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 le Cému成員大談電擊復活內情

1999年5月Psycho le Cému在姬路誕生,2002年10月以單曲〈愛の唄〉作主流出道。樂隊自2006年活動休止後曾於2009年為結成十周年記念舉辦巡演,至本年,在主流出道的日子10月2日透過「ニコニコ生放送」宣佈復活。並發表了以「Psycho le Cému 15th Anniversary Live TOKYO PARALLEL WORLD」為題的三場公演。今年正值樂隊結成十五周年,他們是懷著怎樣的想法再次展開活動?讓我們聽聽五人的心底話。

<Source:dwango>
<Source:dwango>

─Psycho le Cému今年迎接樂隊結成十五周年。說起來,樂隊最後一次露面已是五年前的結成十周年記念巡演了,而自2006年活動休止以來已有八年多。今年確實是再次活動的適當時機,但到底復活和具體活動的想法是怎樣開始的呢?

seek:這些成員都是來自同一個地方,有著共同經歷的同伴。那麼密切的關係,就算是Psycho le Cému活動休止以後,我們都理所當然的一起吃飯,常常聚在一起。所以「對上時間的話,可以再一起玩音樂就好」這些話也是理所當然地談起來吧。。。

Lida:不單止是成員,當時有關的工作人員亦偶爾會遇到,遇上時亦理所當然的說起「自那已經多少年了」的對話。所以十五周年這個數字亦理所當然的從這些對話中聽到了。

seek:可是Psycho le Cému活動休止後,大家都有各自的樂隊活動。「希望以現在的活動為中心」的意識大家都理解,所以就算說著「希望再一起玩音樂」也沒有前進的契機。當然,「十五周年」這個關鍵字的出現確實是推了大家一把,是最大的契機。

DAISHI:是這個數字推動了大家吧?

seek:沒錯,我想這個數字確實是決定行動時機的主要因素。具體行動最初是由DAISHI提出的。曾舉起「希望再做Psycho le Cému」的旗幟,但這次DAISHI卻不斷的揮動著,可說是有著強烈的意志。再加上現實中有多年的經歷,以前一起活動的同伴已經不再做音樂,有很多「沒可能重組」的聲音。反觀這些成員們就算在活動休止期間亦從不間斷,至今仍繼續做音樂,令復活這件事更順理成章。

─亦因為DAISHI本身有著「希望能夠復活的想法」是那麼強烈呢。

DAISHI:對呢,在喝醉的時候這個想法就更強烈,還會致電成員說「再做Psycho le Cému吧」之類(笑)。雖然大家目光都放很遠,但只要跟這些成員喝酒時,興致勃勃就必然會提起這件事。

─接下來,真的只是時間問題吧。

DAISHI:的確是這樣!!

seek:Psycho le Cému的結成其實也是DAISHI逐個成員聯絡才聚在一起的。這次也跟十五年前同樣,就像是重現了當時的情況。

DAISHI:其實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確實跟當年結成時聯絡他們的次序一樣去做。最初先找上リーダー(Lida),YURAサマ,然後本應是找AYA的,但不知道為什麼找上了seek。。。其實仍沒有聯絡到AYA呢(笑)。

AYA:咦?真奇怪呢(笑)。算了,我都已經在這裡喇(笑)。

DAISHI:在活動休止期間都一起玩,雖然大家沒有說出來,但各人的想法我都明白。正因如此,總要有個人先開口吧。

Lida:我們沒有「解散」,而是用了「無限期活動休止」。不知道哪時候大家的想法會對上,就像是等待著誰人說「復活吧」的感覺都一直留在心中。所以當我接到DAISHI的來電就很開心的「啊!」了一聲。

DAISHI:リーダー(Lida)是「無論何時何地,誰來挑戰都會接受」的感覺呢。

─YURAサマ是怎樣的感覺呢?

YURAサマ:我自己也有著「任何時候也可以再來」的感覺。亦常與DAISHI通電話說著「怎樣做才可讓Psycho le Cému再次活動呢?」的話題。

─具體實行確實是最近的事呢?

DAISHI:確實是最近的事。

seek:新的服飾製作,告知影像製作還有設置新網頁等都是最近所做的事,這樂隊行動起來是比這更早的。實際上,在日常談話中也不斷有「如果這樣做會比較有趣」這樣的對話。跟從前相比,我們都成長了,有更強的實現能力,所以實行起來亦不會太花時間。

