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逼解散真相!アヲイ專訪

ViSULOG 2014/4/18

2014年4月17日,本年迎接組成10周年的アヲイ突然發表「解散」。在剛剛完成最高傑作『フテキゴウな林檎』這時點下此決定,到底為何?為了探究真相,這次訪問了成員五人。

<Source:アヲイ Official Website>
<Source:アヲイ Official Website>

「因為在樂隊上傾注心力了這麼長時間,還是想要帥氣地結束它呢。」 (オトギ)

――這麼突然發表解散,差不多所有人都感到十分疑惑,到底為什麼呢?

オトギ:成員不和呀、音樂性分歧呀,這些常見的理由才不是喔。
慎:表面上……
翔。:器材車上那殺戮般的氣氛,到現在也無法忘記……
慎:啊,剛才的不是取材用的感想……抱歉了。
一同:啊哈哈哈。

――又說些令人費解的話啦 (笑)。

オトギ:成員關係還是好好的,真的不是那樣的問題。巡迴結束,考慮接下來的活動時對於「アヲイ想今後想怎樣做?」感到模糊,不是指發售CD等眼前的事,而是考慮更重大的事。現在的アヲイ狀態真的很好,能挺起胸膛說上次的巡迴「用全力做好了!」,迴響也很多,連自己也真心認為「現在的アヲイ實在很帥呢!」,對アヲイ抱著很大的自信,不過,與此同時,也浮現出以這個最高潮的狀態「想結束アヲイ」的想法,雖然也能繼續下去,也有就這樣留下最帥的アヲイ,所謂「解散」的這項選擇。

――正正因為是處於巔峰,所以才會有這個決定呢。

オトギ:雖然不曉得「潮落」這說法適不適合,アヲイ的表現幅度、想要表現的事物,在這次迷你專輯已經包含了,也將一直以來アヲイ的根本說了出來,在公演上大家也感受過了。以後會是一直重覆、或是怎樣長久維持下去,將會變成這樣的問題。必然是將音色或是表現手法,盡我們所能拓展,但不可思議地卻全無思法呢。

――什麼時候開始有這種想法?

オトギ:在腦海中冒起大約是一年前開始吧。剛好在那時期,真正抓得住「アヲイ是這樣的樂隊」的想法。但是,隨著真正了解,「解散」這想法也逐漸浮現。對於幹了3、4年的樂隊來說可能會想「是不是有點誇張了?」但是對於已經幹了10年的樂隊而言,樂隊不單佔了人生一個很大的比重,將來到底是渾渾噩噩地繼續蒙混下去,還是鼓足幹勁繼續往上爬,在這分岔路上開始看到我們接下來該走的路。

――因為迎接了第10年這個關口,也是原因之一呢。

オトギ:實話實說,「因為幹了10年,這想法到底有沒有錯呢」也包括了一點。
慎:始終10年真的很長呢。不過,花費了10年,アヲイ也終於可以成為100%,大概也是終點呢。

――成員們的心情也十分積極呢。

Ryo:可是超積極的喔。
オトギ:始終,在巔峰過後才解散,不管怎樣也很討厭。後期加入的成員也已經過了4年了,這10年還真不是蓋的。
Ryo:我是後期成員。
慎:我們就是新成員呢。
一同:啊哈哈哈。
オトギ:不過,因為在樂隊上傾注心力了這麼長時間,還是想要帥氣地結束它呢。

――這種想法,可能誰都會有過,但是真的能實踐的恐怕很少呢。

サキ:始終會感到害怕吧。一直理所當然般存在著的事物,在翌日突然消失得什麼也不剩下來。跟其他成員會越來越少見面,大家不再聚集一起練習,也不再巡迴全國四處演出……
オトギ:在各自之中生存著的、名為「アヲイ」的事物,某種意義上像是將它畢業了一樣呢。費了10年光陰學習許多事物,能學的已經夠多了,就畢業再到下一個階段去。如果是樂迷們的話大概會說:「鬼才懂得這種屁話!」不過也為了這樣一直支持我們的人,我們希望能自己為樂隊落下終幕。

