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zyStripper新單曲《G.Z.S.K.K》相關訪談

2014/5/14 ViSULOG

DaizyStripper 2014年的第一張單曲《G.Z.S.K.K》於5月14日發售。變成四人體制後的第一首樂曲,灌注其中的,是現在進行式的全部喜怒哀樂。擺脫掉一般世俗衡量標準,表明現在的他們的真實想法。延續前一張單曲,6月18日,6th專輯《TRAGUS》即將發售。作為隊長和吉他手的まゆ不在所帶來的不安和焦慮,要跨越這些焦慮的想法也包含其中,訪談中充滿了DaizyStripper四人赤裸而真心的話語。

<Source:DaizyStripper Official Website>
<Source:DaizyStripper Official Website>

――最新單曲《G.Z.S.K.K》非常炸裂呢。可以感受到龐克的味道,非常帥氣。你們是在怎麼樣的心情下生出這首曲子的呢?

夕霧:吉他手まゆ自2013年年末暫時停止活動,而我們四人則抱著繼續奔跑不停歇地心情開啟了2014年,但有時踏出步伐步行還是很擔心害怕,怕會因此失去喜歡まゆ的人們以及喜歡五人DaizyStripper的人們。《G.Z.S.K.K》就是描寫著像是這樣的各種糾結,是「現在進行形」的簡稱,取各個字首拼成標題。是一首將我們的悲傷、痛苦、憤怒、喜樂全部投注進去的樂曲呢。

――「若是可以和你和妳相遇的話 無論多麼不安定都沒關係」這句歌詞可以看作是給樂迷們的話呢。

夕霧:是的。這首曲子同時也有考慮到在live上的呈現效果而做的,當初有說想做出能夠炒熱氣氛的激烈曲子。

風弥:樂團從五個人變成四個人,周圍的人看來是負面的事情,不過與其說是要抹除這種形象,更像是想要將「無論幾個人都要用盡全力衝刺」這樣的爆發力灌進樂曲之中。平常DaizyStripper的音樂是更具旋律性、更具幻想性的,但這次則將這些元素全部排除,將重點放在氣勢和激烈程度上。除了是想要做出目前為止尚未做過的曲子之外,也是因為現在樂團處於這種狀況,所以覺得反而更應該要做出一首可以提振士氣的曲子。

なお:恩,客觀聽來,應該也會覺得變成四個人後第一首發的單曲是這樣的曲子很厲害呢。

――完全是處在進攻的模式呢。

なお:就是啊,我想對於聽眾而言也是意料之外的曲子,剛才風弥也說過,將這樣的曲子作為單曲是第一次。

Rei:剛才被說這首曲子很帥氣、具有衝動性之類的,能夠被這樣認為是我們最開心的事情呢。一方面是我們不想要因為變成四個人就被說聲音變得很薄弱,另一方面,是希望能以充滿了我們自己意志的音符、做出只有現在的我們才能做到的樂曲,所以會覺得如果能做到就太好了。

――樂團團結一致做出的曲子聽起來也會有種痛快感。錄音時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嗎?

風弥:鼓的分量很多,相當兇暴,因此整首打完時會耗費相當多的精力。打鼓的時候,「不要瞧不起我喔」或是「再往前一點再往前一點」這樣的心情就會被激發起來呢。比起「磅!」這樣有氣勢的一擊,中間的音可能更具有這樣的心情也說不定。

夕霧:錄音時,調比較高的地方如果盡全力用中氣十足的音去唱的話,聲音會太大不好收音,所以有被說「請稍微離麥克風遠一點來唱」(笑)。還有A段旋律的部分,「噢咿」的吼聲是團員大家一起進錄音室錄的,試著吼了幾次之後,「好,那麼現在正式來吧」這麼說時,風弥已經變成氣音,說「對不起我已經到極限了」(笑)。

