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ith專訪~強勢回歸 打造中華金屬世界~

盤踞上海的中國視覺系樂團Lilith今年初因鼓手樂患病而休止活動,終於在九月份重返舞台!接連舉辦三場復歸演出與及主催萬聖節公演,先後推出復歸EP及第七張EP《盤龍舞鳳-Dragon Heir-》(參考本站另一報道)大玩金屬曲風與中華元素fusion,踫撞出嶄新的中華金屬流!樂團來談談這次創作的靈感。

<Source:VISUNAVI>
<Source:VISUNAVI>

首先恭喜Lilith的回歸,9月和10月分別在上海辦了兩場單獨演出,之後還舉行了萬聖節公演,與兩個日本樂團同台演出,能分享一下這幾次演出的感想嗎?

鏡華:「舞臺才是屬於自己的地方。」這樣的感受來歸納回歸專場的感想再適合不過了。之後的萬聖節演出,有機會和前輩樂隊同台並一起享受著萬聖節派對的歡樂。那天是很難得的一次體驗。

凜:隔了半年的演出,開始還有點擔心,底下的觀眾會不會忘記了Lilith的演出?那種感覺。但演出一開始就知道不用擔心這些了,粉絲們很給力,力量充足。也跟的上新曲的節奏。我很開心。9月28日,10月6日,10月29日這三場演出一下子就過去了。10月29日首次在上海主辦視覺系萬聖節演出,成為了一個美好的回憶。

修羅:回到舞台感覺特別好,終於又和大家見面了。原本還擔心樂隊停止活動了這麼久是不是大家都忘了我們了,結果一演出看到這麼多人就好感動。萬聖節久違地和日本樂隊一起演出了,最後還有大合演,第一次嘗試,感覺好好玩。希望以後還能再有這樣的機會~

樂:9月28日的復活首場演出前未登場的時候我一直在想樂迷還會像以前那麼多嗎?畢竟中途樂隊暫停活動了很久。自己也非常迫切的想和大家見面,想帶給大家久違的high現場!10月6日當然是希望見到之前那天沒能見到的樂迷喔~因為我想念大家,而且微博也有收到很多10月6日會趕來現場的私信呢~當然還有兩場都來的樂迷呢~還有遠征黨們和沒能到來現場但有私信為Lilith加油助威的樂迷喔~總之謝謝大家啦⋯⋯10月29日萬聖節同台演出很有意思,我希望這樣的演出越多越好。可以認識很多新朋友(海外以及大陸的樂手),可以看到前輩們現場演奏,可以幫助自己學習新的i技巧

Lilith在9月28日的演出正式復歸,當天還推出了限定的紀念EP,能跟大家介紹一下這張EP嗎?

鏡華: 這次的用日語來重新演繹我們的歌曲〈Arcadia〉,感覺很棒啊。錄音時凜在一旁指導日語的發音,所以我其實沒有太大壓力(笑)。 可能因為日語發音都比較平,用日語唱快曲的時候就會比用中文唱輕鬆許多呢。

凜: 〈Arcadia〉是Lilith的經典歌曲,被選中為動畫《一人之下-the outcast-》主題曲還蠻開心的。〈Arcadia〉本身就有那種熱血的感覺,錄日文版,對鏡華來說是一種挑戰,不過結果錄得很不錯,發音很地道,哈哈。按照中文歌詞的原本的意思改成日文重新寫,內容很熱血,很有夢想,希望聽到的人可以得到一些希望;至於〈In the Dawn〉是我Affective Synergy個人活動時期的作品,正好遇到這次機會,鏡華按照原歌詞的內容寫了中文版來唱。這首曲就像個故事一樣,重頭到尾都有每個片段的意義,可以想像黎明之中的情景。在人生中不管怎樣,時間還是默默的過去,每個人平等地擁有同樣的時間,只要你不放棄,必須完全走過,怎樣走便看你的選擇。這就是這首曲的主題。

修羅: 這張EP應該算是一個小福利吧。和《一人之下-the outcast-》合作很開心,我自己也很喜歡這部動畫。為了唱日語歌,凜很耐心地教了鏡華很久,發音的小細節都教得特別仔細呢。

樂: 鏡華特別的努力,給我耳目一新的感覺。〈Arcadia〉日文版的感覺很讚,整首歌感覺都不一樣了;另一首是凜的個人活動樂團Affective Synergy的作品〈In the Dawn〉中文版,尤其這首是我最喜歡的。

Lilith剛推出第七張EP《盤龍舞鳳-Dragon Heir-》,可以介紹一下新作嗎?

鏡華: 這次《盤龍舞鳳》的世界觀,歌詞的創作,圍繞著中國文化而展開的,我主要是想向聽眾展示中國文化的悠久,博大精深,我們自己文化的特色、優點。以及對於我們年輕一代,在繼承的基礎上,去慢慢復甦中華璀璨盛世的願望。

凜: 通過創作大碟,我感覺找到了一個突破點,也是對Lilith這個樂隊是一個擴展範圍的挑戰。〈雪未央〉就是一個例子,在中國做了三年多樂隊,考慮如何表現作為中國的樂隊的特色,於是我把古樂器和現代搖滾融合起來作了慢曲,這就是〈雪未央〉的來源。那作完慢曲後,我就覺得接下來需要再次的挑戰。我個人本來就比較喜歡金屬以及金屬核的音樂類型,想到了一個主題就是「中華金屬」這個詞,就圍著這個主題創作了〈盤龍舞鳳〉。

