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stic Tree新單曲《マイム》訪談

Vif Plastic Tree『マイム』インタビュー 2014/9

結成20周年「樹念」的第2發作品,新單曲《マイム》發行。這次作品是第三十五張單曲,距離上一張單曲暌違了一年。具積極前進性的樂團聲響不斷反覆,以中毒性滿點的主題曲〈マイム〉為首,共收錄了3首曲子+1首instrumental。此外,人氣動畫家「劇団イヌカレー」的泥犬老師為這次封面所繪出的Plastic Tree世界也極具話題性。就樂團而言「這是現在我們最想做看看的東西」,關於將此具象化的今作,有村竜太朗(Vo)和長谷川正(B)說了不少意外的內幕。

<Source:Plastic Tree Official Facebook>
<Source:Plastic Tree Official Facebook>

――從結成20周年第1發作品的Plastic Tree第一張mini album《echo》(2014年3月發售)到這次的新單曲,是以怎樣的想法在製作的呢?

長谷川正(下稱正):「echo」巡迴結束後,關於下次作品團員開了作戰會議。當時覺得如果有這樣的曲子就好了的就是〈マイム〉(作詞:有村竜太朗/作曲:長谷川正)。

――所謂「這樣」具體而言是怎樣呢?

正:雖然多少也是有立基於過去的曲子在製作,不過更注重具有live即效性、像是將我們自己也包含其中的那種空氣感上可以讓情緒高昂的曲子,「如果有這種曲子的話就好了」是這次最大的重點。

――Plastic Tree在2012年主流出道15週年以來,似乎尤其將「樂團感」作為關鍵字,這次也是有那樣的意識嗎?

正:很希望能將樂團所擁有的味道、樂團現在所具備的技術好好活用呢。

有村竜太朗(下稱竜太朗):《echo》是在各層面上將想嘗試的東西完全灌入的一張mini album。在做了那張作品、經過長期的巡迴後,這次希望可以做出樂團現在最想做的東西。這是在企畫階段就討論到了的。思考著正因為是現在所以才做得出來的東西是什麼,沒有任何搖擺猶豫即做出選擇的單曲。以樂團朝向下部作品邁進、進入健全的製作模式這點來說,作出了不錯的東西真是太好了。將「現在的樂團風格」完全反映了出來呢。

――關於「echo」巡迴,「做了實驗性作品後所演出的live,將成為樂團之後發展方向的一種提示,我認為這次巡迴將可以看出從今而後的Plastic Tree」之前說了這樣的話呢。

竜太朗:就直接變成那樣了啊,有很強烈的這種感覺。雖然非常開心、實際上也是蠻長的一場巡迴,但已經結束了啊……有這樣的感覺,因此很直接地,選曲時選了現在很想在live上演奏的新曲。

正:因為是很長的巡迴,《echo》的曲子在那之間也有所變化。樂曲對樂團而言就像是變成了樂團的血和肉那樣的感覺,是久違地令人回味的一場巡迴。所以大概也有想做出將自己的身體整個融入的曲子這樣的想法吧。

――這次製作時「如果是樂團的話就是這樣吧」,特別有浮現這種實感的事情是?

竜太朗:c/w的〈トゥインクル〉(作詞:長谷川正/作曲:佐藤ケンケン)錄音前日,包括作曲者在內,都不知道該做出怎樣風格的曲子比較好,發生了這種事情(笑)。

正:(笑)

竜太朗:就是已經要進錄音室了,但還不知道要怎麼錄比較好的狀況。樂團全員都非常苦惱地在思考。這樣的姿態就是所謂樂團吧(笑)。如果不是樂團的話也不會有這種狀況,發生這種事情時應該也不會採用那首曲子。因為是覺得好才選那首曲子的,所以找不出答案時,在心情上也會有想要做點什麼的想法。現在想起來「當時怎麼會這麼煩惱呢?」這樣(笑)。

正:我也不知道呢(笑)。

――是怎樣的狀況呢(笑)?

竜太朗:在各種細微的部分也會儘量考慮得很徹底,我認為這就是樂團。如果是一個人的話,在曲子變成那樣時就會因為太危險了而不採用呢(笑)。

正:我們沒在做這種事的呢(笑)。

竜太朗:要用什麼風格來錄比較好?當時連節奏要怎樣比較好也不知道呢(笑)。

正:《echo》中,「曲論」之類的也很令人苦惱、不過不管怎麼說當時也還是可以看到心中對於那首曲子的理想形貌。但這次,幾乎完全看不到(笑)。這首曲子會變成怎樣的一首曲子呢……像是這樣的感覺。不過在ケンケン腦海中其實是具有這種曲子的意象的。那意象具體而言要如何編排比較好、要用什麼手法來做比較好,在這部分左右來往游移不定呢。

竜太朗:反而〈マイム〉是首很快找到答案的曲子呢。透過找到的答案以作出好的東西,把答案填入作品中。其實包括c/w在內,比起錄音時,我覺得前製demo階段比較具有樂團感。

――〈トゥインクル〉是最花時間的嗎?

