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zyStripper隊長まゆ復活前夕團員訪談

《SEVEN》  2014/10

<Source:DaizyStripper Official Website>
<Source:DaizyStripper Official Website>

ー雖然之前發表了11月的oneman「winter box disorder」まゆ將復活的消息,不過對於到目前為止這八個月的長度有什麼感覺呢?

夕霧:這段期間真的發生了很多事情,所以對於我們來說,八個月前就像是昨天的事情一樣,不過對於歌迷們而言,應該很長吧。但是關係者們倒是說「意外地快呢」(笑)。

風弥:這八個月非常驚人地濃厚。重新整理好、確立了四個人要好好加油的想法後,不止是帶著份責任感,也有很強烈要好好做的心情在。 從始動以來這七年中最普通規律的事情也有,感覺就像是眨眼間的事情。

ー之前是在完全不知道まゆ什麼時候會復活的狀態下繼續活動的吧?

風弥:是的,看不見目的地的狀態呢。雖然抱著不知道樂團將來會變怎樣的不安,但因為絕不能輸給那份不安,所以完全不吝惜地把握時間強行發展。

ー是抱著只有四個人來穩固樂團的覺悟去做的呢。

風弥:也只能這樣做呢。

Rei:無論直到まゆ復活要等多久,因為有等待著的歌迷們,所以首先一定不能讓樂團的氣勢中斷,需要繼續勇往直前。因此我也沒思考到底這八個月是長是短,就是以現在進行形的狀態存在著。若要說的話,真的覺得對歌迷們很抱歉,所以現在想先對歌迷們說「讓你們久等了」。

なお:一直以來都是五個人,也只有組過五人的樂團,所以當吉他變成只有一支時真的遇到很多問題,度過了人生最濃厚的一段時間。以前吉他solo的部分也是まゆ比較多,我原本就不是那種會想要solo的類型,是比較狂暴的類型,因此在決定以四個人活動的當下,老實說我很想說「請找支援樂手吧!」。但是對於歌迷們來說,比起找支援樂手,由我來彈才比較是對的DaizyStripper吧,我想。過去一直被まゆ寵著的部分,現在變得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了,在精神上也變得比較堅強了。之前也曾經在睡覺前因為太過懊悔而哭喔!但回想起那些事情的話,又會再哭出來,所以就先不回想了(笑)。

ー從今年年初變成四個人以後,發行了專輯,還舉行了全國巡迴這樣具有攻勢的活動,那是大家對於今年的方針嗎?

夕霧:是這樣沒錯,最先要思考的果然還是讓活動不要停滯。但實際上變成以四個人活動後,一二月的改變比原想的還小。例如原擔心動員數會減少很多,不過幾乎沒什麼改變,可以感受到被大家強力的支持。但在活動繼續進行的過程中,大概是在四月左右,我感受到非常大的不安,在精神方面也一直持續著很不好的狀態。同時,差不多那段期間,一些喜歡まゆ的歌迷還有喜歡五人DaizyStripper的歌迷也離開了,人數有減少,讓我覺得非常不甘心。不過,因為有將那些不安的想法都填入「TRAGUS」中,所以還是覺得太好了。若是五個人的話,「TRAGUS」就不會變成這樣的專輯了呢。

ー為什麼會在四月時有股不安襲來呢?

夕霧:我好像也在某部分很依賴まゆ吧。雖然自己並沒有那樣的打算,可是有被周遭的人說「夕霧一直都很受まゆ寵溺呢,現在まゆ不在,最辛苦的應該就是夕霧吧?」

ー無論做什麼決定一定都有贊成和反對兩種聲音,對於那些聲音,大家又是如何貫徹自己的想法向前邁進的呢?

風弥:若有誰中途跌倒了,就像踢足球一樣想盡辦法互相支持,度過這八個月。

なお:不過在移動中時,也有說到「贊成和反對兩種都有那樣也好呢」。若不是兩種聲音都有的話,我們就會過得太過平順了。

風弥:實際上,現在的live和去年完全不一樣,變得不是0就是100這樣呢。不過,那樣不是很好嗎,是全部團員共有的意識。現在,在好的意義上來說,我們演出的live非常容易理解。

夕霧:以前,「今天如何?」我會先問過歌迷的情形再演出,但最近變成會說「這就是我們的風格!」了。在live上,無論喜怒哀樂都會表現出來,希望能夠掙脫各種束縛。整個巡迴共22場公演,我幾乎每場都哭了(笑)。反而是在不夠狂暴的地方場公演上發了很大的脾氣。變得比以前更加自在,所以也不知道自己會做什麼,希望能演出活生生的live。

Rei:因為現在的DaizyStripper一點都不普通呢(笑)。不過在那之中,這次是第一次做了很普通的事情。也就是發行專輯,然後巡迴演出。透過巡迴,讓曲子得到成長真的是一件很棒的事情(笑)。

なお:七年來這還是第一次這麼做呢(笑)。

ー非常令人意外地,以專輯發行所進行的巡迴之前都沒有過呢。

Rei:到目前為止都只有單純的oneman live而已。但這次也是因為想要將我們所有的心情傳達給全國,所以才做了全國巡迴。

ーなお從下手變到上手也是件改變很大的事情不是嗎?