〈盤龍舞鳳〉

鏡華:上次專輯的主打歌〈雪未央〉可以說是我們首次融入了中國風元素,作為一首慢曲受到了好的反響。這一次想以快歌、金屬搖滾的感覺去融入中國元素,這就是此曲誕生的初衷。而在這首主打曲中,唱腔方面除了金屬的嘶吼以外,我首次嘗試了京腔的唱法,更突出中國的特色。戲曲是中華民族的國粹,這一次大膽的嘗試和結合,希望成品能給大家帶來不一樣的體驗。

凜:既然是金屬搖滾,我不想太單調,所以加了幾種分段,用了電子音色添加了華麗感。

修羅:〈盤龍舞鳳〉作為一首金屬曲,為了強調出力量感,結他和貝斯除了副歌外幾乎是完全同步的,在快節奏的情況下讓人有種把貝斯當成結他彈的感覺(笑)。

樂:〈盤龍舞鳳〉在編鼓上,前奏營造了一種祭祀的感覺,比較嚴肅的感覺,經接著就是節奏配合其他樂器來表達電閃雷鳴的感覺。間奏的感覺是營造龍從空中出現之後來回盤旋的飛舞,A段回到樂隊成員慢慢的往祭祀壇走,間奏二召喚鳳凰準備,A2段成員走到祭壇上準備拿起樂器,這時鳳凰已經從我們頭頂飛下來了,副歌是旋轉的感覺,A3段龍鳳飛舞與結他solo,聖光灑了下來,祭壇一閃一閃的…….B2段激烈的節奏表達我們的激情。副歌二同上,尾奏,一炷香的時間到了龍鳳需召回,飛向天空……成員們也隨之消失了。

〈天上宮闕〉

鏡華: 這是我們繼〈雪未央〉之後又一首中國風的慢曲,這首歌的風格與〈雪未央〉截然不同,在拿到凜的原曲之後,我花了很長時間、很多精力去創作了這首歌的旋律,旋律和原曲的相結合,讓我覺得我們誕生出了樂隊慢曲的新高峰。所以大家也請務必留意一下這首〈天上宮闕〉,雖然是EP的第二首曲,但完全可以達到主打曲的高度。

凜: 我很喜歡二胡的音色,所以用了二胡來唱主旋律。日本有個童話叫《竹取公主》(編按:日本民間童話,講述年老的夫婦在一竹樹之中拾得一女嬰,撫養長大成美麗的少女,求婚者眾皆無人能尋得其所愛之物,在面臨重皇帝逼婚之時,少女最終慢慢飄起升天,飛到月世界。)雖然這首歌是為了表現中國風來創作的,但不知道為什麼當初就想到了這個童話,看到了滿月的夜景。

修羅:〈天上宮闕〉做了一個大膽的嘗試,為了突出主唱的旋律,第一次在樂器方面做了減法,特別是削弱了結他部分,留出很大空間來讓給主旋律發揮,更符合現代一些流行音樂的做法。

樂:〈天上宮闕〉,天色變暗,月亮在夜晚慢慢的升起,霧漸漸的散去幽暗光使整個大地變成了藍色⋯⋯A段微風吹過,樹葉飄落,B段獨自一人走在路上緩慢的,副歌,每一天月亮都在天空陪伴著大家,A2段月亮也會在每天不同的變化,各種各樣的型態,結他solo的時候終於看到了月圓的時候,副歌2很多獨自走在路上的人慢慢的聚集到了一起,終於感受到了,其實月亮在天上一直陪著他們。尾奏,循環回到了月亮升起的時候⋯⋯

全碟編排

鏡華: 這次專輯的構成,我向大家提出「陰陽」的概念,縱觀中國文化中,陰陽結合,以陰陽而構成的一系列觀世原則,是我們古人傳到今天的智慧。這次的專輯的兩首曲,〈盤龍舞鳳〉可以代表「陽」,〈天上宮闕〉可代表「陰」。而專輯封面的「龍鳳」圖畫中,也隱藏了陰陽的圖案,大家可以留意一下。

凜: 這一次從第一首SE〈-召-〉直接可以聽到最後一首曲,這也是我做EP時重視的一點,希望聽者可以迴圈的聽這些曲,喜歡這些曲。

給香港樂迷的訊息

鏡華:大家好,記得2014年的時候我們有來過香港演出,香港一直是我們遠征的目標之一。謝謝大家一直支持,關注著在上海活動的Lilith。我們也希望能盡快來香港舉辦專場演出。最後,請期待我們這次的最新EP《盤龍舞風》。

凜:我個人前段時間因為其他業務去了香港。第一次逛了一下街道,很喜歡香港,很熱鬧,很美的一個城市。不過有些遺憾,因為不是去演出呢。現在我還記得2014年巡演時候的事情,難以忘記的一場演出,希望下次可以和樂團一起過去。你們可以在網上聽看我們的作品。希望可以伴隨著你們的生活的一部分。

修羅:香港的大家你們好,我是修羅。希望以後可以再來香港見到你們~byebye!

樂:希望香港的朋友能多多支持Lilith喔~小天使想念你們。

 

【原文節錄版刊載於2016年12月出版的《VROCKHK》FREE PAPER VOL.6】

[2017/1/8 更新] 讀者來郵指出,此報道刊登時敝刊將貝斯手修羅鼓手樂的名字錯誤調換,謹在此澄清及致歉,日後定當加倍謹慎審稿,期望各方繼續不吝賜教鞭策。

VROCKHK
編:黑尾巴、異形

VROCKHK

VROCKHK 主站 WEBSITE:http://VROCKHK.com 推特 TWITTER:http://www.twitter.com/VROCKHK 臉書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VROCKHK 微博 WEIBO:http://weibo.com/VROCKHK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VROCKHK 電郵 EMAIL:info@vrockhk.com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