竜太朗:〈マイム〉應該才是最花時間的吧。因為是「樂團很想要演的曲子」,有想要做的理由的話,理想的完成形也很高遠。正的demo本身非常簡單,因此要將大家想像的理想形態具現化,花了很多時間……比起這樣說,應該是說有花很多時間的感覺。對於曲子的想法很快就出來了,大家的提案也很多,發展的空間也不少。度過了不少很棒的時間在製作。

――〈マイム〉有屬於Plastic Tree的無限循環感的印象呢。

正:在那部分花了不少心力呢。

――對於正,有喜歡無限循環感這種東西的印象。

正:我很喜歡。自己受到影響的音樂就是這樣呢。基本來說,無論是punk或是rock and roll,我果然還是比較喜歡無限循環。雖然也有展開的曲子,但基本上都是以讓人聽了覺得舒服的律動來構成的,我從以前就很喜歡那樣的曲子。

――對於作曲很熱衷的Plastic Tree的大家,這次也想請教一下有發生什麼熱烈的插曲或小故事嗎?

竜太朗:啊,這就會回到剛才的話題了(笑)。完全忘不了呢。雖然後天就要錄音了但其實根本沒辦法錄,而且又已經是深夜了,大家都很疲憊,想說只能明天再來思考該怎麼辦了,先就地解散回家再說吧。但是對於這樣的狀態果然覺得不太好,還是在路邊繼續討論了起來,不小心就一個半小時過去了(笑)。不過即使如此,仍然還沒得出一個結論,最後アキラ(按:結他手ナカヤマ アキラ)說「不管怎樣我先再想一想,今天將大家的意見整理出我自己可以滿意的東西……!」因為也只能這樣,就說了「麻煩你了」。那時アキラ離開的畫面很撼動人心呢(笑)。

全員:(笑)

正:那樣的經驗是第一次呢(笑)!懸在那邊沒解決的感覺真不好(笑)。

竜太朗:雖然做不出來但還是想辦法試著做的感覺令人印象深刻。アキラ最後做好帶來的東西「確實是」這樣的東西。恩,那之前也有想說該不會就做不出來了吧,有想到各種事呢。

正:這次那個過程真的很有趣呢。非常令人玩味。

――在路邊站著討論了一個半小時,作曲者的ケンケン(按:鼓手佐藤ケンケン)又是怎麼樣的表情呢?

竜太朗:怎樣的表情啊,這個,完全無法靜下心來的感覺(笑)。

全員:(笑)

竜太朗:因為沒什麼顧忌地拿iphone給他聽編排變得完全不一樣的曲子(笑)。「誒!?做成這樣嗎!?請等一下!」這樣說(笑)。

正:對!完全方向未定呢(笑)。

竜太朗:就在那時,中山電腦也出現了恐慌。(編按:負責電腦混音的是ナカヤマ アキラ,即中山明)

――20周年のPlastic Tree也會發生這種事啊(笑)。

正:大概因為ケンケン是習慣用削去法的人。實際拿出一個sample做提示後、「不對,不是這個」、「那這個呢?」、「不是,也不是這個」會這樣說。像是ケンケン自己有了什麼想法想要做做看,會先做了再一個個消去,大概是有點太早了吧,那個sample做的時間點。雖然ケンケン自己心中已經有對曲子的意象了,但仍有不少還不知道要怎麼做比較好的地方。

竜太朗:アキラ也是,在ケンケン問說想要怎麼做之前都沒有插手干涉。這過程真的很有趣呢。大家對作曲都很熱衷。

――作詞者也都不一樣,當初有特別想要寫哪首曲子嗎,

竜太朗:老實說全部都想寫(笑)。但因為是樂團,所以還是留點切口比較好。可以接觸到大家的歌詞,最近變成我會期待的事情。

正:尤其是歌詞,可以集中在一首曲子上,不分散注意力這點我覺得是很不錯的。

――〈トゥインクル〉的歌詞有像是巧克力啊糖果之類的可愛滿點的片段,這不是ケンケン做的詞而是正吧。

正:那首原本是說ケンケン要自己作詞的,我則是預定要寫〈リコール〉(作詞:佐藤ケンケン/作曲:ナカヤマアキラ)的喔。

竜太朗:這又是個很樂團的話題。

正:其實當初〈リコール〉的詞我已經寫了一半了(笑)。

全員:(笑)