――完成了『フテキゴウな林檎』這最高傑作後,大概不少人在想「以後還能怎樣進化下去?」吧。

オトギ:我想怎麼也有可能滿足現狀而停滯不前呢。如果我們也變成這樣的話,不單跟一直以來貫徹的信念有所矛盾,已經做了10年,要繼續做20年也可能不難,但到時候捫心自問「作為アヲイ還夠有型嗎?」,恐怕答案將會是「不」吧。繼續也好,解散也好,我們的大前提是「做好覺悟了嗎」,最終選擇了「解散」,對於アヲイ來說也是順極自然吧。

――解表解散後,心境上有變化嗎?

オトギ:沒有什麼實感,也沒有什麼變化呢。
慎:發行迷你專輯、舉行巡迴演出,這次巡演其實也並非向著解散的方向而辦的,但大家一直都抱著「像往常一樣積極向前、全力以赴」的心情,大概直到解散公演的最後一曲結束後也不會有什麼改變吧。
オトギ:要是在意這種事情的話,就會違背我們的做法。所以不要想,只要每一場演出也傾盡全力就行了。好不容易才找到我們的定位,希望就這樣一直衝到最後呢。而且不想到最後在哭哭啼啼呢(笑)。
翔。:想要在會場裡灑水呢。
Ryo:是想要掩飾自己在哭吧(笑)。
翔。:要做很多很多這種事喔(笑)。搞不好最後一曲會戴上太陽眼鏡……

――始終,未到那個時刻還是不太有實感吧。

Ryo:樂迷們的心情大概會起落很大吧。
翔。:因為發表得很突然,大概會吧。我們事前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則自然可以處之泰然。
「若有知道解散消息而感到悲傷的樂迷,我們也想為他打氣」 (オトギ)

――這10年,對你們來說是長還是短?

翔。:對我來說很短呢。
オトギ:我也不覺得長呢。
翔。:不過說起來,我們幾個都幾乎是20代。這樣的話其實還真是挺長呢。能夠持續一件事情10年實在是好不容易,現在還是覺得幹了10年這回事還真是厲害呢。這一點上還真是應該要稱讚一下。
サキ:可能是因為並沒有強逼自己一定要「幹吧」,反而像是吃飯一樣自然不過呢。
慎:但是沒有了的時候大概會非常寂寞吧。
翔。:可能要過了一星期才真的注意到吧。「沒有團練嗎」或是「大家都不聯絡我啊」這樣。
サキ:LINE的群組也會成員們逐個逐個地退出呢(笑)。
慎:就像是家人慢慢消失一樣,大概真的會感到寂寞吧。
翔。:想像就像失去了交往10年的戀人的話,還是寂寞呢,但現在一點實感也沒有。
サキ:會真正感受到,大概是最終公演完場後回到家的時候吧。

――這樣棒的樂隊在巔峰狀態下解散還真是可惜呢。

翔。:可能有點自誇,但與アヲイ相似的樂隊還真的沒有呢,真的是一個好團。同時也想到,能做的我們大概都已經完成了吧。
サキ:在這10個年頭,視覺系的意識還是認知也改變了不少呢。
翔。:我們剛開始的時候,在視覺系界中不少都是討厭社會的人,本著「不想隨波逐流」的心態才踏進來的,但現在反過來逐漸變成「跟別人一樣挺好」,開始感到有所違和感不是嗎。
サキ:雖然是異於常人,但在當中也能找到一定的規則,有這樣的成員、有這種髮型、「這樣做就能大賣」的奇怪的方程式產生了。
翔。:以前曾經有人在一個200人的小型LIVE HOUSE中,為了更矚目而使用特效,結果釀成噴出火柱這種大事件呢 (笑)。
オトギ:在現今的視覺系業界,我們既不會展露攻擊性的一面,也不會做脫軌的事,但是「做自己想要做的事」的部份還是一直都在吧。自然而然地形成的我們,總是被說「アヲイ很獨特呢」,而出席EVENT的時候跟其他別的樂團在一起的時候也會覺得好似走錯場了。雖然總是覺得「去到哪裡也是作客」,不知從何時起,卻變成「因為是作客才格外燃燒」,結果主場的反而變得弱勢了……
翔。:因為是主場,所以會不小心放鬆下來呢。

――可能真的有著「客場更強勢」的印象呢。

オトギ:大概分辦的話,大概是黑暗的形象再加上重型的樂曲這樣的感覺吧,但再往裡頭看的話,會感到「有點不一樣呢」,我們本身也並不是為了配合什麼類別才組團的。
Ryo:只是有化妝吧。
オトギ:看了最近發售的DVD也不禁在想,要是沒有化妝的話「這也還算是視覺系嗎?」
Ryo:勉勉強強維持著外貌吧(笑)。
オトギ:後半部份更加不堪入目呢。
翔。:的確很糟糕呢。都放下樂器衝進觀眾席去了(笑)。
オトギ:還很努力地在舞台上絆倒。
サキ:作為視覺系的話可真是不美觀呢。

――卻好好地傳遞了全力做喜歡的事、純粹地享受著的感覺呢。

サキ:因為在全力玩樂嘛。在我們當中總會有課外活動組的感覺。
オトギ:公演的話簡直就是體育會系嘛。
サキ:也算不是上想要向樂迷們表示什麼,但我們真的是愛幹什麼就幹什麼,真的有點難以捉摸吧。
Ryo:也只是「因為想怎樣就怎樣,你們也要一樣」這樣的前提下聚集在一起。
翔。:這樣才算得上是龐克樂團的思考模式嘛。不過,也有它有趣的地方。

――比起別人,成員們能最享受的話就好了。

翔。:我一向認為「自己也不享受的東西,別人也不可能享受吧」。
オトギ:我也一樣,展示早已準備完善的東西,從客席投回來的迴響也是早就能預想到的。一直都覺得這樣一點也不有趣呢。
Ryo:其實也曾經有過苦惱的時間呢。既然我們是所謂的「視覺系」,總有些東西是被設定局限了吧。
翔。:像是角色設定。化個好看的妝,努力過了喔。
Ryo:少許也好,很想變得受歡迎 (笑)。
翔。:也有做過像駁髮之類的,但巡演結束的時候看起來更像北斗晶(編按:日本前女子摔角手,號稱「鬼嫁」)。

――跌跌碰碰,這樣就走過10年呢。

Ryo:能現在這個風格走到最後,將來自己也會為「アヲイ」的光陰感到自豪吧。將來有了子孫,也能毫不羞恥地對他們說「我曾經幹過這樣的樂團喔」。
オトギ:真的很期待下次的巡演呢。從現在起到最後的每一場演出,若有知道解散消息而感到悲傷的樂迷,我們也想為他打氣。直到最後,想要做到讓他們覺得一直支持著アヲイ「真是太好了!」。

――如果樂迷們能自信滿滿地說出「我喜歡アヲイ」,那就真是太好了。

Ryo:希望連他們的子孫也能這樣說呢。
翔。:這張大整是一隊叫作アヲイ所作的『フテキゴウな林檎』。
サキ:會說「媽媽以前做過「フテキゴウ(中譯:不適合)」,所以喜歡這樣的樂隊呢~」
一同:啊哈哈哈哈。

――對大家來說,アヲイ是怎樣的存在?

