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味的搖滾人生——黒夢・sads主音清春訪談翻譯(前編)

1990年代至2000年代,稱得上是風靡一時的搖滾樂團「黒夢」、「sads」之主音清春。出道後馬上獲得廣大支持,現在依然大活躍中的搖滾巨星到底經歷過怎樣的「苦澀」經驗,一連兩晚分成前後編送上!前編中,將會跟大家直擊導致巨額債務的失敗談!

※本翻譯題目為本刊再編輯,原題為〈清春(黒夢・sads)、sadsツアーの赤字で5000万円借金!〉

<Source:ニュースウォーカー>
<Source:ニュースウォーカー>

巡迴演出赤字導致5000萬日圓的欠債

――約25年的音樂活動中,首先想到的「苦澀」經驗是?

sads※時代、曾經負擔了5000萬日圓的赤字呢。
(※「黒夢」活動休止後組成的樂團。活動期間:1999年~2003年。2010年復活後持續活動至今)

――5000萬!?發生甚麼事情呢?

巡演的赤字啊。
在2000年推出專輯《BABYLON(バビロン)》※、同年也舉行了名為「Welcome to my Babylon」的全國巡演。(※收錄了電視劇《池袋ウエストゲートパーク》主題歌〈忘却の空〉,榮獲ORICON初登場第一位的熱門作品)這成了5000萬的赤字。
剛好從那時起我設立了個人事務所進行活動,所以那筆債項就由我的公司……即我自己負擔了。

――沒有觀眾來看嗎?

不,門票幾乎都賣光了,週邊的銷量也很好。
不過……在舞台裝置上花得太多錢了。大概花了2億吧?蟲蛹化蝶,展翅飛翔,造出了非常花功夫的裝置。

――不過,門票和週邊也賣得很好的時候卻還有赤字……

本來就是資金預算方面出錯了吧。包括我在內,這場巡演有很多人參與其中,但是誰也沒有注意到。原本就是因為我提出「無論如何都想要做!」所以才花那筆錢在舞台裝置上,實在是太講究了……

――高達5000萬的負債,最後怎樣償還?

最大筆的債項,正正是要支付巡演製作公司的費用呢。正因如此,持續了好一時間,即使舉行公演也好,當日所有門票及週邊的收入都直接奉上去了。所以即使演出多少也好,那時候我都是沒有收入的呢(笑)。靠著當時演出的收益,總算是還清了。

高峰期的黑夢停止活動

――雖然首先提到了sads,不過在這之前,黑夢於高峰時期1999年停止活動,原因是?

跟另一成員人時各持己見呢。地下時代也好,主流出道後一段短時間,曾經像親兄弟一樣感情很好啊。他比我年紀小,所以待他就像親弟弟一樣疼愛。不過到了中期,關係卻變差了。

――當時是怎樣的情況?

大家都不想跟對方說話的程度。
事實上,兩人也交代說話給經理人,由經理人負責傳遞雙方的意思。即使在一起也會感到難堪,所以休息室也盡量拜託要分開。如果是小型的表演場地或者只有一間休息室的時候,我也會在演出前一刻才入場,演出結束後就馬上離開,盡量不跟他接觸。因此,只有我不參與綵排的時間不在少數呢(笑)

――明明是同一個團隊……

甚至連錄音時候,也盡量避免會在錄音室碰頭。分別錄音,後期才合成一起。

――話雖如此,如果不知道對方在樂曲方面的意見,在製作上不會有麻煩嗎?

很麻煩啊。像是音色的調整,我將貝斯的聲音調低了,隔一天人時又會把聲音調高。聽到之後我又再調低……(笑)

――(笑)關係惡化成這樣的原因是?

因為他將家庭優先於樂團呢。主流出道後的下一年,還是再下一年呢,在「接下來」的這種時期,他結婚了。然後,他開始表示「希望珍惜跟家庭的時間」。嘛,當時半年內舉行120場公演,幾乎完全沒有時間回家的狀況下巡迴全國,如果考慮家庭的事情的話,說不定真的是太難為了。

――原來如此……

有一次,拒絕演出「Music Station」的原因是因為「那天準備要跟家人外出旅行,所以沒辦法」(笑)。我的反應就是「啥?發甚麼神經了」(笑)雖然有聽過海外藝人會這樣做,但會想著「這裡可是日本!」。

――逐漸累積了這些事情,最後是由清春你提出停止活動的嗎?

不,提出的是人時。解散的兩年前(VROCKHK編按:估計指無限期停止活動的1999年,而非正式解散的2009年)經理人喚我到世田谷的綵排錄音室去,到達會議室,他就坐在那裡。正當以為是久違的直接對話,他說:「想要退出。」……

――那你怎樣回答?

「啊,可不行啊」,這樣乾脆地回答了(笑)。說真的,接下來的巡演都落實了,門票也已經開賣了。「退出的話,賠得起嗎?至少做完最後的巡演啊」這樣回答。也沒真的很落力說服他,大概只是兩分鐘左右的對話呢。

――兩分鐘,很短呢。

但是其實不用細想,門票也已經開賣了,解散然後取消演出是辦不到吧?因此後來也對經理人發怒了。「怎麼可能讓他說出這種話?早就知道是不可能的吧!?」

――的而且確。

不過,實際上他自己本身,不單止家庭的事情,還有很多考慮吧。樂曲都是由我作主導來製作,他也一直感到「無法做自己喜歡的事」的挫敗感吧。我也察覺到,所以也曾經提議展開個人音樂活動呢。

――是這樣呢……

還有,大概對於他而言,黑夢達成了「ORICON第一位」、「大會堂巡演」等等目標,作為音樂人已經非常滿足。我可不一樣啊。想要獲得更加「絕對的一席位」。

――即是?

CD的銷量,我們最多賣過大約80萬張。不過,100萬張……甚至是200萬張我也覺得並非不可能。而且,雖然公演曾經踏足橫濱ARENA,但是希望可以走進東京DOME。(※横浜ARENA座位數一萬七千;東京DOME座位數五萬五千)
儘管不曉得到底能不能成功,那時我只是以此為目標,作出挑戰呢……

(出自《週刊ジョージア》2016年5月10日刊)

原文連結
ニュースウォーカー:http://news.walkerplus.com/article/77643/

VROCKHK
搜、譯:異形

VROCKHK

VROCKHK 主站 WEBSITE:http://VROCKHK.com 推特 TWITTER:http://www.twitter.com/VROCKHK 臉書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VROCKHK 微博 WEIBO:http://weibo.com/VROCKHK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VROCKHK 電郵 EMAIL:info@vrockhk.com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