DAISHI:可是在服飾製作方面,因為要在短時間內完成,所以每天都有熊貓眼呢。這次也是四個人的服飾,剩下那個是完全稱不上服飾的樣子。那是什麼?新的治癒吉祥物嗎(笑)。

seek:像那樣的東西吧。我說這身打扮怎可能彈貝斯啊?得來一句,這個再想吧。。。

DAISHI:要看治癒吉祥物情緒高漲的情景大概要一起毆打他吧。

YURAサマ:服裝的構想和製作都是聚在DAISHI家裡做的。大家邊吃邊商議,直至誰說出一句「今天已經不行了」(笑)。

DAISHI:這樂隊的行動都會在準備期間預計好,所以不會太趕急的。或者說若果有想法不立刻做的話,AYA的脾氣就會出來,把一切盡早完成也因為這個原因。

AYA:就算催促多少次「快點」,差不多到最後リーダー就會說「那個,我沒有聽過啊」,常常都是這樣(笑)。

─樂迷故然對這次復活感到興奮不止,同時,未曾體驗的年輕一輩亦很期待能親眼看到Psycho le Cému這個傳說呢。

seek:聽到這些聲音當然很高興,然而我也很期待未看過我們演出的這一輩會有什麼感覺。看到大家那麼期待,我們當然也要努力去回饋。很希望可以做出超越你們所期待的,所以亦有相當的壓力。

DAISHI:寧可不知道是怎樣的個性(笑)。就算構想到「這很有個性」的點子,亦希望聽到「這怎可能算是個性」,到底我們能想得有多周詳呢。這一點是從來都沒有改變的。

─Psycho le Cému在宣佈復活的同時,亦公佈了以「Psycho le Cému 15th Anniversary Live TOKYO PARALLEL WORLD」為題的三場公演。包括2015年2月11日在豊洲PIT舉行的「~はじまりの奇跡~」,2月14及15日在Zepp DiverCity Tokyo的「~想い出の時へ~」和「~あの場所を夢見て~」,這三個標題各有什麼含意呢?

DAISHI:三個標題都各有意思,亦透露了整個構想。標題就像是組成了具體的骨幹,接下來會填滿,現在說還是言之過早。只能說把現在所想到的東西再各自加點想像吧。

YURAサマ:正是以「三天要做不同的東西」的想法進行。

seek:希望將一路走過來的十五年都展現出來,對於這個,我們會再具體研究。

─對於這次復活,大家最關心的當然是「今後也會持續活動呢?」這個問題。

DAISHI:對於我們來說,能作為Psycho le Cému去舉行這三場公演是很重大的事,我想還是首先享受這三天吧。

seek:從前亦一樣,來看Psycho le Cému演出的人都會說「很開心」。所以這三天亦希望能創造出令觀眾「開心」的空間,就先從這點開始吧。

─樂迷必然很期待復活之日,成員本身亦期待能再以Psycho le Cému身份活動吧?

DAISHI:對呢.前陣子試穿服飾時,YURAサマ情緒高漲得「喲─!!」的大叫起來。

seek:現在幾乎不會聽到「喲─!!」這種話了,到底是有多興奮了。

YURAサマ:因為穿上那麼可笑的服飾,女生一定會尖叫啊。

seek:咦,為我們尖叫嗎?

YURAサマ:會啊,會啊。

DAISHI:我們好歹都已經十五周年了啊,應該會吧?

YURAサマ:也不至於會吧。

DAISHI:我比較想知道沒看過Psycho le Cému的年輕人們會有什麼反應呢。

─那麼最後,有沒有什麼訊息呢?

YURAサマ:在Psycho le Cému活動休止期間雖然做過不同形式的音樂活動,始終對Psycho le Cému有著特別的感覺。可能是因為來自同一地方的同伴,跟這些成員在一起就像回到從前一樣,無論做什麼都很開心,希望能將這份歡樂帶到舞台上。

seek:大家看到的時期,還有看不到的時期,確實是因為五人的羈絆不斷累積才能修得這個十五周年。所以很希望在這三天的舞台上造出Psycho le Cému獨有的世界觀,並站在這個舞台上。

Lida:這五人能一起再踏上舞台就像是奇蹟。既感謝一直在等待的各位,公演也好,展現Psycho le Cému最好的一面也好,亦希望盡量與更多人相遇。

AYA:為感謝至今仍支持我們的人再踏上舞台,亦為在年輕時沒有好好表現的地方,希望現時的我們能做到並努力展現出來!

DAISHI:有看過Psycho le Cému演出的人生跟沒有看過的人生,絕對是「有看過的人生會比較開心」,Psycho le Cému是這樣想的。看過的話一定會很快樂,請務必要來啊。

原文連結
dwango網頁:http://news.dwango.jp/?itemid=11620

VROCKHK
搜:kimeru
譯:maka

VROCKHK

VROCKHK 主站 WEBSITE:http://VROCKHK.com 推特 TWITTER:http://www.twitter.com/VROCKHK 臉書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VROCKHK 微博 WEIBO:http://weibo.com/VROCKHK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user/VROCKHK 電郵 EMAIL:info@vrockhk.com

%d bloggers like this: