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phael Live 2016「悠久の檜舞台」第弍夜黒中夢2016/11/1 @ Zepp Tokyo

掌管音樂、治癒的聖天使長拉斐爾,Raphael成團於1997年,就在團員--主唱YUKI、結他手華月、貝斯手YUKITO、鼓手HIRO--16歲的那一年。樂團結成翌年,四人就毅然退學,踏上樂團活動的征途,幾張地下時期作品以超乎想象的創作實力與完整世界觀驚艷一時,很快便引領樂團主流出道。2000年春天,團員們以年僅十八歲之姿踏上武道館舞台,為自己舉行一場畢業禮般的盛大演出,蔚為佳話。可惜,就在那年10月31日,傳來樂團靈魂結他手華月急逝的噩耗,Raphael的夢亦在那一刻凍結。

2016年華月生忌之夜,樂團舉辦紀念公演「蒼の邂逅」,正式活動再開,其後經歷最後一次全國巡迴「癒し小屋」、兩場主催演出「天使の檜舞台」後,終於在2016年10月31日及11月1日一連兩天在Zepp Tokyo上演題為「悠久の檜舞台」的解散公演。首夜「白中夢」選在華月的忌日舉行,次夜「 黒中夢」則是真正最後的最後舞台,在樂團第十九年之際寫下句號。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舞台掛上純白色的帷幕,堂皇的高台上架著鼓座、弦樂手席與音效器,上手方放著一柄藍色的結他,是華月的結他「青Jackson」。燈光一沉,擠滿會場的人群爆發出高呼,在粉紅與翠綠色燈光之中,嘉賓樂手們先登場,然後鼓手HIRO、貝斯手YUKITO、主唱YUKI亦順次步出舞台。呼應終場題旨「黑中夢」,Raphael全員都以黑色衣裝上陣。YUKI今夜將金髮染色紅髮,YUKITO亦繼續以平瀏海直髮造型現身,回復十多歲樂團活動初期的髮型讓樂迷們都懷念不已。嘉賓樂手與團員們一一將手中的玫瑰送給樂迷後便各自就位。

是夜第一曲為〈小夜曲〜悲愴〜〉,全場甫開場便已陷入Raphael的壯麗漩渦--HIRO急速的鼓點,YUKITO紮實的bass line,YUKI豐厚的聲線,加上嘉賓結他手咲人、夢人和刻的弦音。緊接〈follow you〉〈人間不信〉〈症状1.潔癖症〉三首曲風較黑暗的地下時期快曲,台下一再爆發瘋狂Headbang。

〈吟遊詩の涙〉掀開下一個樂章,YUKI以經年進化的華麗唱腔演繹著此曲典雅的主題旋律,尤為動人,紅光打在台下,一片手花海如薔薇般瑰麗。〈Sweet Romance〉,全場一起合唱著「異常の境界線を越えられるなら/その不透明は晴れるだろうか/疑心暗鬼のこの僕だから/もう僕以外はいらない」紅、綠、藍燈交替輪轉,製造出視覺震盪。〈「…」〜或る季節の鎮魂歌〜〉的旋律盛放,嘉賓結他手ANCHANG以此曲流麗的結他編曲牽引著樂迷的情緒。聖堂鐘聲一響,是〈花咲く命ある限り〉,每當副歌YUKI便與樂迷一起全力甩頭,以髮海點綴這華麗的曲子。

緊接是樂團為紀念華月而寫的曲子〈Ending〜華弦の月〜〉,弦樂器加入編織曲子背景,台上亮起六支火把,全員全力甩著頭,像花開到盡頭般歇斯底里。〈49〉進入無限輪迴,「eins zwei drei(按:1、2、3的德語)」YUKITO的吶喊聲一再響徹全場,現場亦一再升溫,樂迷歇力揮拳回應,YUKI更拿出滅火筒橫掃台下,卻無阻狂熱繼續蔓延。富迷離感的前奏襲來,新編曲的〈症状3.XXX症〉層次更為豐富,YUKITO一段極具逼迫感的solo緊接嘉賓結他手咲人的狂放solo掀起高潮,然後突然燈光一黑,全場一切靜止,只見YUKI、YUKITO和HIRO身上的熒光圖紋,直至燈光再度落在YUKI身上,便又再繼續發作。