風弥:所以我覺得可以唱完這首的夕霧真的很厲害。

なお:以吉他手來說,之前因為有兩個人在,所以都會互相挑出對方彈得好的部分互相討論,享受兩人間這樣的化學反應很開心。但是現在只有一個人,所以都是照著自己想做的樣子以自己的方法去尋找。而這樣一個人自己尋找最合適的彈法,是《G.Z.S.K.K》所帶給我的契機。因此這首曲子令我印象很深刻呢。最後探索的結果發現,不和諧的音大概是最具有我自己個人風格的彈法了吧。

――以個人部分來說,吉他大概是變成四個人後壓力最大的呢。

なお:沒錯,因為之前都是雙吉他,所以有點太過依賴,被寵壞了。但是我也還蠻享受這種身負責任的緊張感的。

Rei:在想著要貫徹自己的意志這點上,以怎樣的音色來進攻最好是我做這首曲子時追求的事情。少了一個人,音色啊編曲的方向性也會跟著改變,不過因為想著要去挑戰看看各種方式,所以最後就做出了具有中心意志的音色。

――令人有想像空間、那個被囚禁的身體的宣傳照也是一個令人在意的點呢。

夕霧:我們現在的確被囚錮著呢。被過去啊、樂迷們的期待之類的,很多東西給束縛著。七年,DaizyStripper做到現在,總是以當下覺得最帥氣的那種感覺來做音樂和live,但那真的是最強最好的嗎?判斷的人是聽眾不是嗎?我們就是想要表現出被那樣的情況給囚錮著的自己,所以在類似監獄那樣的場景中拍照。MV也是在無機質的場所來拍攝比較符合那種感覺。

なお:是在像用來進行生存遊戲那樣的廢棄工廠拍攝的喔。

夕霧:還有,曲風說是PUNK,但其實還是比較偏向ROCK,所以在剪接上切割地非常細,十分注視速度感。六月時即將發行專輯《TRAGUS》,封面也將與被做成標本的蝴蝶類似的意象來呈現,在意義上也有互相關聯的地方。變成四個人後,樂團的形象也有改變了呢。雖然DaizyStripper對大家來說大概有著pop的印象,不過因為現在是反抗期,所以就拍了這樣的照片(笑)。

――(笑)反抗期的話大概就是國中生的時候吧。

Rei:國中二年級的夏天左右(笑)。

――剛才提到的專輯標題「TRAGUS」又是什麼意思呢?

夕霧:(指著自己的耳環)在耳朵的這邊(耳珠)穿的耳洞就是叫做「TRAGUS」喔。音樂是從耳朵進入的、還有穿耳洞有刺入的意涵,所以是希望可以刺進聽者的心。變成四人體制後所發行的第一張專輯,樂團不罩上任何防護,將想做的東西完全灌注進去,這樣的意義在「TRAGUS」中也有。所謂耳洞,是穿了一個就會改變命運不是嗎。我也有穿呢。

――是什麼時候穿的呢?

夕霧:〈G.Z.S.K.K〉MV拍攝兩天前左右,非常痛呢(笑)不過因為重生的時候一定會伴隨著疼痛,同時,也是因為這張專輯是希望能讓買的人們和我們自己的命運可以改變而做的作品。

――專輯中也有收錄去年發表的〈STARGAZER〉、〈MISSING〉、〈嘘と陽炎〉、〈HELLO, again〉等等單曲,不過新作的曲子有許多新嘗試,和過去的單曲的心境感覺又有點不太一樣吧。

風弥:去年,連續五個月發行了單曲,將DaizyStripper的王道在這五首曲中極力展現,因此收錄這五首曲子就像是將標準放入,而新曲則是在這基準上大幅延伸,有點像是在玩那樣自由地創作。單曲發行後舉辦的live house tour中,因為有說過希望在2014年希望可以在作為live band的這方面有更進一步的成長,所以新曲有不少是針對live所做的,希望可以變得更為激烈一些。

――循著剛才所說的意思來看,〈PRIDE〉這首曲子所帶有的訊息特別地熾烈直接呢。

Rei:是的。以我自己做為聽者來說,我想這或許是裡面最為直接的一首曲子了吧。demo階段時,B段旋律部分有加入吼叫聲,在那段夕霧寫了「試著做了這樣的嘗試」這樣具敘事基調的歌詞,這不但別具新意,也將曲子的世界觀擴大了,變得十分厲害呢。而裡面也包含了我們想要對樂迷們傳達的信息。

