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楚、失去、Prince與久違廿載的新專輯--YOSHIKI專訪翻譯

X JAPAN隊長YOSHIKI日前接受著名美國音樂雜誌《billboard》網站訪問,剖白了X JAPAN紀錄片《WE ARE X》的製作原委與他的內心掙扎,披露了比大家所想像更嚴重的傷患情況,也大談對現今搖滾音樂的看法。VROCKHK送上專訪翻譯:

<Source:billboard>
<Source:billboard>

當初為何決定製作這部電影呢?

YOSHIKI:我跟我的WME(編按:William Morris Endeavor,是美國最大的藝人經紀公司)經紀人Marc Geiger已經談了這部電影好幾年了;事實上,這部電影是他的主意。他知道X JAPAN的故事瘋狂而且非常戲劇性,所以他便讓我去創造這部電影。這是一個很痛苦的計劃,起初我非常掙扎,因為我不想翻那些昔日的記憶,我不想打開那道門。所以他過去那五、六年一直在說服我。

你對於最終的成品有沒有投入什麼或者決定權?

YOSHIKI:嗯,因為我們有一位厲害的(執行)監製、來自倫敦的John Battsek,與及導演Stephen Kijak,我幾乎把我們檔案裡所有的東西都交付給他們。他們就創造了這部電影。我或許會說:「我討厭這張臉」之類的,但幾乎所有都由他們創造。

最難向鏡頭坦誠的是哪個部份?

YOSHIKI:你知道,就好像……我父親自殺。我們失去了我們的結他手(HIDE,松本秀人),他也離世了。所以每當我們談及X JAPAN的過去,也是我的過去,並不是那麼輕易去回首、那麼輕易去談及(我父親)死去,或者我看見他的屍體、看見他的臉時的情景,像這樣的事情相當痛苦。不知不覺間,我便關上了那道門不再談論它,即便樂團重組時有傳媒問我「你的感覺如何?」我說我很積極、非常積極,但當你製作一部紀錄片時要談及你的一生,那是另一回事。我似乎憶起了我人生的某部份,但若你把這一切看在眼裡,它的影響非常深遠。

你說你光是要開始這計劃已感到憂慮,我只能想像這就像要首次把一切都公諸人前,尤其當你從未這樣做過。

YOSHIKI:這就像你要克服一件事。我不能一輩子都對那些事情置之不理。這只是……你要去克服。我想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去面對他。我到現在已看了這部電影大約五次,每次看的時候我都會哭上十回。

電影中描述你的健康問題與手部傷患,逼使你要在能讓你繼續打鼓的手術,與能讓你繼續彈琴的手術之間二選其一。你下決定了沒有?

YOSHIKI:是的,事實上,我剛剛又去看醫生了。這件事仍在繼續,即使到了這種時候。(笑)其實,我上星期在東京去看了全東京最好的醫生。然後我回到洛杉機,下週再看另一位醫生。我正在考慮動個小手術,而我尚在嘗試找尋其他替代的療法。所以這仍在進行中。我可以演出,只是很痛。我負著痛楚演出。我可以動我的手指和打鼓,只是仍然真的很痛。

達到X JAPAN這種境界,你可曾覺得事情發展得太大?

YOSHIKI:你知道,在這個境界我沒有認真考慮過這種事。那時我們把一切視作理所當然。我想,當所有搖滾明星開始感覺到他們已經到達巔峰什麼的,便不會真的去想,彷彿所有事都是可能的。在那一刻,我們沒有想那麼多,我們把一切視作理所當然。我的意思是,我們認為那一刻會一直繼續下去。然後,你知道,我們便開始失去團員;我們的主音被洗腦,接著,我們的結他手辭世。那時的感覺就像「啊……怎麼回事了?」而那個時候我們才開始思考,我們不應該把一切當作理所當然。尤其現在,我感恩在我人生中發生的一切。

樂團復活對於你想說有多重要?經歷了那些事情後,復活又有多艱難?