此時,舞台燈光暗下來,YUKI邊抽泣邊說:「我的歌聲能夠傳到藍天之上嗎。我的歌聲能夠帶領你們走到明日去嗎。我、我們到最後還能夠治療你們嗎。請你們到最後一秒也不要把目光移開,一起享受音樂吧。」唱著〈僕と「僕」〉之時仍不能止住哭泣。一曲既畢,樂手逐一離開舞台,留下坐在鼓座上的HIRO展開鼓獨奏,鼓點在溫柔的琴音中敲出一整個詩篇的驚濤駭浪。

燈光一黑,音樂盒之聲在會場迴盪,一座三角琴緩緩推上舞台,弦樂器準備就緒,團員們換上全白衣裝與嘉賓結他手Ommy一起登場。前奏主題一響起,金黃秋色灑遍舞台每一個角落,〈秋風の狂詩曲〉的旋律灌注耳際,與前一夜的原編曲版不同,是夜加入了YUKI的琴音和弦樂團編制,以新編面貌展現這首經典作。YUKI說:「我們一直在構想怎樣能令Raphael在解散那瞬間仍繼續進化,於是把樂曲編成本日限定的版本,跟在座各位分享。既不是專輯的編曲,跟過往的演奏也不一樣。你們把這念頭放到腦子裡去聆聽的話,就會發現違和感跟不足之處都會變成只有今天才能體會到的Raphael。不要想得太複雜,隨心去享受就好了。」緊接的〈拝啓ナーバス〉〈cadenza〉繼續採用加入鋼琴的編曲,緩緩將樂迷的心坎填滿。

YUKI:「華月是在16歲的時候寫的吧。當時一聽,雞皮疙瘩都起了,心想這傢伙(華月)真的是天才,太厲害了。我們四人也有一起寫歌,一直對這位同年的隊友抱著羨慕的眼光,有種類似憧憬的感情。我愛著Raphael所有的樂曲,但唯獨是這首歌有一種與別不同的感覺。自〈lost graduation〉誕生後,就預感到這樂團應該會跟很多人事相遇。就算現在2016年演奏這首歌也不會覺得很舊很土氣,也應該會向不同世代送出很多信息吧。今晚,請大家用心感受只屬於你們的〈lost graduation〉。」YUKI的手一揚,HIRO開始敲出鼓點,在藍紫雙色燈光中,〈lost graduation〉緩緩流瀉,這首Raphael寫給自己的畢業歌淒美壯闊,實在很難想像出自當日年僅十六歲少年之手。一束白色的燈光落在上手一方,昔日華月的身影已不在,這次演出完結後就從音樂活動「畢業」的YUKITO緊緊閉著眼睛,糾結的眉心透露著不捨之情,而Yuki邊彈奏邊直直凝視著舞台上方,HIRO亦眼角泛著淚光奮力敲擊每一個鼓點,會場四方迴盪著樂迷細碎的泣聲。

團員們逐一離台,鋼琴亦徐徐退去,會場響起一片ENCORE的呼聲,不一會,YUKI、YUKITO和HIRO三人身穿樂團首張專輯《LILIAC》時期造型現身,台下驚喜的尖叫聲四起。三人先竊喜一下還能夠穿上當年的衣裝,然後嘉賓結他手潤、ANCHANG亦步上舞台,送上的是〈Love story〜悠久の四重奏〜〉。YUKI背著華月的結他,兩段solo都親自負責:「為了昨天和今天我在半年前開始練習結他,才幾個月又怎會突飛猛進。心想如果可以像其他結他手一樣彈得那麼棒就好,現在這麼笨拙的演奏已經是極限了,為了不讓自己暗地裡滿足就了事,今後我希望能夠與這支結他一起成長。」

「要背負著某人的一生活下去,就算有覺悟也是不可能的,因為每個人只有一個心,亦只有一條命,我們應該與跟那人的回憶和教誨一同活下去才是最好的吧。悲痛,也許一生也無法治癒。真的很傷心很痛苦,直到現在還是會做惡夢。不過,已經慢慢地起了變化,幾年前還會經常夢見失去華月的情景而滿身大汗驚醒,最近華月出現在夢中都是很開心的情況,令我了解有些事不一定需要契機,而是要靠時間去解決。人生一定會經歷很多情感,可能會覺得很痛苦很寂寞很傷心,甚至有天會感到絕望,花幾年也好,像龜一樣慢也沒關係,只要咬緊牙關前進的話,終有一天能夠笑著回憶過往痛苦的日子。為了不讓Raphael在悲劇中完結,跟你們一起的話我相信一定可以做到的。」YUKI語畢,現場又響起一片泣聲。

「之前一直活動休止嘛,因為生怕觸碰了的話會變質或者受破壞,所以只能選擇把所有東西封印起來。可是接下來是解散吧?之後大家(成員)也應該可以互相傾吐對Raphael多年來的感情跟想法。不會只剩下寂寞喔,(指向YUKITO)相隔二十年我們能夠變回親友,不覺得很厲害嗎?作為音樂伙伴已經很長時間,是生存意義,也是很喜愛的樂手之一。二十年後還能一起幹傻事,回到好朋友的關係。沒有誰的人生會停下來,亦不會失去任何東西,所以今天我們一起鼓起勇氣向Raphael說再見吧。」隨後響起的是〈eternal wish〜届かぬ君へ〜〉,白色燈光再度在台的上手方打轉,舞台熒光幕上播著樂團昔日的演出畫面,翻起樂團的記憶,結他solo響起,華月的音軌與YUKI的弦音並駕齊驅,熒光幕上二人的畫面並排著,上演時空相隔的對彈。

樂手再次一一離開舞台,台下哭聲、尖叫聲不絕,ENCORE之聲又再響起。前一天就已化身大盜「ユパン」的YUKITO再度登場,這天連HIRO都化身「刑事ヒロンボ」,還大開金口演唱〈NO! NO! WAR!〉,邊唱邊與Yukito追逐嬉鬧,YUKI與一眾嘉賓樂手們亦樂在其中,場面熱鬧又溫馨。

然後樂團送上〈タッチ〉後、原本淚流滿面的樂迷都重拾笑容,體現樂團這次復活以來的治癒過程。「這應該是18年前發售的聖誕歌吧。讓我們送你一個2016年最早的聖誕節(笑)如果你說是一星期左右之前的話還可以裝個帥喔,可惜現在時間尚早。」YUKI笑說,然後再送上〈White Love Story〉〈Evergreen〉,最後是〈夢より素敵な〉。此時各嘉賓樂手一一踏上舞台準備謝幕,YUKI一一感謝,並介紹他們逐一談上幾句--ANCHANG、咲人、夢人、潤、美月、Ommy、Tokky 、刻,其中跟樂團感情深厚的Tokky更感觸得眼泛淚光。

終於到了最後的瞬間,三位團員逐一留下最後的說話。

HIRO:「可以於2016年舉行巡迴,又發了三張大碟,想做的事都做了,沒有半點遺憾。正如YUKI剛才所說我們不會失去任何東西,雖然今天Raphael解散,但我以後也會繼續是Raphael的HIRO,今後還是會繼續音樂活動,我會變得更帥,再次登上大舞台。2016年真的很幸福。」

