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JIBRAY新單曲《羽花》發行專訪翻譯

即將近接為2016年收尾的全國巡迴之前,MEJIBRAY在11月2日發售的第十八張單曲《羽花》。是次訪問,與MEJIBRAY四人一同回想難得獲得悠長假期的本年度之餘,又談到運用BOSSA的節奏讓MEJIBRAY激烈的音色、交錯描繪虛幻卻也美麗的情景的戲劇性的新曲,並暢言接下來相信能帶來意想不到新樂趣的新一輪巡演。

<Source:MEJIBRAY Official Website>
<Source:MEJIBRAY Official Website>

「比起纖細的視覺系想成為硬派的視覺系」(綴)

--首先回首2016年有印象的事是什麼呢?
メト:…………。
るあな:放了假。……這樣說。

――很好呢。放了大約多長時間?
メト:…………。
るあな:20日以上。與學生的暑假一樣。……這樣說。

――那麼長?那麼,有去旅行嗎?
メト:…………。
るあな:各自去了吧?大家在放假時沒有見面的。……這樣說。
恋一:我留在家中了。一直在瞑想。

――沒有一些很刺激的事嗎?
恋一:每天都很刺激,留下深刻印象。

――那即是說是很好的一年吧。
恋一:是很快樂的。

――綴怎樣呢?
綴:我找到夢想了。雖然不知道要花多少年,不過希望終有一天能於「SASUKE (註:日本TBS電視台不定期播出的運動娛樂特別節目)」登場喔(笑)。8月因為放假了鍛鍊肌肉很快樂,如果不能某天在那節目登場的話感覺很浪費呢。如果在最後一關運用死腔的話,我想定能脫胎換骨了吧(笑)。我可是很認真的。

――嗯~嗯。團員們知道的嗎?
綴:今日第一次提到的。
恋一:我也想去。
綴:那麼,今日起把恋一也扯進來一起鍛鍊(笑)。
恋一:我不想要做鍛鍊啊。
綴:下個暑假要進行山中特訓。作為男人不能不堅強的活著。比起纖細的視覺系想成為硬派的視覺系。

――那種心理變化也很……。MiA又如何呢?
MiA:我在暑假時去了海邊燒烤,也有打野戰和開車兜風。

――相當充分享受了夏天呢。
MiA:燒烤燒了5次左右。

――拼命地Refresh自己呢。
MiA:不過,平時就算工作也有外出走動的。今日也是早上10點開始行動,這個採訪已經是第4個了。之後就去健身房,然後,會去御殿場的溫泉。

――又有成員想登上「SASUKE」,MEJIBRAY真的很有活力呢(笑)。
MiA:日子過得快到感覺不了時間的流逝呢。現在也是「已經下午4時了?」的感覺。

「想採用BOSSA NOVA來創作些現在為止都沒有的樂曲」(MiA)

――渡過那樣公私同樣充實的日子之間,11月2日即將發售新單曲《羽花》,主打歌〈羽花〉是很MEJIBRAY的偏鋒而激烈,悲痛而虛幻的樂曲呢。
MiA:如你所說一樣,是想表現出悲痛感覺的樂曲。還有採用了新要素BOSSA NOVA。

――像電影音樂那般時髦的部分(副歌)到處都有出現呢。
MiA:是的。想創作到現在為止都沒有的樂曲。

――寫歌的方法本身,與現在為止有什麼不一樣?
MiA:因為最初BOSSA的旋律開始構成,是跟以前不一樣的做法。例如做出像是JAZZ般稍微飄散著哀愁感的和弦結構。因為於第一節主歌﹑第二節主歌加入了視覺系的要素,順利地融合了呢。

――電子琴和弦樂也是在DEMO最初時加入了的嗎?
MiA:是的。
綴:第一次聽的時候覺得很有趣的曲啊。因為沒想過會加入BOSSA NOVA的旋律。

――〈羽花〉這標題也令人很在意。是與曲調相得益彰的美麗又悲哀的歌詞呢。
綴:歌詞中只寫自己的事。具體說出來的話就會讓聽曲的人有了先入為主的答案所以不想多說,可是寫這首詞時是那種心情的。

