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メンヘラ為共同語言 專訪Mio Yamazaki

メンヘラ,為「メンタルヘルス(Mental Health)」的簡稱,日本人以此詞語形容精神不穩定、有心病的人,當中不少人更有自殘及抑鬱的傾向。

如果世界上的女孩都是メンヘラ?上月ROCK ON JAPAN匯演,其中一隊參戰搖滾樂團Mio Yamazaki(ミオヤマザキ)除了主音為女性之外,正是以メンヘラ建立起樂團的世界觀,於近期J-ROCK界大放異彩。除此之外,相信不少讀者亦知道此團更與不少視覺系樂團交流甚深,今次VROCKHK為大家送上他們的專訪!

為甚麼以メンヘラ作為Mio Yamazaki這樂團的創作主要概念?

mio:當我在Twitter等SNS平台上寫下一些非常有メンヘラ傾向的發言時,會有很多不認識的人特地留言認同,說很有共鳴,所以我就想是不是世上的女孩都是メンヘラ呢?於是就以這種角度來創作歌詞了。

那麼其他成員怎樣看待Mio的メンヘラ呢?

Shunkichi:非常沉重呢。

一同:(大笑)

mio:我自己也是這樣認為呢(笑)

Shunkichi:我們有一首叫做〈メンヘラ〉的樂曲,單看歌詞已經非常不得了,正是因為她本身有這樣的部份,所以才能寫出這樣的歌詞吧,我認為這部份也是非常厲害的。

Hang-Chang:首先我本身還沒有試過交女朋友,因為我是童貞呢(一同大笑)。所以我在不理解女孩心情的情況下就開始參加這個樂團。原來女孩會看這樣的東西嗎?這樣的感覺。

Taka:最初跟Mio開始組樂團,是打算以Mio寫好歌詞後由我來作曲的形式進行,Mio給我的歌詞的份量真的不尋常,非常龐大。

Mio:不是放進旋律去,而是更像演繹台詞。

Taka:當我理解到這些歌詞的內容就是她的想法後,我注意到應該很少樂團以「メンヘラ」作為創作主題,所以就決定這樣展開。

Mio:……當你跟男友分手或是吵架後,沒有想過尋死嗎?

……說起來也有呢(笑)

一同:(大笑)

不過會好好藏起來(笑)

Mio:正正因為大家都會藏起這部份,而我卻覺得展露出來的話才能變得舒暢吧。

一般的J-ROCK樂團通常都沒有很明確的世界觀,所以能說Mio Yamazaki能成功確立「メンヘラ」為中心的世界觀,都是拜Mio所賜吧?

Shunkichi:(Mio)是神明一樣的存在。

除了Mio是樂團組成的契機之外,大家各自有受到其他樂團的影響嗎?

Taka:Mio Yamazaki這個樂團,並不是因為受到任何的樂團影響而開始進行活動的呢。如果是說喜歡的音樂人的話,我們當然都會有,但如果說到Mio Yamazaki有沒有具體希望追隨的音樂人的話,卻是沒有的。

那麼成員們各自喜歡、或者受過影響的樂團或者音樂人是?

Taka:我喜歡X JAPAN的HIDE。

Mio:我喜歡濱崎步。

是ギャル很喜歡的音樂人呢。

Mio:對。

Hang-Chang:我喜歡UVERWORLD。

是形象比較健康的樂團呢。

Hang-Chang:我本來也是一個很健康的人呀!

但卻在做這樣的樂團(笑)

Shunkichi:視覺系的話,我自己很喜歡L’Arc~en~Ciel,挺受他們影響的。

說起來,一直以來你們有跟不少視覺系樂團一同演出呢,例如SuG、R指定等等。對於視覺系樂團有甚麼印象?

Hang-Chang:……很可怕,大家都很黑暗的(笑)不過實際接觸過後就沒有這樣的想法了。我也很喜歡呢。

要試試看變身成視覺系樂團的樂手嗎?可能會變得受歡迎呢(笑)

一同:(大笑)

Shunkichi:視覺系樂團的現場演出中有很多獨特的動作(振付 ),第一次看見的時候感到很震驚呢,心想:「到底是誰決定的?大家都在做一模一樣的動作」,那真的很衝擊呢。

那麼Taka呢?Taka應該是喜歡視覺系樂團的吧。

Taka:(笑)我想我最喜歡的就是視覺系吧,其實以前曾經想過要搞視覺系樂團呢。不過呢,視覺系的人不是都很多在過去曾經受過傷害嗎?(一同大笑)很多メンヘラ,我喜歡的前輩們當中。所以能夠做得好視覺系的人都是曾經受過傷害的,我認為很難湊齊這樣的人馬,所以就放棄了。

Mio:現在有我呢(笑)

不過今時今日,像剛才所說的那種很沉重的視覺系樂團少了很多,取而代之有不少很流行風格的、閃亮亮的樂團出現了呢。

Taka:是這樣呢。

去年你們曾經跟R指定舉辦對盤演出「台場心中」,是怎樣達成該次合作的?

Taka:我本身經常跟主音マモ一同喝一杯,那次我們在新宿喝酒的時候,我就跟他說「好久沒有對盤了,不如來辦一場吧?」(按:2017年時Mio Yamazaki舉辦ミオフェス亦曾邀請R指定對盤),然後他就答應下來了。

R指定本身也是以メンヘラ的主題建立世界觀,所以是很有趣的樂團對決呢。實際舉行公演後有甚麼感想呢?

Shunkichi:在那之前,我們很少跟視覺系樂團舉行對盤演出,即使有同場演出,也沒有那麼深刻的交流,所以本來沒有想過兩邊的樂迷層會這麼相近,大家的樂迷都很相似,這一點還挺高興的。

Mio:我們的樂曲當中也有很多甩頭(ヘドバン)的動作,有很多R指定的樂迷都投入其中。還有就是,R指定的樂迷對於自己喜歡的樂團要跟女主音樂團舉行對盤演出一事,其實是反感的,但我們卻得到她們包容呢。我想當中有不少人本來也認識我們。

日後還有機會跟R指定合作嗎?

Taka:雖然現在沒有預定,不過當然希望有機會再合作呢。

最後,有沒有甚麼想對喜歡視覺系的VROCKHK讀者說呢?

Mio:我們雖然不是視覺系樂團,但是想法上應該會有很多共通之處——大家都在歌唱著樂迷的心聲,所以應該能夠互相理解呢。另外就是,我們的現場演出上也有很多甩頭的動作,大家一定要來享受一下!

樂團當日演出,連同SE送上合共多達十首樂曲,當中包括最近樂曲〈女子高生〉。正如在訪問中所說,雖然他們並非視覺系樂團,但是其世界觀及節拍都有近似的地方,取各家之長建立起自己的風格,相信正是近日樂團迅速建立人氣的關鍵之一呢。

Intro SE -2018Tour セミファイナルver-
M1 un-speakable
M2 女子高生
M3 CinDie
M4 ノイズ
M5 生きる(頭スローver)
M6 民法第709条
M7 鋲心全壊ガールv
M8 斉藤さん
M9 正義の歌

VROCKHK
訪、攝:異形

VROCKHK

VROCKHK 主站 WEBSITE:http://VROCKHK.com 推特 TWITTER:http://www.twitter.com/VROCKHK 臉書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VROCKHK 微博 WEIBO:http://weibo.com/VROCKHK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VROCKHK 電郵 EMAIL:info@vrockhk.com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