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任何事物囚囿的自由及綜合藝術——sukekiyo專訪

sukekiyo自2013年底以京的個人活動為起點結成,以極具實驗性的先鋒音樂風格、糜爛扭曲的美學、大膽而極端的呈現,構成教人驚異的神秘世界。成團三年半以來先後推出的作品《IMMORTALS》、《VITIUM》、《ANIMA》、《MUTANS》……每一張都帶來嶄新的視聽震撼。

這次sukekiyo與上作久違超過一年,推出最新的音源及作品集《ADORATIO》,再度重擊。主唱京,以及兩位結他手匠和UTA將談談新作的主題與製作,樂團的美學、演出規定背後的概念等,揭開sukekiyo的獨特世界觀。

<Source:sukekiyo Official Website>

樂團命名為「sukekiyo」,出自《犬神家の一族》戴著神秘面具的主角佐清,取其「實體不明」的寓意。當樂團已經組成超過三年,創作出的成品也一點點增加,現在你們會怎樣定義自己?

京: 當初因為想要讓人無法定奪人物形象和樂團形象。
匠: 最初構思的時候,是想要表現京希望創作的事物,因此兩個人一起作曲。因此,當最初集齊所有成員的時候,京以外的成員都需要由我來統籌,責任重大呢;經過一段時間後,不論是成員之間的信任度,還是所有人對於sukekiyo的理解度都有所增加,好的意義而言,終於可以正式作為成員的一份子了。多得多方面京對我的栽培,還有受到其他成員的影響,才有現在的我。不過在我心底裡,最初和京兩個人一起做出的作品,那份質感是絕對不希望會忘掉的,這個最初自己期望sukekiyo不變的部份,會一直提醒自己銘記於心。
UTA: 終於能更進一步將sukekiyo形象化成更有魅力的音色,但與此同時讓我們看到今後更多的課題呢。

成員們在sukekiyo這團體中一同經歷了數年後,覺得合作方式、創作成果起了甚麼變化嗎?

匠: 我認為起了相當多的變化。作為人的部份也好,音樂的部份也好。對於大家的事情也逐漸互相了解。
UTA: 比起從以更加減少訴諸語言,而是以音樂交流。

sukekiyo的作品總是書寫扭曲、詭異的主題,音樂的線條層次豐富、融合多種樂風,視覺的呈現亦很大膽而令人驚艷,如果要談創作的中心美學的話,會是什麼呢?

京: 不被任何事物囚囿的自由及綜合藝術。
匠: 如果是我寫的樂曲,是Evergreen。想嘗試在自己的音樂中,運用別處無法比擬的感情投放方式,也有實驗性的部份,然而200年後、300年後也一直有人會願意欣賞,創作出這樣的音樂就是我的創作美學。

sukekiyo的產量一直都相當驚人,不過自去年推出的《ANIMA》以來,這次超過一年始推出新作《ADORATIO》,事實上,從構思到最終完成,前後花了多少時間?

匠: 從(《ANIMA》之前)起一直開始創作,大概花上三年時間。
UTA: 原曲的話是相當時日以前經已寫好的作品,不過《ADORATIO》正式製作的話大概只有半年?左右吧。

今次作品集標題「ADORATIO」含有「崇拜」之意,而封面設計則以「犧牲」為關鍵詞,可以告訴我們,你們認為兩者之間的關係在於哪裡嗎?

京: 「崇拜」(按:原文為「依賴(すがる)」)某一事物是無憂無慮的事,於是連自己也一併「犧牲」。

sukekiyo推出的專輯作品每次都邀來非常豪華的陣容來跨刀,今次也不例外。是以什麼準則決定邀請哪些音樂人加入sukekiyo的音樂創作世界的呢?

京: 以成全我自己的夢想作為準則。

sukekiyo的現場演出非常特殊,對比起一般的演出,你們會加入演劇、朗讀、舞蹈等不同的表演手法,又例如「漆黒の儀」對入場觀眾定下服飾、禁止發聲的規矩。你們追求的現場演出終極理想模式是怎樣的?

京: 一直都在進化,所以還不知道。
匠: 成員們和觀眾們也一同置身於電影之中的感覺。
UTA: 因為京的現場演出構思總是獨特又非常刺激,非常吸引,需要在迎接演出之前發揮想像,考慮到底該怎樣將我自己的要素融入當中,是成就理想的現場演出的關鍵。

儘管近日風氣日漸開放,但一般日本的現場演出都不容許觀眾拍攝,sukekiyo也不例外。然而「寡黙の儀」的演出卻破天荒地禁止觀眾拍照的同時,但容許在特定環節拍攝影片,為什麼有這樣的構想呢?

京: 今時今日,這些構想是可行吧?

樂團曾分別在2014年到歐洲演出,亦曾在2015年於上海演出,當時的感覺如何?認為跟在日本國內的公演最大分別在於?

京: 雖然已經不太記得了,不過很希望可以再前往。
匠: 是享受音樂的方法?
UTA: 我想海外的樂迷更能以肉體享受演出吧。

如果有機會再到海外演出,首選是哪個地區?

京: 只要有人邀請就會去。
匠: 個人而言是愛爾蘭。雖然沒有到訪過,不過我想大概跟sukekiyo的氛圍很合得來。
UTA: 歐洲、美國、亞洲。因為很在意這些地域。

請問有甚麼想對期待在香港看到sukekiyo演出的樂迷說嗎?

京: 如果要舉行公演的話,大家要好好遵守嚴禁攝影等等規矩喔。要是能守規矩的話就會欣然前去。
匠: 香港是我初次到訪的外國之地,有很多回憶,要是能在當地舉行公演就好了。
UTA: 還沒有在香港演出過,很希望能早日跟大家見面。最新作品《ADORATIO》經已發售,如大家能先細味確立了全新世界觀的sukekiyo就很高興呢。

【本文刊於2017年7月出版之《VROCKHK FREE PAPER VOL.7》,於2018年1月份於本站刊出。】

公演資訊
sukekiyo 二〇一八年公演「嬲り地獄」
日期:2018年2月24日(六)
時間:19:00 進場/20:00 開演
會場:九龍灣國際會議展覽中心MUSIC ZONE
門票售價:預售 HKD$580/即日 HKD$680(全站席、按購票先後編排門票序號入場)
購票網:http://www.exclamusic.com/shop
Facebook活動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801711883204414/

特別注意事項:
1. 是次演出場上嚴禁攝影、錄影、錄音,亦必須關掉所有會發聲或有光源的裝置。
2. 為免對演出造成任何影響,觀眾進場前必須交出手機予主辦方保管方可進場。
3. 演出一旦開演後嚴禁出入會場。遲到者無法進場,終演前亦不可離開會場。萬一中途感到身體不適,請向附近工作人員求助。
4. 若觀眾因違反以上規定而導致無法入場,責任自負。

VROCKHK
取材:VROCKHK編集部
譯:異形

VROCKHK

VROCKHK 主站 WEBSITE:http://VROCKHK.com 推特 TWITTER:http://www.twitter.com/VROCKHK 臉書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VROCKHK 微博 WEIBO:http://weibo.com/VROCKHK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VROCKHK 電郵 EMAIL:info@vrockhk.com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