なお:從下手可以看到大家,可是在上手完全看不到,所以有和孤獨奮戰了一番。還有Rei的負責範圍也變了很多,雖然很令人不甘心,但就是那樣帥氣呢!每天都會用電腦看赤阪BLITZ之類的影像,不過那也是因為不是放在資料夾中,而是桌面的關係!(笑)

Rei:因為身為領導者就是在戰場那樣啊!不過なお一直不斷地嘗試錯誤,即使在後台也一直彈吉他,非常…雖然有點抱歉,不過那跟以前的なお完全不一樣噢!

なお:哈哈哈哈哈哈!(笑)

Rei:看到那樣的なお我也覺得自己不能輸!之前なお還在下手的時候,會覺得由なお來吸引大家注意也不錯,自己就作為樂團的底好好撐起樂團的聲音就好,剩下的就拜託なお了。所以後來巡迴前,對於下手的人到底要怎麼煽動這件事感到非常苦惱呢。

ー最開始為什麼會是まゆ上手,なお下手呢?

風弥:是猜拳的吧?

なお:才不是呢!(笑)我在之前的樂團一直都是上手喔,但被邀請加入DaizyStripper後,如果我……還是讓まゆ站上手好了(笑)。之前曾經在雜誌上看過まゆ,是前途一片光明的人,而我相較之下不但沒有現在的演奏能力,live也像是小孩子的運動會那樣,既沒力量也沒經驗,所以就選了下手。可是真的開始演奏後,也覺得不一定要怎樣,「在下手狂暴演出的就是我」,這麼想著確立了自己的姿態。

ー今後なお也會繼續待在上手對吧?

なお:不好意思,果然我體內還是留著上手吉他手的血,覺醒後撐開的羽翼沒辦法消滅!今後都會抱持著不向任何人認輸的pride演奏下去。

ー在以新體制活動後,自己在意的事情或是生活有什麼改變嗎?

夕霧:我自己個人是不抽煙了。

なお:某天開始完全都不抽了呢!超厲害!

夕霧:與其說是為了身體健康,更希望是能夠抱持著那樣的決心在精神上跨越這樣。

ー那麼Rei呢?

Rei:這個嘛,我完全無法戒煙呢。

夕霧:說些其他事情不也可以嗎?(笑)

Rei:我一直以來都不想讓自己受傷,所以在討論時都不會特別說些什麼,但在這過程中,開始覺得這樣的自己是不是一種罪過,因此後來如果有什麼想對團員說的事情,變得不會躊躇會直接講了。只要樂團能有所成長,被討厭也沒關係。我認為,若不這麼做的話就不能有所成長。

ーRei變得比以前更會把心中想法說出來了呢。

夕霧:現在很會說了呢!在這次巡迴中和我大概吵架了三次吧。不過都只有動口而已,最後都是互相擁抱收場(笑)。

Rei:樂團像這樣的轉變很大呢。

風弥:我自己個人而言的話,是不要因為自己的關係使活動中斷,所以會去健身房運動,變得很認真管理自己的身體。而隨著這樣做,在意識和生活上也有所改變。一天比一天讓自己能夠以更好的狀態站在舞台上。

なお:我之前和一位我很尊敬的上手吉他前輩談話,他說「主唱是樂團的容貌這件事不容置疑,不過樂團的心是如何,這點就取決于上手吉他了」聽到這句話瞬間,我身體內就像有電流竄過。從那之後,我一直很努力地想要如何把喜歡DaizyStripper的曲子、喜歡團員們、喜歡歌迷們的我的心在舞台上傳達出來。其實我自己覺得這八個月我有了非常大的變化。まゆ自己一定也很糾結,有他自己的不甘心和懊悔。不過對那樣的まゆ說什麼溫柔的話,我覺得那樣還是不太對,相反地,我希望能夠讓他感受到不甘心,讓まゆ自己內心能有「絕對不要輸!」的想法出現就太好了!這八個月來我就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在做的。

ー另外,專輯「TRAGUS」中收錄的<理想>俱有強大的印象,不過在變成四人前後,對於樂團的理想形貌有什麼樣的改變嗎?

夕霧:以前,我對於oneman live要sold out這件事非常執著。老實說,這次到各處去巡迴,有幾場沒能sold out也讓我感到不安,不過live開始後,「如果能讓現在在live上的人們滿足的話,這些事情都沒關係了」現在變得可以這麼想。我們當初是以要上東京巨蛋為目標組團的,當時的那目標還只是一個夢而已,「現在的話可以站上的!」讓現在的我們真的可以有自信這麼想的,我認為就是「TRAGUS」巡迴。

なお:巡迴中每個場地都有準備便當,吃著便當的我想到不知道幾年前有staff對我說「誒なお你知道嗎?樂團的規模是看便當品質決定的。你們現在是吃這個,但有名的樂團是吃更好的便當喔!」那時我說「是這個啊!現在要好好看著!」(笑)。雖然現在為我們準備的便當非常好吃,但當時對那便當的理想到現在都沒有改變呢,雖然我沒辦法說出像夕霧那樣聽起來很帥的理想(笑)。

夕霧:不,便當很重要噢!(笑)

ー透過巡迴,大概在什麼時候開始覺得四個人沒問題的?

夕霧:赤阪BLITZ前,地方公演全部結束時,終於可以這麼想。「TRAGUS」的曲子完成的同時,四人的live也終於得以完成。巡迴中一直在進行不同錯誤嘗試呢。

なお:巡迴中,依場所不同,老實說也有些地方是幾乎沒什麼客人會來的。即使如此還是演出了很棒的live時,「啊、已經變得一點都不可怕了呢!」我才能這麼想。只有自己享受其中,才能將自己的心情好好傳達給大家,在了解到這件事情時,也發現自己變得超級強大。

ー在終於能夠確信四個人沒問題的現在,まゆ即將復活,會想要對まゆ說些什麼呢?

なお:到現在為止まゆ休息的這段期間,我們也有所進步,不得不承認我們四個人得到的東西非常多。在檯面上繼續活動的我們四個和在地下他處努力的まゆ,現在即將再一起活動,這件事情我想歌迷們也非常期待。所以,我們並不會用至今為止的樣子繼續下去。まゆ的瘋狂會讓未來有所改變,從好的方面來說,這也是為了讓我們彼此都抱有危機意識。

ーまゆ活動休止的期間也是有看著大家的活動是吧?

なお:活動休止期間,大家都不敢隨便聯絡他,不過後來問他,是說一直都有在看著我們。「雖然很不甘心,但真的很帥啊!G.Z.S.K.K!」他這麼說了呢(笑)。

風弥:啊有說呢!(笑)

ー8月30日巡迴最終場上發表了まゆ復活的消息,那也是偶然剛好碰上那時間點發表的吧?

風弥:在巡迴開始時並沒有這樣的事情,現在想起來,真的是很好的時間點呢。

ー將まゆ復活的消息以五個人的剪影投影在布幕上呈現,真的看了令人起雞皮疙瘩呢。

夕霧:正在想まゆ復活的事情要如何發表最具戲劇性時,雖然由我口頭來說也可以,但我覺得那是口頭言語無法表現的,超過了言語範圍的事情,所以還是用影像比較好,最後就決定如此呈現了。當時實際上是我們五個一起站在台上,那時候歌迷們的歡聲到現在也忘不了!非常大聲呢!那時啪地往旁邊看去,就看到まゆ哭了(笑)。看著那情景,「就是這樣呢」不禁這麼想著,微笑地看著。

ー還有一點,我想也是歌迷們很在意的一點,現在的まゆ變成怎麼樣了呢?是變胖或變瘦了呢?

風弥:體型沒有改變呢(笑)。

夕霧:まゆ果然心中也有什麼改變了,現在戒煙了噢。已經不抽了呢。還有,因為本質是很溫柔的人,雖然之前是很容易把什麼事都往自己身上攬的個性,不免搞得焦頭爛額的,但現在感覺變得很清爽的感覺對吧?

なお:我覺得那部分改變了噢!之前完全就像走進迷宮一樣。

風弥:若要舉例的話,就像是二宮金次郎那樣背了一大堆薪柴在身上的感覺。

ー那樣的個性也有,當時是不是大家也沒注意到呢?

夕霧:是啊,因為當時我自己也處於那樣的狀態呢。但是現在的まゆ,將那些薪柴都放下了,心情上看起來也變得比較輕鬆,所以有著很不錯的表情喔.

ー那麼,11月開始五人的oneman live「Winter Box Disorder」想要演出什麼樣的live呢?

夕霧:因為まゆ不在而沒演的曲子不少,因此這次想要演那些曲子。雖然也想要給大家看五人的DaizyStripper,但說起來更接近變成四人後的DaizyStripper再加上まゆ那樣的感覺。

ー最後希望可以對讀者們說些話。

風弥:我覺得比起說是回到五個人,更像是新的吉他手まゆ加入那樣的感覺。一直在不斷變化的DaizyStripper,不抱有任何固定概念,因此希望大家能來看live。我有自信說我們絕對是超帥的樂團,所以希望大家能好好期待。

なお:比起被決定的命運,DaizyStripper的未來,還有自己的未來都瘋狂地改變。真的每天都只在思考那樣的事情!只思考如何改變!

Rei:首先,讓歌迷們不安、擔心,我發誓我們一定會做出最幸福的空間來傳達給大家。四個人所培育的「TRAGUS」這次將會變成五個人來演出,將會讓大家看到跟之前完全不一樣的色彩,十分令人期待呢。

夕霧:還沒來過DaizyStripper的live的人,絕對是現在來看比較好!為什麼呢?因為現在的我們是最帥的!我會在會場等大家的到來!

VROCKHK
譯:kozue
原載於譯者個人部落格。

VROCKHK

VROCKHK 主站 WEBSITE:http://VROCKHK.com 推特 TWITTER:http://www.twitter.com/VROCKHK 臉書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VROCKHK 微博 WEIBO:http://weibo.com/VROCKHK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VROCKHK 電郵 EMAIL:info@vrockhk.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