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KI的雜貨店」對談企劃第3回:嘉賓シド貝斯手明希

TSUTAYA 2014/06

這次的「RUKI的雜貨店」是對談企劃的第3回。迎來シド(SID)的明希作嘉賓, 私下也關係很好的二人對談的搖滾版本!

我想是適合 “孩子氣的對話” 的波長吧 (RUKI)
有很有決心等等的感覺 (明希)

<Source:TSUTAYA>

──兩位是什麼時候遇見的?

RUKI:初次見面是多少年前來著?

明希:正確的記不起了。不過確實是涉谷O-EAST的共同競演,此外還有其他幾隊樂團的。在那之前只是聽過the GazettE的名字卻沒有見過面,邊看著LIVE邊想著「真帥氣啊」。

RUKI:謊話來吧(笑)。

明希:真的喔(笑)。樂團來說the GazettE是(早)1年左右(入行)的前輩啊。

RUKI:雖說是那樣,但卻完全沒有什麼前輩/後輩感覺的關係呢。我,真正見面前在高田馬場的AREA見過シド的FLYER。仍是兩人組的時期。頭髮也起刺的呢。那次之後,能搜尋就搜尋シド的事…。當時,シド和Alice Nine很可怕。有點警戒啊(笑)。

明希:那部份彼此彼此吧。共同競演的時候也有「在這裏稍微不集中精神就會被吃掉!」似的感覺。當時YouTube那些還沒有普及的關係,不能簡單就能試聽。不過,我也是我,一邊介意著一邊搜尋著(笑)。

──實際地看了LIVE後,也應該有改變了印象的地方吧?

RUKI:明希在舞台上不停地動喔。從綵排時開始轉著動著。那樣子看著,回到後台有對團員說過「今晚不動到那程度不行!」那樣的記憶。

明希:怎麼變成說了那種話(笑)。這邊是類似「絕對不能讓步!」的感覺,特別是我是在必要以上燒著熊熊烈火的不是嗎(笑)。也許那是出於動作什麼的吧。那種共同競演啊EVENT啊…雖然可能有少少語病,不是也有類似"有威壓的東西就勝了"的東西嗎?

RUKI:有啊有啊。從進入會場的時間開始呢(笑)。

明希:現在回想起好年輕啊(笑)。雖然現在還是常常會意識到,一起做的對手是做什麼樣的音樂等等。不過真的,我認為實際地看的話the GazettE非常帥氣,又有外國演員似的音感。雙結他的組成很有個性,感覺很有決心啊。那樣至今也沒有改變。

RUKI:稱讚過火了吧(笑)。

明希:那麼正反的話也說了吧(笑)。我常邀請RUKI「去飲兩杯吧」這樣子。只是,(RUKI) 不怎麼接電話(笑)。

RUKI:說話太省略了!不接電話是純粹是因為時間太遲啊(笑)。

明希:那樣我也知道。不只是RUKI,那樣也被各種人指摘過(笑)。現在有因為LINE所以很方便呢。「這種時候應該睡了吧?」這樣想著來發訊息。

RUKI:嘛不過最近明希也變得相當成熟了(笑),變得沒了那種不得了的時間了。所謂飲酒的方法也稍微變得成熟。關於他飲酒的樣子,這個業界中比較有名的(笑)。

明希:說到誰人酒癖差勁的話題,似乎大抵都會被點名呢(笑)不過嘛,酒癖不太好的成員在the GazettE也有呢(笑)。

RUKI:啊哈哈!那個我同意(笑)。雖然並不是特別地胡鬧,卻有說話變得冗長乏味的成員啊(笑)。

明希:雖然是這樣說,RUKI在最初,完全不能飲酒的。所以,不是特別因為酒而關係很好。有次,有偶然一起吃飯的機會,從那開始一口氣關係變好了。也常常被同是the GazettE的麗君他們說「明希常常帶RUKI出去,很厲害呢!」。因為當時的他好像是不太外出的類型。

RUKI:嗯。以前的the GazettE活動啊什麼的在後台往往是孤立的(笑),只是與團員們很要好,往往就會那裡固定了呢。所以我是想對於其他的樂團有「立入禁止」似的隔膜吧。

