー無論如何,沒有兩把吉他就無法演奏的曲子也有吧。

是啊,因為有很多曲子有兩把吉他互相對話的部分,現在是改成用吉他和貝斯來試試看。當然,Rei也有很多需要記起來的新東西,同樣的曲子變得不是那麼簡單,我也會把自己感覺到的東西告訴他,「我認為這邊這樣做比較好喔」提出各種想法。像這樣的作業至今為止重覆做了好多次。所以進錄音室的時間增加了很多呢!現在已經變得幾乎都沒時間休息了(笑)。

ー曾經是由五個人演奏的曲子現在要由四個人來演,在編曲上一定會要做改變,而改編的手法也有很多種,整體來說你們是往什麼方向在進行的呢?

硬要說的話,應該是不加入Sequence(「模進」,指在不同音高上重複相同音型),僅以四個人所演奏的音樂來做,這就是我們現在的答案。用電腦來加入吉他的聲音也是可以,可是難得出現四個人的情況,所以想要試著做做看。因此新年第一場event上,便大膽地忽略至今為止的錄音,以最原始自然的狀態來決勝負。像是在和聲上,平常是以電腦放出來的部分,這次是由風弥用耳機的麥克風直接唱出來的。所以或許聽起來可能比較粗糙,音樂上的精度也降低了。不過這樣的東西「就是live的特質!」,我們希望可以傳達如此原始的聲音。
ー曲子變得十分簡單呢。因為編曲變了,所以眼前現下樂器隊一定得很努力。夕霧本身受到比較多刺激的部分是?

這個啊,從五個人變成四個人,在live上接收到視線的頻率當然也會增加,所以我認為得要變成一個更讓人無法從自身上離開視線的主唱才行。為了達成這個目標,歌唱的精度不更提升不行,尤其是まゆ也在努力,所以我自己也不想要輸給他。哪一天那傢伙說「再一次五個人一起演出吧」的時候,如果我們這邊沒有變得比過去更強的話就太奇怪了。到目前為止,五個人做到的五的力量,若是我們從今而後也以四個人來達成,再加上power up的まゆ後,就會變成七或八的力量。所以我們現在不努力不行。

ー雖然說是活動休止,不過まゆ並不是停止活動休息,而是徹底地去修行,所以會覺得自己也要進化才可以。

對。今年過年時到附近的神社抽籤抽到大吉,籤上有寫了很棒的話喔。大概是說今年會是很棒的一年,遇到的各種人事物都將成為你的財產,所以要積極地去和各式各樣的人們交流,抱持著隨和的心情吧……。所以今年什麼都想去嘗試看看。抱持著隨和的心情,去到各地,和各式各樣的人展開各種對話。

ー不只是樂團,身為一個人類也希望能夠變得更強大。這部分我想另外三個人一定也是一樣的。

現在有在好好地磨練自己的感覺呢。大家最近也開始時不時地在鍛鍊身體、補充蛋白質之類的喔。

ー那也是要加強體力的一部份?

那也有,不過主要還是想要藉此鍛鍊心智。單純地覺得「正在鍛鍊的自己很帥!」,男生嘛(笑)。若要說的話就和運動員一樣。就只有要做這些事情而已所以沒問題的,會變成有這樣的自信。看到正在鍛鍊的團員,也會覺得「我不想輸!」。因為團員就像是朋友、家人、戀人、也像是對手一樣。

ー團員間也會互相提升彼此努力的動機呢。

看live的影像時,也會互相說「你這邊的動作很帥耶」、「這邊的編排果然是對的呢」,會直接把感覺好好傳達呢。就像是戀人也會不定期地互相說「喜歡」一樣,雖然知道了,但有時也還是會想要聽對方說不是嗎?正因為是這樣的狀況,所以現在也就進入了會想要互相說「喜歡」的時期(笑)。當然缺點也會說出來喔。「這邊的片段,要再更這樣一點啦」、「這邊的MC,到底在說什麼完全聽不懂耶」,他們也會這樣跟我講。

ー不過那也是有愛才會說出口的啊。

是啊,完全是希望樂團能夠變得更好呢。

ー那種團員間良好的氣氛,從去年就可以感覺到了喔。まゆ活動休止前最後一場live「Over The Edge’13」也是,可以看到你們以最好的模樣將自己內心想法傳達出來,非常的棒呢。

謝謝。まゆ決定活動休止後,每次live都會想說「還剩下幾場呢?」,不過當初在進事務所時,社長有對我們說「我會比任何人都更支持DaizyStripper,希望你們可以變得更強大,並且帶著支持你們的歌迷們到更高的地方,因此我願意在你們團上賭一把。但是你們還沒有一起去製造回憶,所以趕快成名吧」這樣愛的鞭策。所以,雖然有點寂寞,不過為了一直支持我們的人們,一定要盡力去製造回憶,即使只有一步也要往前進,盡力去演出。這麼做的話,我想也會變得比以前更加覺得「啊、DaizyStripper的live好開心呀」。