正:在那時間點,ケンケン說了「那個……果然……」(笑)。「真的假的!」我不禁脫口而出(笑)。

竜太朗:如果是我的話應該會慎重地拒絕呢。

正:誰要寫哪一首是在錄音前就決定了的,那大概是在貝斯錄完音之後說的吧。不過ケンケン心中有很想要寫〈リコール〉的感覺,我覺得那樣很好,因此就說「我知道了」。

竜太朗:真是不簡單呢,正。

――(笑)。話說回來,〈マイム〉歌詞是用「奇麗」而非「綺麗」的這部分也很有竜太朗的風格呢。

竜太朗:哪個在文章中才是最正確的呢?看見擁有美麗的形體的事物,不一定要用「綺麗」,因為要形容是如何地美,所以會想要用奇妙的「奇」不是嗎。

――「金糸雀」(カナリア)和「朱頂蘭」(アマリリス)的漢字如何寫,也是第一次知道呢。

竜太朗:我也是這次查才知道的(笑)。為了讓標題的《マイム》的片假名富有意義,所以在這邊加入四個字或五個字的片假名,這是我之前沒做過的。這兩個詞有漢字真的是太好了。這是只有這樣孤獨的……自己才知道的戰爭(笑)。

――《マイム》這個標題是從哪裡來的呢?

竜太朗:具體來說是在曲子出來前的階段,因為是在《echo》之後,正和アキラ差不多要拿新曲出來的時候。無論是世界觀或是表現方法都有各種不同的面相,雖說是俱有樂團感的直球,但當時模糊地想著,如果在聲音方面能做出至今為止所沒有的表現就太好了。這首曲子做出來聽了後最想要描繪的東西,客觀來說是想要做做看讓人沈淪迷戀的東西、想要看看那樣的Plastic Tree。有一半則是因為這是腦中常浮現的詞彙的其中之一。

――〈マイム〉的MV中,竜太朗有振り付け(編按:振り付け,就是隨著音樂做的動作)的動作呢。

竜太朗:MV的話,不知為什麼一直覺得不可能做,但偶爾會說一些像是「想要試試看懸弔在空中」、「想要爆發一次看看」這種別人應該也不太了解的希望(笑)。這次,說了「想要做做看振り」,導演心中好像瞬間就出現了什麼想法,找了想動作的人來,聯絡上時好像是攝影前天呢(笑)。還有,之前《千プラ》(千葉電視台毎週五24:00~24:30放送中)(編按:是由Plastic Tree跟出身地千葉電視台合作的電視節目,目前播放的是第二季)攝影時,默劇演員也有教一點相關的東西。將學到的東西對振り付け的老師說了後,「就來做做那些動作吧」老師這麼說。隔天,因為攝影是從早上就開始,所以在家裡拼命努力練習(笑)。「如果試著做了後還是做不起來的話就放棄吧」,雖然原本這麼想著,但老師非常認真,所以絕對不允許那種狀況發生的不是嗎(笑)。

――(笑)。就算是這樣,也要各種時間點配合呢。

竜太朗:事情大概就是這樣。有了能夠理解信號、說「原來如此」的人,才發展成這樣的感覺。還有,「無限反覆循環感」這點也是在很早的階段就跟導演說了,比起只是普通地唱,若反覆做一些像是那樣具有特徵的動作,也可以作出具有無限反覆循環感的影像。

――〈マイム〉的振り在live上……

竜太朗:……不拿麥克風不行啊(笑)。不過興致來了,也可能做呢(笑)。

――有在Twitter上喃喃自語說了「比起振り付け,我大概主要還是跳來跳去飄來飄去吧(預定)」呢(笑)。

竜太朗:因為收到太多過度期待的訊息了(笑)。影片中做那些動作並不是說live上也會做的意思,而是希望聽者可以依感受到的感覺來享受那音樂,才會打出那段話先向大家傳達的(笑)。想要做振り的人也很好,就單純希望大家可以開心旳享受著。

――MV公開時有很大的反響呢。

竜太朗:很多人是這樣呢,大家能覺得有趣真是太好了。原以為會被說「這不是我所喜歡的Plastic Tree」,但就我知道的部分,都還沒有看到任何這種聲音呢。

正:真的很高興呢。

竜太朗:大概是因為跟曲子很合的關係吧。

――關於這次作品,有一點不得不提到的是關於單曲封面的事情,這次是請到人氣動畫作家「劇団イヌカレー」的泥犬來負責呢。

正:我原本就很喜歡イヌカレー的作品,「這樣的曲調若是能請這樣的人來做封面的話就太好了」,無意間說的這句話就成為了契機。

――這次是全部請他負責嗎?

正:全部都請他負責呢。就是以泥犬老師聽過曲子後的感覺,還有對Plastic Tree這個樂團的印象來做。

――有特別喜歡那個部分嗎?

