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ne Da Arc解散後主音yasu首度開腔

Janne Da Arc於較早前(4月1日)突然宣佈解散,不少追隨多年的樂迷大呼不捨。樂團靈魂人物——主音yasu終於正式開腔,官方網站上刊登其感想長文,當中更提及其展開個人音樂活動Acid Black Cherry的心聲。

Janne Da Arc解散
說實話,我是第一次真正感受到原來已經成為了這麼多人惋惜的樂團。
對於樂團樂手而言實在沒有比這更好的回報。
將大家如此珍重的東西消去,雖然實在痛苦,
但是守護並非只有殘留一途,這就是我們的答案。
儘管並非完滿的終結形式,在閱讀了許多留言之中,實在只能感謝各位樂迷仍在支持這個已經13年沒有活動的樂團。
真的真的一直以來非常感謝。
然後,對於最後以此形式向各位報告,
真的真的非常抱歉。
不過希望大家不要忘記,
正如大家如斯悲傷,
Janne Da Arc的成員、工作人員、關係者們,以及我也感到悲傷。
我們當然知道,誰也不希望見到這樣的結局。
不過呢,
即使知道也好,也有無可奈何的事情存在。雖然無法好好說明,不過我想這就是所謂長大成人吧。
雖然也希望可以就此談及很多事情,不過在此僅留下此話,若大家能察知我的心情就非常高興了。在此也請讓我說一點自己的事情。當我決定開展Acid Black CHerry的時候,我的電腦沒有放進一首Janne Da Arc的歌曲。
如何解讀悉隨尊便,不過請理解這就是我的生存方式。
而我最近留意到一件事情——

應當多一點優待自己

我第一次
優先考慮自己而下的決定,長久以來只有中止BLOOD巡迴演出。
開門見山而言,覺得身體開始有異樣,是在Erect綵排之時。
那時候要是能更率直地看待身體發出的訊號的話,現在回頭一想,真的悔不當初。
不過這也僅僅是結果論
不過,跨越了包括此事在內的種種,所以才得以有現在,
這一點是我能夠抱懷自信說出來的事情。

第二次接受手術的時候也跟監製說了——
不會有第三次

現在終於可以對一直以來的自己說一聲:辛苦了
真的很努力了
看見解散的文字時,第一次流淚。
對於大家而言,Janne Da Arc是青春的其中一頁吧,對於我們來說她就是青春。

我一直以來不能聽的Janne Da Arc
在解散後終於可以傾聽,真的很諷刺呢。

不過真的是很棒的樂團。

我想說的事情總是一樣的,
都放在Janne Da Arc及Acid Black Cherry的歌曲當中。
以後還能再有誰會聽、會唱的話,樂曲就不會死去。
所以,請不時想起Janne Da Arc留下的事物吧。

在此也說說我的近況
雖然還是日復日接受健療、渾渾噩噩地過日子
在弄傷頸部後,很難過地無法再像過往一樣發出強力的歌聲。
在修復歌聲之前,要先修復身體。
雖然難以表達這份心情,但是無法再唱自己所創作的樂曲,真的很痛苦。

所以當那樣的傢伙被強制退場時,我想能做的已經到盡頭了吧。
可能大家也差不多忘記了,我在兩年前開始無限期停止活動。

難過的是,每當下顎和頸部時,真的非常感慨自己一直以來可以這樣撐過來了。

雖然這樣說非常任性,但現在希望可以多少慰勞一下這樣的自己,今後重新審視作為林保德的人生。
現在的我是一個講不出聲的大叔,當能夠回復成能唱歌的大叔時希望能再次回來,請讓我慢慢來。

雖然很寂寞,不過現在已跟其他成員一起接下重新開機的鍵鈕
請讓我再一次感受一直以來的種種。
今後也請大家支持成員們。

yasu

 

這份感想,是跟kiyo及shuji談論後、一起思考後,由我you整理歸納所得出的。

4月1日發表後,我們在網上看了很多樂迷的聲音。
赤裸裸地表達出來的感情所傳遞出來的聲音,當中有不少是辛辣的、直接的、甚至殘酷地直刺我們的內心。
不過,同時當中也傳遞了大家原來是如此深愛著Janne Da Arc的心情,雖然殘酷,但我們也認為是溢滿了愛的情信。
謝謝。

當中,不少意見認為,都已經經歷了十年以上了,現在才因為ka-yu的事情解散,為甚麼不能作為專業人士更早認真對待Janne Da Arc呢?

我們也是這樣認為。
成員當中,支持我們的樂迷、以為作為專業人士思考樂團將來,在這兩點上考慮得最多的是yasu。
跟他相比,我們還是很不成熟。

但是,在當時還沒能夠這樣理解。
在學生時代組成的樂團,一直歡歡樂樂地搞音樂,我們實在不知道明明是在同一起跑線上出發的伙伴,到底是甚麼時候成長為大人,在我們內心,他並不是「yasu」,而一直都是「林」,所以沒能夠從同一視線出發面對「yasu」。

要是我們能更是注意得到、採取行動的話,可能不會發生今次這樣最傷心、最差的結局,即使對各位樂迷道歉多少次也不夠,我們打從心底反省。
真的非常抱歉。

剛剛發表的yasu感想,最後以
「今後也請大家支持成員們。」
作結。

現在最辛苦的大概就是他本人吧,明明是只要好好思考自己的事情就好,他作為Janne Da Arc的隊長、成員,對於樂迷的最後一個請求,也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我們幾個成員。

憑此,比起不擅言語的我們來說明,相信更能清楚地傳遷yasu為人吧。

我們應該要傳遞給大家的說話尚有許多,另外還有我們對未來所下的決心,我們承諾過一定會表達給大家,今天在此首先將我們三人討論後、決定好最不得不傳達、最想傳達的訊息先在此留書。

yasu一直以來都為了守護重要的事物而奔波,我們從心希望他現在可以只思考自己的事情,好好休息。

Janne Da Arc樂迷們、Acid Black Cherry樂迷們、yasu樂迷們。

我想大家都非常擔心yasu。
今後也好,大家一定會很在意yasu的近況發展吧。
我們非常明白這份心情,我們的想法也是一樣的。
不過,直到yasu有朝一日再向大家和我們傳遞任何的消息之前,要是大家能靜靜地守候他的話,那麼就非常高興了。

以上,是我們you、kiyo及shuji,作為Janne Da Arc的一員,對於樂迷大家的最後請求。
請多多指教。

you kiyo shuji

[2019/4/21 更新] 新增you、kiyo及shuji的感想。

資料來源連結
Janne Da Arc官方網站:http://www.janne.co.jp/

VROCKHK
搜、文:異形

VROCKHK

VROCKHK 主站 WEBSITE:http://VROCKHK.com 推特 TWITTER:http://www.twitter.com/VROCKHK 臉書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VROCKHK 微博 WEIBO:http://weibo.com/VROCKHK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VROCKHK 電郵 EMAIL:info@vrockhk.com

One thought on “Janne Da Arc解散後主音yasu首度開腔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