ー你們並沒有再特別舉辦最後的oneman live,而是照著原本預定的演出計劃走,即使まゆ要進入活動休止期間了也是,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並不是特別要退團吧。我想以まゆ本身來看,就像是在滿滿的一年中先畫下一個逗號吧。如果因為單飛而舉辦「まゆ慢走live」的話……果然我還是很不喜歡這種東西呀。感覺就很容易哭,而且以這為理由來聚集聽眾也不是我們的本意。因為只是沒辦法在台上和大家見面而已,這樣的回憶製造也很不適合DaizyStripper呢。

ー那麼,“Over The Edge’13”之後,在TBS電視台的『CDTV SPECIAL』節目上,作為T.M. Revolution X 水樹奈奈的back band,樂器隊進行了演出,這之後大家有特別舉行慶功宴嗎?

沒有。因為我要回老家,所以演出後就直接回家了,就是一般普通的分別而已。但是在「Over The Edge’13」的更衣室,我們最後有團員兩個兩個合照。我說「まゆ,來拍個照吧」後,大家就說「我也要我也要」然後拿出了手機(笑)。這樣的事情也是至今都沒有的!

ー在「Over The Edge’13」上,也有很多樂手去看你們的演出,「是被大家愛著的呢」有這樣的感覺喔。

NoGoD的団長之前也有特地來看我們別場live,還對我們說了「非常棒呢~!」。還有,有一些對盤(対バン)、媒體也說「DaizyStripper的live是這麼嗨的嗎?」。以前「很不錯的live呢」、「很開心」這樣的感想很多,不過最近說「非常棒」的人也變多了,對於這樣的變化,感到非常開心呢。

ー「想要擦掉優等生的形象」,一年前夕霧在本雜誌*中也說過這種話呢。所以去年連續五個月發行的單曲,才呈現出如此多彩的曲調是吧。

就像你說的,確實,我們以〈ダンデライオン〉這首曲子出道,那樣清爽又帶點pop味道的印象很強烈,也不是說要否定那樣的風格,不過只有這一部分被注意到,讓人覺得有些不甘心,牙癢癢的。「因為是偏流行的音樂,所以應該還蠻輕的吧?」或是「因為是清爽的樂團,所以live應該也不會很激烈吧?」感覺有像這樣的標籤被貼在我們身上,心情有點複雜。因為DaizyStripper也有很多激烈的曲子,明明就是喜怒哀樂全部都會表現出來的樂團的說……。

ー了解。去看你們的live,就可以發現live是非常嗨的。

還有,喜歡身為視覺系樂團的我們的歌迷中,也有一些歌迷是心中有些傷痕存在的。握手會之類和他們接觸時他們都非常有精神,反而是我們從他們那邊得到了力量。不過雖然大家的笑容都很可愛,但是也有很多歌迷說他們「事實上過得很痛苦」。如果是以前的DaizyStripper,「很痛苦呢,好了好了」會這樣溫柔地安慰他們,但現在,「我們也過得很辛苦,讓一樣過得很辛苦的我們一起努力吧!」會像是這樣一起痛。那樣的話不是比較能直接將心情傳達到歌迷的心中嗎?所以最近的live,在曲子之前都會講一段頗長的話呢。雖然也會有人覺得「到底在講什麼啊那傢伙」,不過我們並不在意。比起大家給予我們許多讚美的那種一般的live,把想說的話全部說出來、正反兩方的評價都有的live是我們比較想做的。

ー因此最近的live上,激烈和情緒化的部分是呈現的重點,而這和現在四個人所要呈現的原始的聲音也有所連結呢。

是啊。即使是不知道我們曲子的人,看了我們的live而起雞皮疙瘩的瞬間,我想從今而後也會越來越多。果然DaizyStripper最大的魅力還是在live上,追根究底我們還是一個live band,所以我們打算將2014年作為主要以live來傳達我們魅力的一年。在一年中舉行了兩次oneman tour這樣的安排是我們第一次做,還有發行專輯前,也有舉辦兩次event tour,今年大概會變成樂團史上live數最多的一年呢。這些行程是在まゆ說要活動休止前就決定的,雖然現在變成了四個人,不過可以好好鍛鍊一下四個人的DaizyStripper也不錯。 而且四個人的DaizyStripper是只有現在才可以看到的呢。

ー新專輯《TRAGUS》整體的樣貌也是在まゆ活動休止前決定的是嗎?