夕霧:變成四個人後很辛苦,現在也很辛苦。但是,這是為了越過那些苦而做的專輯,所以在我心中這就像是為了向下一步邁進的《TRAGUS》呢。

なお&Rei:(互相摟肩)

夕霧:(笑)為什麼要摟肩?〈PRIDE〉歌詞敘述的事情是說遇到以前一起做樂團、現在變成上班族努力工作的朋友,對自己說「我在電視上看到囉」或是「新曲聽了噢」,「雖然我們放棄了,但看著現在的你就是我的驕傲。我們過去的夢想,現在託付給你了」因而感到非常開心,想要背負著他們的夢想和希望繼續努力走下去。現在我們所存在的地方目標什麼的都沒有,真要說的話或許就像是重新開始一樣,不過如果可以達成心中的目標的話就好了。我想,來看live的大家也是有為了將未完成的自己的某部分掩埋、或是為了克服什麼事情,才來到會場上和我們相見,我們也是一樣的,所以想要將這樣的心情唱出來。

なお:Rei總是對我說吉他自由地solo就好,而在這首曲子中,我也找到屬於自己風格的呈現方式。

――說到有這樣熱烈的曲子,像是〈QUALTIER LATIN〉那樣具有異國情調的曲子也有呢。其他的曲子也可以透露一下嗎?

風弥:談到自己作的曲子,首先,第一首〈EMBLEM of JAIL〉是專輯的曲子全部定案,在自己心中全部消化過後所作的。以書來說的話就像是目次一樣的感覺。因為是將《TRAGUS》的情感全部灌入的曲子,所以從一開頭就想要有爆音的感覺。同樣地,演奏曲〈MOONLIGHT of JAIL〉則是一邊看著畫一邊彈琴所寫下的曲子。像是從類似監獄的窺視孔照射進來的月光那樣的意象。是靈感一浮現就馬上寫出來的曲子。另外,專輯中最先做的曲子是〈キューソネコカミ(中文是「狗急跳牆」之意)〉。雖然是非常具有DaizyStripper風格的快節奏曲,不過和過去有點不一樣的地方在於,音調偏低,展現出我們現在的姿態。

夕霧:有句諺語叫做「窮鼠猫を噛む(中文意同「狗急跳牆」)」,指的是被逼到絕境的老鼠也會勇敢面對追殺他的貓反咬一口,這和現在我們的狀態有點符合。雖然是站在懸崖邊緣,不過站定挺身去面對這個狀態的話,現狀可能會有所改變也說不定,但若是直接放棄的話就會直接走向結束。這次的作品就是想要傳達這種事情喔。寂寞啊悲傷也都蠻直接地寫了出來呢。

風弥:另外,〈QUALTIER LATIN〉則是之前因為live去到巴黎時作的曲。QUALTIER LATIN這個地方有很多咖啡廳,和團員們走在街上時,夕霧說「請做出有這樣氛圍的曲子」ーー。是首希望聽了後會有成為法國電影主角感覺的曲子呢。

――是目前為止DaizyStripper所沒有的曲調是嗎?

風弥:過去沒有呢。正是因為總是以快節奏的曲子為主,所以我覺得加入這樣的曲子別具有意義。這首和「理想」都是之前巡迴時覺得「如果有這樣的曲子就好了」而作的,請一定要注意聽聽看歌詞喔。高潮的部分希望大家可以盡情吼出自己的理想和想法。歌詞中填入了許多只有現在的我們才寫得出的詞語。

夕霧:風弥的demo中寫著「理想」這個詞。因為印象很深刻,覺得「這首就叫為理想吧」。

なお:我作的是〈GIRL HUNT〉這首……。

――〈GIRL HUNT〉很不錯呢。

なお:為什麼覺得不錯呢?