竜太朗:有很多噢。

正:果然クロさん(竜太朗的愛貓)是不能忽略的重點呢。

竜太朗:不可以忽略呢。「若說到動物的話喜歡什麼呢?」因為有被這樣問,「我有在養貓」就這樣回答了。經紀人好像不止是Plastic Tree的資料,連クロ的照片也有一併送過去的樣子。所以看到封面設計時,「誒?這不是クロ嗎?」不禁驚訝了一下。

正:(笑)

竜太朗:因為太像了所以有在Twitter上寫,結果泥犬老師回說「因為畫了好幾次都不像,所以就拿照片加工來畫」。而且如果是我有說希望可以把クロ也放進去的話,可能會有點不一樣,但我沒這麼說過呢。一直到校閱時才知道!

――正又是如何呢?

正:我也是,整體都很喜歡。可以請到泥犬老師幫忙畫真的很開心。

――沒有買四張來排的話就看不出來呢(四張直的排在一起可以連成一張圖)。

正:真的希望大家務必要買四張。「終於買到了!」會有這種感覺呢。

竜太朗:四張連在一起時,會驚歎「買到了ー!!」(笑)。

正:「買到了噢!這個ー!!」(笑)。

竜太朗:四張「都買到了」不這樣不行呢。

正:CD實際拿到手時真的很高興,我真的覺得一定要有四張比較好呢。如果是為了封面而買也很好。這次的世界觀真的比想像中還要精彩、很開心呢。

――此外,Plastic Tree 結成20周年”樹念”巡迴 2014「そしてパレードは続く」將從9月15日開始,這次用這個標題的理由是?

竜太朗:20週年的最後一場全國巡迴,想著要用什麼標題比較好時,就浮現了過去做的曲子的標題「そしてパレードは続く」(收錄於2000年8月發售之專輯『Parade』中)的意象。是在「echo」巡迴TOKYO DOME CITY HALL終場發表巡迴消息的前一天決定的,所以還蠻單純的,裏面也包含有不想要live結束的心情。20週年「到目前為止做得很不錯呢,做了很多東西」,比起這樣回想,「繼續」這個詞更有我們樂團的風格。

――因為是過去的曲子的標題,所以會想說為什麼現在要用那個當標題。

竜太朗:比起那首曲子,更重要的是那個詞呢。雖然老實說除了那個詞外也找不到其他更好的詞了,但也是因為那個詞非常具有意義。

正:無論是〈マイム〉或是〈パレード〉,對樂團而言都是一直潛在的意象。將樂團剛成立時的意象在這次的時間點作為作品發表,並以那樣的標題來作為巡迴主題,覺得非常不錯呢。

――這次巡迴發表時大家的反應,雖然說當然也是因為巡迴決定了的關係,但對於這標題,大家看到後發出大歡聲的情形,到現在仍然印象深刻呢。

竜太朗:自己決定,自己覺得「嗯……『そしてパレードは続く』用這個好了。很想演啊!好想看啊!」,和那有一樣的心情不是嗎(笑)。視點和大家是一樣的噢。

――這次巡迴場也有Plastic Tree的出身地,市川市文化會館呢。

竜太朗:那個場地很大呢。在千葉和團員相遇,而後開啟了樂團人生,早期live辦得最大的就是在現在已經沒有了的市川CLUB GIO。因為GIO已經沒有了,所以後來也幾乎沒有在市川演出了呢。因此,這次在幾個想要演出的會場中,選了這個比較好的場地,再加上20週年在那裡演……也正因為有在那裡演,所以才會出現「そしてパレードは続く」這個詞,將全部元素做連接。

――10月19日在渋谷公会堂的最終場也發表了。最後,請對Vif的讀者說幾句話。

竜太朗:最近、以非常客觀地角度來說,開心享受樂團的感覺很強烈。因此我自己也真的很期待live演出。就如同標題所說的,我想這次會是總括至今為止的Plastic Tree的一場巡迴,所以,請大家多聽《マイム》,以自己的方式來發現Plastic Tree,然後來到live會場,如果能這樣的話就太好了。

正:有〈マイム〉這樣的曲子、就巡迴而言讓人感到充滿希望。對於要理解現在我們樂團的樣貌而言,是很好的作品,因此這次巡迴可以帶著這首作品演出真的讓人非常期待。「啊、Plastic Tree是這樣的樂團啊」,希望這場巡迴可以重新向大家好好傳達這樣的訊息。

原文連結
Vif:http://vif-music.com/mime_interview/

延伸連結
Plastic Tree推出新單曲《マイム》 二十周年公演續編繼續巡遊
Plastic Tree二十周年樹念巡迴第二彈 貓印復活 千プラ第二季

VROCKHK
譯:kozue
原載於譯者個人部落格。

VROCKHK

VROCKHK 主站 WEBSITE:http://VROCKHK.com 推特 TWITTER:http://www.twitter.com/VROCKHK 臉書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VROCKHK 微博 WEIBO:http://weibo.com/VROCKHK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VROCKHK 電郵 EMAIL:info@vrockhk.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