――各位聽了曲之後有什麼感覺?
恋一:很好啊。
メト:………。
るあな:MiA寫的曲很容易理解,所以鼓譜也很容易編成,不過副歌開頭的展開與平常的不一樣怎麼辦啊。……這樣說。

――後半部分的結他獨奏也非常喘不過氣來呢。
MiA:基本上,結他跟一直以來比較其實變化不大,但很想表現出悲痛的感覺。
綴:MiA總是在DEMO中合著旋律,不過今次SHOUT的部份中最後的音是非常低音,歌曲上而言大概是唱出了現今為止最低的咆哮聲吧。

――已經在公演上演出了,反應是怎樣呢?
綴:大家也說很喜歡。雖然公演映像(《THE END to be or not to be TOUR FINAL at 赤坂BLITZ》)裏面也收錄了,但很在意聽CD時又會有什麼感覺呢。我想CD的話更能傳遞難過的氣氛。

――聽著來比較也是樂趣啊。聽著C/W的〈欲槽〉感覺似是陷入困在密室內出不來的感覺呢。
綴:哈哈哈。雖然MEJIBRAY中我寫的都是比較黑暗的曲,但這種樂曲在寫的時候是想像著公演的畫面。這曲也是我自己想著有怎麼樣公演表現而寫的,沒有副歌的曲。作完曲後想著真有必要的話再加上去就好,結果是不需要的。

――MEJIBRAY的樂曲雖然重型和暗黑,但一向讓人有由副歌打開旋律的印象,這次卻是徹底的暗黑呢。這種像是從地獄最底層而來的迴響似的樂曲,到底是怎樣錄音的呢?
綴:都託附給感情了(笑)。特別是麥高風的使用方法也跟平時一樣。

――歌詩也是帶有情色的呢。「搖曳的髮 純白襯衣 欲望與 口中的我」這種表現。
綴:是的。

――在演奏上是怎樣呢?
メト:………。
るあな:這首曲有煩惱過該怎麼辦的。比起沒有副歌,在考慮需要怎麼樣的鼓聲想到發呆了。要編排很不一樣的手法嗎。真的想用套鼓以外的敲擊樂器來演奏。……這樣說。

――原來如此。後半部分的恋一的貝斯的樂章帶有情感啊。
恋一:不錯吧?

――非常好。能聽見很突出的樂章。
恋一:那就好了。並沒有太大苦惱呢。
MiA:我有認真地彈綴的DEMO的結他。變得不能擺脫似的樂曲是很有綴的風格呢。

――與MiA的戶外生活相差很遠的世界……。
MiA:對呢。我是馬上就想從家裏跑出去的。說起來,上次玩了密室逃脫遊戲喔,成功在限時內逃脫出來(笑)。
綴:那個要解謎的遊戲是吧?
MiA:對對對。挑出寫在牆上的數字。
綴:跑題了(笑)。

「與恋一想著髒話情緒高漲起來,就用那種言詞來作曲吧」(綴)

――哈哈哈。然後在通常盤中收錄的〈DIRTY PIG PSYCHO〉是如同標題一樣骯髒的Rock’n Roll。
綴:這是在巡迴中寫的。
恋一:新年巡迴。
綴:週年巡迴中在博多與恋一一起做了「想一下髒話吧」大會之類的事。兩個人互相說出各種各樣的言詞的結果,最骯髒的是「DIRTY PIG PSYCHO」,然後就不明所以地發展成「好,我就以這標題來作曲」(笑)。接著,興致勃勃回到東京後就作成樂曲了。發音不是很棒很帥嗎?
恋一:發音呢。

――這曲包含的,是對平日所受的悶氣或者討厭的傢伙所爆發出來的感情嗎?
綴:只是,這個,最終自己也變成討厭的傢伙的歌詩喔。

――確實。公演的氣氛也似乎會很高漲呢。
綴:會是怎樣的反應暫時還未知道。這曲帶著想創作出(爵士樂)搖擺風格的想法,還有想著要是公演上被喊「DIRTY PIG PSYCHO」的話會很好玩吧。

「這次的巡迴如其說是挑戰,不如說是提示」(恋一)

――即使公演的話題已出現了,也請告訴一下關於11月4日開始的全國巡迴「-NO MOUTH SLIVERS-」的事。
綴:這次,公演一個一個的附上了標題,整體的巡迴是一個故事喔。由於自此引申而附上了標題,所以每一場的歌單都會有所不同。