明希:啊啊,明白明白。

RUKI:其實只是怕生,不過看起來很惡似的樣子。只是,即使如此明希也能很輕鬆地打招呼。那樣的話,最初時打招呼的印象很重要啊。

明希:我也去詢問對方的心中所想這樣,是關係好得要習慣對方了吧,應該試著注視喔(笑)。在那裏我認為有「啊啊,感覺能說了的感覺」。我認為那樣互相放鬆的感覺中相會不是很好嗎。

RUKI:BAND MAN之中,隨便說器材的話也大有人在,也有只談與BAND無關的話的人。不過,我們的情況幾乎都是「孩子氣的對話」喔。我想那樣的波長很適合。

明希:是啊是啊。普通,喜歡的音樂的說話等等。

RUKI:還有試著去了KARAOKE。唱的幾乎都是VISUAL系的歌呢。試著預備"只限90年代"似的主題等等(笑)。

明希:我唱了the GazettE的歌呢(笑)。

RUKI:我也唱了シド的歌啊(笑)。

<Source:TSUTAYA>

──超厲害的光景。希望什麼時候用什麼形式來公開那個樣子呢?

明希:不,誰也不讓看。我覺得有點危險(笑)。不過不管怎樣,只有很愉快的對話喔。

RUKI:沒什麼嚴肅的話題呢。

明希:沒有呢。見面時「聽那新曲了沒?」、「Nine Inch Nails(九寸釘樂團,美國)、太讚了!」、「那衣服很帥耶!」等等,那樣說著喜歡的東西呢。當然也有關於大家的樂團的話題。例如說「海外公演怎麼樣?」等等。

RUKI:嗯。突然,開始用LINE了呢。

明希:是喔是喔。「聽新曲了。帥!」類似的話。但有些事,與其說是同行,其實真的似剛剛說的孩子們對話的感覺。從喜歡的東西很相似到自然地談話喔。因為現在網上不管什麼都能入手,音源的試聽也能做到,以前,學生時代偶然在CD店中遇上「ジャケ買い(被封面吸引而買)」的時候什麼的,不是非常高興的嗎?那種互相自誇既喜悅又愉快。感覺很接近那種學生時代的朋友們的對話。

RUKI:說起音樂的趣味,例如即使同樣喜歡LUNA SEA,喜歡LUNA SEA的哪首曲對我來說很重要的。「其實比起單曲的主打歌,收錄曲還比較吸引」等等呢。

明希:有啊,那樣(笑)。當然喜歡的音樂種類很廣,留意到最核心的地方與RUKI很相似。

RUKI:那種著眼點與明希非常相似。極熱衷部份的興趣等等。那些部份的我,倒不如說是和我的團員不一致吧(爆笑)。

明希:啊,感覺好像明白了(笑)

RUKI:那部份喜歡的地方很相似的話,明希之外應該是ヒロト(Alice Nine的HIROTO)吧。關於喜歡LUNA SEA的地方也很相似,說真的外國音樂的興趣等等那些共通點也很多。確實,是在哪裏說起喜歡Sigur Rós的話是吧?會想到「啊,果然也是喜歡他們啊」(笑)。雖然樂團內「全員確實在聽外國音樂」的實際情況也不是那麼多,那種情況與明希非常一致。

明希:這邊也許也有那種情況(笑)。相反,團員們各自聽不同的東西,不過我認為那樣的不受到互相影響所以也有好處。

RUKI:嗯。同樣的事,如只與有同樣喜好的同好組成樂團的話,說實的那也許不太有趣。那種地方能談得來的人,在「樂團之外切身的地方」,那樣的話也可能不錯。

明希:也是呢。還有好像「這樣很老土啊」類似的想法也很重要(笑)。說「這個,很能成為話題但不是很老土嗎?」似的話,「也是呢!」得到這樣的同意時的喜悅(笑)。

RUKI:那種話的具體例子在這裏不能說呢(笑)。真的充滿著那種孩子氣的話…怎麼說,想在學生時代就遇見呢(笑)。

──如果那時候真係的遇見的話,有可能就那樣一起組了樂團吧。

明希:有可能。那不是沒可能的事。事實上,對於如果一起創作音樂會變成怎麼樣?

RUKI:我也是那麼想。剛好是主唱與貝斯,黑夢似的感覺(笑)。

明希:哈哈哈!不知不覺,雖然想著有好機會的話就好了。而且,放鬆的部份能做什麼好啊。決定要做什麼的話,並不是像大人那樣大動作開始幹,「這個雖然是有空的時候一邊飲酒一邊創作的東西,要不要一起試著做?」這樣。然後,誰也不知道的時候發行一首歌左右了等等(笑)。

RUKI:啊啊,那樣很好呢(笑)

──雖然偷偷地做也不錯,那時候請好好地告訴(我們)呢(笑)。對了想再聽一次,怎麼看同是作為音樂人的對方呢?