YOSHIKI:坦白說,那依然百感交雜,因為每當我在台上演出我都在想著從前的團員。所以這很痛苦。但與此同時,我看著樂迷的臉,並證實自己仍在台上演奏著……所以那心情很複雜。但我會說那是正面的。不過我確實每次演出時都在台上哭泣。

視覺系的美學深受David Bowie(大衛寶兒)影響,那Prince有為你們帶來什麼影響嗎?(編按:David Bowie與Prince兩位一代巨星早前先後逝世,震撼音樂界。)

YOSHIKI:當然。我的意思是,我們迷上David Bowie,不同的硬搖滾樂團。而Prince,他的結他技術、一切都散發著硬搖滾的氛圍。他相當有新浪潮感、創新的音樂風格。是的,Prince,尤其像〈Purple Rain〉那樣的作品(編按:Prince的首本名作),那極具音樂個性。所以,是的,Prince也是我們最大的啟蒙之一。我從沒跟Prince見過面;我總是想見見他。

你們自1996年便沒有再推出過新專輯了,現在要帶來新專輯的感受如何?畢竟現在的搖滾音樂已經變了很多。

YOSHIKI:是的……這是個很好的問題。有些X JAPAN樂迷期待我們會創造出像我們上一張專輯的延續版、新版,我對此感到有些壓力。但與此同時,我們在業界之中看到了變遷。我會說那很鋒利、依然很硬--我會說是甚至更鋒利--也具有實驗性。我不想在此之上做著同樣的速度金屬與古典氛圍,我想使其變得更鋒利。所以加入了更多電子音樂的元素。我們20年前已經有弦樂了,但我加入了更多。那很難解釋呢。(笑)我總是不擅於解釋音樂……人們問我在做什麼,我會說:「我彈琴,我打鼓。你的意思是什麼?」

新專輯到底什麼時候推出呢?我曾聽你提及是這個秋天。

YOSHIKI:是的,目前為此--我們今晚也要去錄音室,我們很努力。若一切順利,我會說是這個秋季,大概十月左右吧。

你對於搖滾音樂現在的處境有何看法?

YOSHIKI:你知道,這種事情有週期循環。搖滾音樂很巨大,然後R&B(Rythum & Blues,節奏與藍調)和rap(饒舌)興起,接著EDM(Electronic Dance Music,電子舞蹈音樂)掘起。我想這差不多是搖滾音樂回來的時候了。搖滾必須回來。我對此場景相當樂觀,我想,若然這裡有一群搖滾音樂人,那我們的專輯便很有可能成為現今搖滾場景的一小部份了。

除此之外你們接下來還有什麼計劃?

YOSHIKI:我們原本計劃3月在Wembley(編按:位於倫敦的溫布利場館)演出,但我們其中一位成員、我們的結他手PATA病倒了;他進了ICU(深切治療病房),而我有超過兩星期無法與他取得聯絡。但他活過來了。所以我們把Wembley的演出押後了,將會在明年3月4日舉行。與此同時,我們快要完成新專輯了,所以我會說,大概今年秋季開始我們會再活躍起來。

當你回首X JAPAN的軌跡,你有何想法?

YOSHIKI:你知道,人們總是說搖滾並不只是音樂,它是一種生活態度。X JAPAN是我的生命。我不知道……並不只是音樂的部份,但我真的很慶幸我仍活著,我仍在做音樂,我仍然在舞台上。我們的樂迷總是支持著我們。我不知道。那並未完結。(笑)

原文連結
billboard:http://www.billboard.com/articles/columns/rock/7356925/x-japan-yoshiki-pain-loss-prince-first-album-20-years

VROCKHK
搜:異形
譯:黑尾巴

VROCKHK

VROCKHK 主站 WEBSITE:http://VROCKHK.com 推特 TWITTER:http://www.twitter.com/VROCKHK 臉書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VROCKHK 微博 WEIBO:http://weibo.com/VROCKHK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VROCKHK 電郵 EMAIL:info@vrockhk.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