オトギ:是「人生」呢。直到目前為前我的人生中,傾注得最多熱情、想得最多的就是アヲイ。
翔。:教導了我許多許多的事情,可算得上是「導師」一般的存在吧。社會禮節也是由アヲイ教我的,我的青春時代也全部都是アヲイ。
サキ:最初可是連敬語都不會用呢 (笑)。還被關係者想都沒想立即打我的頭罵道「你不懂用敬語的嗎?!」。
翔。:那個時候還覺得「搞什麼啦這傢伙」 (笑)。
オトギ:我跟翔。くん認識得最久呢,一開始大家可都還只是高中生。
翔。:雖然真的什麼社會的禮節都不懂,但相關人士都總願意一點一點細心地教授我們,怎樣跟公司的人和成員們長遠地交往下去、怎樣跟其他樂隊交朋友,這些都是アヲイ所教導我的,可真是好好鍛鍊了我們的青春時代呢 (笑)。
サキ:剛剛他們兩人提到的,當然也可以套用在我身上,但對我來說卻是「希望想要一些留在手心上的存在」吧。從小時候就總有「絕對不能丟棄的東西」。倒如是小學時第一本買到的龍珠漫畫。即使沾滿掌印,也有不少地方破損了,還有染上了什麼污跡之類的,都已經破破爛爛了,但就是不願意丟掉;這種感覺對我來說也存在在アヲイ身上呢。一直到能這樣自豪地想,前前後後花費了10年光陰,做到這個程度實在感到自豪,也能自信滿滿地出是我能感到驕傲的樂隊。能夠參與在其中實在太好了。
慎:雖然我是中途加入,並未有10年的回憶,有些地方已經懂了,也有些地方還未弄懂,對於已經一直幹了10年的前輩們也感到十分尊敬。
サキ:我還只是9年零3個月左右,還可以吧……
慎:啊,10年的前輩,還有9年零3個月的前輩也是……

――還真是仔細呢 (笑)。

慎:但是在我和Ryo加入的時點時,已經經過6年了,首先十分感謝一直堅持下來,為我們預留了位置的大家,而這裡也真的很有「玩樂場地」的感覺呢。不算是拼命工作的樂隊,也不只是因為喜歡音樂而柴娃娃地玩耍著,但終究是在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所以才能構築到一個這麼棒的地方呢。所以解散這回事,有點像是努力建立起來的秘密基地,突然一天被大人用推土機推倒了。不過,如果說成是「被推倒」的話,我們的解散又會變了樣吧(笑),不過在那裡玩樂過的回憶會一直保存下來,以後也會十分珍惜的。

――雖然現在才問有點奇怪,不過加入一團已經經過6年的樂隊,會不會有壓力?

Ryo:始終有著6年跟0年之間的溫度差,曾經像是轉校生一樣擔心過「不會被欺負吧~」 (笑)。
サキ:Ryo的話還有一點點算是前輩吧。

――那樣的Ryo覺得怎樣?

Ryo:想不到什麼美麗的說話,但4年前左右加入アヲイ的時候,整個生活幾乎都以アヲイ為中心,一想到「沒有了アヲイ的話我現在到底在做什麼呢?大概在哪裡露宿著吧」,對我來說是會有著這樣想像的重要存在呢,在我而言,可說是「家」一樣的存在。成員們總是散發著溫暖,簡直已經不是朋友關係而是「家族愛」了。所以如果當初沒有アヲイ的話,也不會有今天的我呢。
――聽了這樣的剖白,更加教人無法相信你們要解散呢……
オトギ:不少相關人士也跟我們說「為什麼要解散?實在太可惜了……」,我們也感到十分高興。不論環境如何改變,我們也希望能以自己信著的アヲイ的姿態,直到最後一直向上攀。請大家相信這一點,陪著我們走到最後就太好了。

原文連結
ViSULOG:http://v-kei.jp/interview/?interviewId=137

延伸連結
VROCKHK:アヲイ結成十年 宣告解散

VROCKHK
譯:異形

VROCKHK

VROCKHK 主站 WEBSITE:http://VROCKHK.com 推特 TWITTER:http://www.twitter.com/VROCKHK 臉書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VROCKHK 微博 WEIBO:http://weibo.com/VROCKHK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VROCKHK 電郵 EMAIL:info@vrockhk.com

One thought on “直逼解散真相!アヲイ專訪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