是的,標題也是大概10月、11月決定的。《TRAGUS》(中文可譯為「耳屏」、「耳珠」)是指在耳朵軟骨上刺的洞。這標題有三個意思喔。第一個是希望這張專輯可以刺中聽者的心。第二個就如同穿透身體的意思,希望可以貫徹我們的意志。即使周遭有著各式各樣的聲音,自己也可能因此搖擺不定,不過還是要回到原點站在那名為DaizyStripper的道路上。以我自己來說,就是相信著名為夕霧的傢伙往前邁進。第三個是來自於在耳屏上穿耳洞就會改變人的命運的說法。我們可以改變持有《TRAGUS》的人們的命運喔。這些話,在這邊是第一次公開的呢。

ー取耳朵軟骨上刺的耳洞之名,是否也有包含音樂自耳朵傳入的意思呢?

啊啊、這個意思也很棒呢(笑)。其實我也打算在專輯發行的時期,在和專輯名相同的部分穿耳洞。不想要在更下面一點的地方穿耳洞,因而選擇的是在耳屏穿。大概等到這期雜誌發售時已經穿好了也說不定。聽說如果在耳屏穿耳洞,就會不好戴耳機,所以可能會有點困擾,不過也希望能有一點疼痛感。並不是M的意思,只是希望能夠一生記得那樣的疼痛。

ー將脫皮的痛楚刻在身上呢。我想まゆ一定也是一樣的喔。一定有些東西是不經過疼痛的過程就無法得到的,而他做了與樂團分開這個最痛的選擇。

恩是啊。

ー將專輯發售後的兩場巡迴一次發表,這也是要表達即使只有四個人,也不會停止、繼續往前邁進的意志嗎?

這部分也有,不過主要是因為我們是喜歡跟別人做不一樣的事情的人(笑),不太想要做和大家一樣的事情呢。一般來說應該是要在夏季巡迴的最後一天再發表11月的巡迴,這麼做的話可以持續引發大家對樂團的興趣,我們也了解這樣的策略是正確的…….。當然我們過去也有用過這樣的策略,也並不是要否定這樣的事情,只是,只要每次live都盡全力去演出,也會有「下次的live也想要去」如此的期待不是嗎。

ー所以才不有所保留,一次就將所有預定都發表出來。

反正都已經決定了嘛(笑)。可以早點知道live的預定行程,對於歌迷們也比較好不是嗎。巡迴當然會是以『TRAGUS』為中心,不過之前連續五個月發行的單曲還有更久以前的曲子也想要演出。

ー順便問一下,《TRAGUS》現在(此篇訪問約是在一月中進行的)製作狀況如何呢?

這個月底開始會進行鼓的錄音,歌唱的部分也會在二月中開始,所以現在正在寫歌詞中。因此現在有點煩惱呢(笑)。《TRAGUS》這個標題是比較嚴肅的,所以在音響上也有比較重且激烈的感覺,歌詞部分也希望能達到那樣的感覺。總而言之這次就是想要寫出我所感受到的「真實」。

ー要做出符合第三層意義的樣貌,一定得這麼做才行呢。沒有比吐露真實這件事情更痛的了。

但是,我想一定可以得到很大的共鳴。只是要將人類的真實面寫出來時,自己心中就會有「寫太多的話會很不好喔,停止吧」這樣惡魔的耳語跑出來,覺得不要將那層面紗揭開比較好。那樣的自己和「我想要寫出赤裸地站在舞台上的自己那樣的歌詞!」如此的自己交戰著,抱頭陷入了窘境(笑)。

ー夕霧心中也有個想要當優等生、想要漂亮地展現的自己存在著不是嗎?

是啊是啊,就是有那樣的糾結,所以現在很煩惱啊!但是只有漂亮的歌詞是沒辦法好好傳達的,我想要寫出更貼近人心的東西。所以現在喜怒哀樂變得比之前更直接。一開始時,會不想要在live上流淚,但是現在已經完全不在意這些事情,可以大方地哭了。我想那也是因為和歌迷們的連結比以前更深,和歌迷們互相信任的關係,因此才可以變得比以前跟坦率呢,尤其是在最重要的歌迷們面前。

*去年冬天11月舉行的“Small Box Disorder ”。
*2013年2月發行的046期。

延伸連結
ROCK AND READ:http://ameblo.jp/rockandread/

VROCHK
特約譯者:kozue
本文同時刊載於譯者個人網誌

VROCKHK

VROCKHK 主站 WEBSITE:http://VROCKHK.com 推特 TWITTER:http://www.twitter.com/VROCKHK 臉書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VROCKHK 微博 WEIBO:http://weibo.com/VROCKHK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VROCKHK 電郵 EMAIL:info@vrockhk.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