――像是夏日歌曲那樣的明亮和開放感,同時也帶有幽默感。

なお:那是打破規則而做的曲子呢。我自己覺得視覺系和龐克有非常相似的地方,都是很自由、什麼都可以表現的類別,而也就是因為這個魅力,所以一進到這世界,就會想依自己喜歡的方式自由地來作曲。也因此,A段旋律部分就只有一遍,高潮的部分則出現了3~4次呢。

夕霧:〈GIRL HUNT〉是首快節奏、爽快的曲子,我聽的時候腦中也有浮現在沙灘上追逐的畫面呢。live上大概會變成橫向mosh那樣的感覺吧,如果變成可以增加大家親近感的曲子的話應該會很不錯。

なお:那首和〈真面目complex〉間奏都有口琴的聲音,是夕霧吹的喔。「夕霧如果變成視覺界中的口琴手,吹口琴大家就會跟著走來聽的話很帥不是?」我這樣提議後,夕霧拍桌說「結論、還用說嗎。GREAT!」(笑)

夕霧:雖然之前沒有吹過,不過想到說如果從頭開始練習、錄音的時候達到一定水準,大概會被說「真的假的?」、「不會太厲害了嗎?」,於是馬上就去樂器行買了(笑)。結果,想著應該很帥吧就這樣站在麥克風架前,但卻沒辦法全部吹好。

なお:不成曲調呢(笑)。

夕霧:所以,身為初學者,就上網去搜尋,看著youtube練習(笑)。

風弥:包包裡一直都帶著口琴喔,在車上有時也會吹。

夕霧:至於為什麼這首要叫做〈真面目complex〉,因為我們經常被認為是優等生樂團,雖然聽了《TRAGUS》的話,大概就不會那樣想了,不過因為之前常常被說「曲子不錯耶,無論何時去看live都很安定呢」……但是那樣說就像是「一直都是60分呢」不是嗎,所以令人很介意,想說如果可以打出一擊全壘打來個逆轉的話不是好嗎?

――原來如此。剛才有說被囚禁之類的,雖然和DaizyStripper的狀況不太一樣,但我想,同樣覺得被桎梏於看不見的牢籠中的人們應該也很多。無論是單曲《G.Z.S.K.K》或專輯《TRAGUS》,應該都是可以打開聽眾的心的作品呢。

なお:這樣說很令人開心呢。

夕霧:如果可以變成那樣的一張作品就好了。對我們來說,願意來live、聽我們的音樂的人們就是全部,所以如果能夠稍微讓大家露出一點笑容、變得正面一些、想著明天也要加油,這樣的話就太好了。希望大家可以聽聽竭盡全力的我們的叫喊。

Rei:就是啊。一方面希望DaizyStripper的音樂可以變成大家生活的食糧,另一方面也希望可以和大家一起打破牆壁的束縛。因為這次的作品真的灌注了很多我們自己的真實心情,所以也希望之後可以聽到大家的感想呢。

なお:這是以四個人的體制第一次做的作品,就像是處於反抗期的少年尋找著沒有答案的答案那樣,在好的意義上我覺得算是未完成的專輯,希望能讓我們在live上和樂迷們一起完成。

――七月開始,以這張專輯為主題的巡迴中,讓大家來一起完成。

夕霧:雖然是這般尚未完成的我們,不過我想樂迷們一定也是一樣的,所以會想要一起互相磨合。在一起這件事並不是理所當然的,所以很希望能和大家相逢呢。

風弥:我們雖然掙扎了很久,但是我想在樂迷之中一定也有著這樣的人,我覺得掙扎絕不是一件壞事,所以就讓我們在live上合而為一,一起向前邁進吧。

原文連結
ViSULOG:http://v-kei.jp/interview/?interviewId=151

VROCKHK
譯:kozue
本文同時刊載於譯者個人網誌。

VROCKHK

VROCKHK 主站 WEBSITE:http://VROCKHK.com 推特 TWITTER:http://www.twitter.com/VROCKHK 臉書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VROCKHK 微博 WEIBO:http://weibo.com/VROCKHK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VROCKHK 電郵 EMAIL:info@vrockhk.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