YUKITO:「那段日子中,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成隊友之間慢慢產生了龜裂,明明以前是一起幹傻事,還笑得那麼開心。正當大家關係最尷尬的時候,華月走了,我們Raphael的時間也在那天凍結了。今年會辦這個活動是因為我在電話裡跟YUKI說我打算引退。然後進行了錄音、巡迴、電台節目,又有到森林去合宿,真的好像回到以前去般。這一年真的是非常幸福。我想華月也在笑著吧。雖然過了今天我就不再是樂手,可是我愛音樂的感情不會減退。所以遇到喜歡的歌手的話會去看演唱會,也會買CD。在座各位樂迷,工作人員,關係者,有份演出的人士,大家都是因為熱愛音樂,想享受音樂才令我們今天都聚集在這裡,而且還是透過Raphael這麼狹窄的渠道。所以我認為只要我們大家都繼續熱愛音樂的話,我們也許還能在別的地方相見。19年來,真的很感謝各位愛著Raphael。」

YUKI:「Raphael成長的速度真得快得令人咋舌,每當演出的場地變大,CD越賣越好的同時,我們都逐漸失去別的東西。不經不覺就連隊友的樣子都不想見到。所以2016年的活動不管是移動的時間還是什麼都盡量三個人在一起。真的好像回到剛認識的時候喔。今天Raphael就解散了,雖然不論怎樣還是少了一人去完成拼圖,我們會以身為四分之三的Raphael為傲,繼續前進。請你們不要忘記,你們也是Raphael的恩人。10時15分,在這一刻Raphael正式解散,真的很感謝大家。」

當YUKI看著手錶直白的宣佈Raphael解散時刻的一瞬,在場樂迷再次忍不住發出一陣陣飲泣。YUKI、HIRO和YUKITO送別各支援成員離開舞台後,HIRO首先走到台前,最後一次以Raphael的鼓手身份接受大家的歡呼聲後退場。自2016年的巡迴開始就把舞台上的最後一刻留給YUKITO的YUKI,也轉過身深深擁抱YUKITO,似乎是要給Yukito送上祝福和給他勇氣去迎接作為音樂人的最後時光。YUKI走到台前,擠出燦爛的笑容接受樂迷歡呼,之後更把華月的結他也帶到台前,讓大家可以在Raphael的舞台上最後一次呼喊華月的名字。台上剩下YUKITO一人,他默默走到台前,可見他已經禁不住淚水,現場樂迷紛紛叫出YUKITO的名字,更不時聽到大家向他發出「謝謝」的呼喊。YUKITO在大家的呼叫聲中半蹲了下來低頭哭泣,明明是預想到的最後舞台卻仍禁不住不捨的情感。最後他鼓起力氣向大家鞠躬道謝後就緩緩退場。

燈滅。螢幕上播出今年鹿鳴館的歌迷會特別公演的〈夢より素敵な〉音樂錄像。樂曲響起,錄像畫面上緩緩放映出Raphael成軍以來的歷程。儘管中間長長的空白期,令Raphael的經歷遠比其他的樂團短,但相信Raphael在喜歡這樂團的人心中留下的份量一定不輕。慢慢在歡快的節奏下收拾心情的樂迷也漸漸跟著錄像和唱。直到最後Raphael帶給大家的是比做夢還要美好的奇蹟。

日本語のバージョンはこちらをご覧ください

SETLIST
1. 小夜曲〜悲愴〜
2. follow you
3. 人間不信
4. 症状1.潔癖症
5. 吟遊詩の涙
6. Sweet Romance
7. 「…」〜或る季節の鎮魂歌〜
8. 花咲く命ある限り
9. Ending〜華弦の月〜
10. 49
11. 症状3.XXX症
12. 僕と「僕」
13. Time Lag (HIRO Drum Solo)
14. 秋風の狂詩曲
15. 拝啓ナーバス
16. Cadenza
17. lost graduation
EN1
18.Love story〜悠久の四重奏〜
19.eternal wish〜届かぬ君へ〜
EN2
20. NO! NO! WAR! (HIRO)
21.タッチ
22.White Love Story
23.Evergreen
24.夢より素敵な

VROCKHK
文:黑尾巴、ALICE、百足
攝:外林健太

.by-author { display: none; }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