――巡迴的標題就是總結?
綴:是的。
恋一:想出〈DIRTY PIG PSYCHO〉正是這次做法的契機,從而令綴想到巡迴的內容。
綴:那時說到「年末的巡迴怎麼樣?」這話題,「如果全部場次都加上副標題不是很帥嗎?」慢慢話題變得愈來愈大。然後現在,亂七八糟呢。

―― 一個個有故事性然後總結標題是「-NO MOUTH SLIVERS-」這樣嗎?
綴:沒錯。所以以劇集《24-TWENTY FOUR-》為例是一集也不能追少了似的(笑〉。雖然那是誇張了,但每一場演出,都想要整理心情認真面對。

――標題直譯的話?
綴:無口的銀。海外的卡牌遊戲的角色中其中一張正好命名為SILVER,雖然弱爆的,但10張牌合起來的話就會變得超強。在這裏再一次出現MEJIBRAY的曲〈Sliver〉的感覺。

――12月15日在Yokohama Bay Hall舉行的尾場公演標題是「find your AVALON」,這也是從〈アヴァロン〉這曲而來,帶著「尋找你的樂園吧」之類的含意嗎?
綴:定了那種標題卻沒演奏〈アヴァロン〉的話會很有趣呢(笑)。
MiA:巡迴中希望能不要受傷,注意健康。
メト:………。
るあな:很期待著。……這樣說。
恋一:為了向前進發,想要前衛地演出呢。

――想做其他的樂團沒做過的事?
恋一:例如即使其他人做過的事,也能走在別人之前。與其說是挑戰,不如說是提示。

――最後,想像2017年的MEJIBRAY會變成怎樣呢?
綴:我認為當天內就想好好地做好當天能做到的事,各自每次將事情做好做滿,每天就能更進一步,想過著常有新發現的一日又一日。

――MEJIBRAY有著既衝動的又有攻勢性的形象,但其實有很強烈踏實地累積著的意職呢。
綴:例如仰臥推舉(Bench press),突然說叫我舉100公斤我也做不來啊(笑)。

――(笑)樂團和肌肉鍛鍊都說得通呢。
綴:說其說是樂團啊,應該說是人生吧。人不是每天都在變化著嗎?即使變化,可是,本質不變不是很好嗎。

Mini Talk

――說起秋天,會聯想到什麼?
綴:雖然是還未確認的情報,似乎會推出含蛋白質的新商品。好像是可樂味的。
恋一:那不是秋天限定的吧?
綴:好像是期間限定的。在YouTube看見喜歡可樂的人大口大口的喝了呢。很爽似的。
恋一:怎樣的蛋白質啊。
綴:可樂很美味啊。訓練完出汗後喝可樂超好喝的。

――蛋白質是必需品啊。
綴:沒有的話會很困擾啊。運動後只吃蛋白質食品來攝取是行不通的,只好依靠營養補充品。
MiA:我在秋天也會去遊玩。
綴:去拾栗子喔(笑)。
MiA:始終也是想去打野戰呢。夏天很熱,冬天又很冷,秋天的氣候剛剛好啊。

――說回來會有大概多少人去?
MiA:大概20人會去。很舒暢的。

――有邀請團員去嗎?
MiA:沒有呢。與音樂人的前輩一起去。
綴:狙擊前輩也是很困難啊(笑)。
MiA:遮起了樣子就分不清誰跟誰啊(笑)。
メト:………
るあな:メト說想快點到冬天。冬天有生日,還有聖誕節。

――秋天有萬聖節喔。
メト:………
るあな:萬聖節有點,那個。喜歡聖誕節在街上的氣氛。美麗卻令人難過。
恋一:說起秋天就是萬聖節呢。

――在家中獨自過萬聖節嗎?
恋一:不,會去敲別人的門拿糖果(笑)。

――Trick or…什麼?
恋一:Trick or Treat。
綴:Fuck or Death(笑)。

――喜歡什麼樣的糖果?
恋一:軟糖或曲奇。

原文連結
VISULOG:http://v-kei.jp/interview/?interviewId=336

VROCKHK
譯:影
校:異形

.by-author { display: none; }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