RUKI:實際上,シド的作品幾乎都聽過了喔。很有興趣的樂團,有興趣的團員在的樂團果然是不能不聽的。聽著シド在想,果然沒改變。總是旋律性的。之後,聽一聽,馬上知道是明希作的曲。

明希:啊,真的?(笑)

RUKI:嗯。就算沒說也「啊,這是絕對的」這樣。說是有很容易知道的搖滾感覺,總覺得理解氣氛。還有,出現各種各樣樂團之中,果然覺得應該支持該支持的樂團。我覺得年數愈過就愈變得強吧。我想最初看到的時候的「不得了!」的感覺沒搞錯。

明希:總覺得不好意思呢(笑)。其實這種話題,真的很接近「當初」喔。所以今日是很新鮮的氣氛(笑)。當然現在,我也認同與RUKI說的同樣的事。RUKI不僅是音樂人,也是表演者,也能說是超過那種總計的發信者吧。CD的封套啊, 映像啊,其他團員們也應該有意見,我一直想提案者一定是RUKI吧。那種有著非常多面的視野的人的意味呢。還有,當然也有詞和曲。我的話反而是「曲子為止」喔。說話什麼的很少自己寫出來。不過RUKI是有很全面的發想力,那樣是我非常尊敬的呢。有「這樣我做不來啊」的感覺。

RUKI:果然這樣才不好意思呢(笑)。一邊喝酒一邊說這種話不行啊(笑)。倒不如說在喝酒時說這種話,有禁忌的感覺吧。

明希:是啊。這種話不能說呢(笑)。

RUKI:嗯。遊戲時遊戲。那種時候還在說工作的話,上下班的差別都沒了吧。相反,在遊玩時候的對話等等變成提示想出了什麼的情況也有的。

明希:有啊有啊。所以說這種關係很重要啊。例如在朋友家中喝酒時打不出電話給RUKI,「那傢伙不出來喔!」只是這種說話大家應該也興起喔(笑)。當然能來的話就更興起了。

RUKI:與團員們一起喝酒那樣才是,果然還是說自己的樂團的話不是嗎?那樣就變成工作的延長啊。與明希一起喝酒的時候就沒邪念地很快樂喔。即使是對方的唱片銷量等等的說話也沒有。

明希:只是,在排行榜上看到the GazettE的名字之類的時候「恭喜。下次,你請客呢。」也有發這種的郵件。

RUKI:收據請給那邊,這樣(笑)。

──關係很好呢!今後2人的交流會隨年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呢?

明希:很期待呢。不過…不就是這樣子吧(笑)。

RUKI:嗯。覺得不會變了。從遇見開始到現在也是,完全沒變過。

明希:改變了的話…已經可能是好幾年後,話題也變成為健康方面。健康檢查等等的說話吧(笑)。沒什麼夢想呢。這話題到此為止了吧(笑)。

──不知不覺間,孩子們法則那樣,如果有機會去海外看2人都喜歡的樂團就太好了。

明希:啊,那樣的話超想去的。不單是去旅行,還能去看樂團的表演真的很好呢。

RUKI:的確。

明希:比起去溫泉啊什麼的,這比較好啦。

RUKI:沒錯。不過,總之身為共同音樂愛好者的交流是不會變的。也沒有需要改變呢。

 

資料來源連結
TSUTAYA:http://www.tsutaya.co.jp/tty_cate/music/va/201406/ruki_05.html

VROCKHK
譯:影

VROCKHK

VROCKHK 主站 WEBSITE:http://VROCKHK.com 推特 TWITTER:http://www.twitter.com/VROCKHK 臉書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VROCKHK 微博 WEIBO:http://weibo.com/VROCKHK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VROCKHK 電郵 EMAIL:info@vrockhk.com

2 thoughts on “「RUKI的雜貨店」對談企劃第3回:嘉賓シド貝斯手明希

  • angelfong9546@yahoo.com.hk'
    August 10, 2014 at 1:45 pm
    Permalink

    那個應該是hiroto而不是hirito吧

    • August 11, 2014 at 4:33 am
      Permalink

      手民之誤,謝謝提醒,經已修正!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